RSS

译文:再度降临

11 1月

原文:The Second Coming1
来源:Daily News and Analysis (DNA)2生活版
作者:Lhendup Gyatso Bhutia

发表时间:
2011年1月2日
译者:
David Peng
校对:

三个星期前,当温家宝大张旗鼓地抵达新德里时,一位小学老师,46岁的次真扬噶(Tseten Yang),正在噶伦堡(Kalimpong)小镇上攀登一座山。那天她正在发烧,但她可不打算错过每个藏人终生难忘的机会——亲眼见到丹增嘉措,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当 温家宝在新德里签下贸易大单时,75岁的达赖喇嘛手边同样有一个重要的使命。他访问噶伦堡、沙鹿嘎拉(Salugara)和锡金(Sikkim)等鲜为人 知的地区,举行法会,会见当地藏族居民,并帮助加强和保护当地藏人的身份认同。他的整个行程历时13天。“他来到这儿,带来了福缘,不然,我可能终生也不 会见到他,“扬嘎说。“不仅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对着我笑。”她甚至拍了达赖喇嘛的照片,现在她每天早上对着这些照片祈祷。

而达赖喇嘛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退休’。

“他生来就是达赖喇嘛,他无法从达赖喇嘛的位子上退休。他只会放弃他的政治和行政职务,而将继续承担藏人精神领袖的角色,”达赖喇嘛办公室发言人丹增塔拉(Tenzin Taklha)澄清说。然而,达赖喇嘛去年11月底发表宣言,清晰地表明,他计划在六个月内退休。

谁将会是下一位领导人?

但是,他的退休会制造一个流亡藏人社区的领导真空吗?这不就是中国政府一直等待的时刻吗?——没有达赖喇嘛,谁来唤醒世界的良知,支持西藏自由?

虽 然达赖喇嘛曾表示,他将永远指引着新的领导班子;但考虑到他年事已高,也许他很快就会往生。他还表示,如果藏人社区一致同意,在他之后,达赖喇嘛世系也可 能结束。即使不这样做,通常从上一世达赖喇嘛往生,到下一世达赖喇嘛亲政至少需要二十年时间,藏人社区可能确实面临着危机。

国际媒体猜 测,流亡藏人的领导权会传递给十七世噶玛巴喇嘛,邬金听列多杰(Ogyen Trinley Dorje)。噶玛巴喇嘛在藏传佛教序列中仅次于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排在第三位。2000年,他翻过他在西藏的寺院阳台,跳进一辆陆地巡洋舰,经过一段 危险的1500公里(900英里)旅行,到达印度。那年,他只有14岁。但今天,他是一位广受尊敬的人物,无论到哪,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藏民。达赖喇嘛本 人在他25岁的时候到达印度,管理藏人流亡社区。

而藏传佛教第二大活佛——班禅喇嘛——深陷争议之中;一旦时机成熟,他可能会在选择十五 世达赖喇嘛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事实上,现在不只一位班禅喇嘛,而是有两位。达赖喇嘛和藏人社区批准的班禅喇嘛,根顿确吉尼玛(Gedhun Choekyi Nyima),隐藏在公众的视线之外,困在西藏某处。1995年,他在被确认为新的班禅喇嘛之后迅速消失,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政治犯。当时他只有六 岁。不言自明谁在背后作祟。中国政府已确认了自己的班禅喇嘛;鉴于在藏族传统中,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通常相互认证,许多人担心,‘汉’班禅喇嘛将宣布一位 十五世‘汉’达赖喇嘛。

然而,噶玛巴喇嘛似乎不太可能获得流亡社区的政治领导权。事实上,该社区正处于一个50年历史以来的关键时刻。他 们将采取什么路径,将会改变他们的奋斗历程。达赖喇嘛计划彻底放弃他的世俗职位,下一届领导人很可能是一个民选首脑。西藏流亡政府的下任噶伦赤巴(总理) 选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

塔拉澄清,一位民选的领导人,而不是噶玛巴喇嘛,将担任流亡社区的政治领导人。 “这是达赖喇嘛长久以来的希望 —— 藏人社区的民主已经足够成熟,可以找到自己的领袖。他认为现在时机已到,目前涌现的领导人令人印象深刻。”塔拉说。

2001 年以来,噶伦赤巴已由直选产生;目前的噶伦赤巴,桑东仁波切(Samdhong Rinpoche),将在8月完成他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任期。按照达赖喇嘛的计划,他目前已处于“半退休”状态,当他完全退休后,领导重任会落在下任 噶伦赤巴身上。共有15名候选人竞逐了2010年10月(在印度,尼泊尔,不丹,澳大利亚,美国,欧洲和其他地方举行的)第一轮选举。初选前三名将参加3 月20日举行的大选。其中,人们普遍预测来自哈佛大学法学院的高级研究员,43岁的洛桑桑盖(Lobsang Sangay),将成为下一任噶伦赤巴。

新星崛起?

在第一轮选举中,桑盖获得了总计47,000票中的22,489票。第二位的候选人,丹增南杰哲通(Tenzin Namgyal Tethong),只获得12,319票。

顺便说一句,桑盖不仅仅是一位学术明星。他因在德里的中国大使馆门外抗议,曾被囚禁在提哈(Tihar)监狱一周。1988年至1991年期间,他还担任藏青会德里分会的秘书长和地区主席。

然 而,桑盖出身卑微。他已故的父亲是名僧人,1959年曾在西藏参加反抗中国的起义,负责游击队的武器和弹药。他的母亲在逃亡印度的路上摔断了腿,直到现在 还瘸着。这家人被安置在大吉岭的藏人难民定居点;小时候,桑盖一边在当地的藏族中学念书,一边在假期帮家里砍柴拾草。寒假期间,他会到附近的城市西里古里 (Siliguri)帮他的父母卖毛衣。

“当时,像其他大多数藏人一样,我们都是穷人。为了让我上学,我的父亲不得不卖掉了家里三头奶牛 中的一头。”桑盖说,他目前居住在波士顿。西藏流亡政府颁给他奖学金,供他在德里大学学习;桑盖后来又作为富尔布赖特(Fulbright)学者赴哈佛大 学留学,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我将我所有的成功归功于西藏流亡政府,达赖喇嘛和我的父母。现在我想服务政府,“桑盖说。“达赖喇嘛强 调,噶伦赤巴必须承担政治领导责任。如果我有幸成为下一任噶伦赤巴,我的主要职责将是,为西藏运动赢得国际支持,解决中国占领西藏的问题。我还必须确保流 亡社区的福利,同时鼓励藏族青年参加西藏运动。”

社区转型

当1959年达赖喇嘛逃到印度时,大批藏族人口跟随着他。但现在他们又开始再次迁移 —— 这一次去西方。

1959年,大约有8万或更多的难民追随达赖喇嘛逃亡印度。多年来,寻求政治庇护的藏人不断来到印度;藏人社区的人口稳步增长,年增长率约2.8%。而最近的西藏流亡政府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在1998-2008年这十年间,增速已回落到1.96%。

报告引用的两个原因分别是:提高识字水平,流亡社区的识字率为男性88.7%,女性74.4%,女性以事业为重,推迟结婚;以及已婚妇女使用避孕药具(从1980年的10%提高到2001年的95%)。

但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流亡社区内的大规模迁移。普查发现,1998年到2009年间,共有9,309名藏人从印度移民到西方。目前印度有94,203名流亡藏人,尼泊尔13,514人,不丹1,298人,其他国家18,920人。

美 国1990年通过的移民法案134条款大大刺激了此轮移民,该条款(每年)为印度和尼泊尔居住的藏人保留了1000份移民签证。随后发生了链式移民,那些 获得公民身份的藏人帮助亲友移民美国;截止1998年,藏裔美国人口已增长到约5,500人(根据西藏流亡政府在199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还有更多的 藏人在美国非法居留。

噶伦堡的“藏人区”现在看起来像鬼城,其中只能看到老年藏人。所有的青少年要么移民美国,要么正在办移民。扬嘎的五 个姐妹和一个兄弟以前都住在噶伦堡,现在只剩她和她的丈夫。她的三个姐妹和一个兄弟现在美国居住,另一个妹妹定居伦敦。最后一个妹妹在尼泊尔,试图移民美 国。“我们曾经是一个大家庭,但像我们小镇上其他大多数藏族家庭一样,每个人都移民到西方去了。”扬嘎说。

孩子们喜欢美国偶像

在这种情况下,新一代藏人不是在印度和尼泊尔的藏民定居点,而是在纽约或伦敦长大,周围没有藏人朋友,对中国占领西藏仅有粗略的认识,他们还会保持藏族身份认同吗?

策 林措姆(Tshering Tsomo),扬嘎在纽约的妹妹,是一位保姆,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她所有的孩子都为美国偶像而疯狂,热爱棒球和篮球。“甚至让我的小孩说藏语都非常困 难,”她说。“当他们还在印度的时候,他们说着一口流利的藏语,每天去寺院。但是,在这里到哪儿去找这样的环境?我害怕有一天,年轻人会彻底忘记他们自己 的藏族身份和文化认同。”措姆仍然送她的三个小孩去当地藏族群体举办的周日学校,到那儿学习藏语。她还强迫他们在家里说藏语。

塔拉说,“是的,是有这种担忧,大量移民离开印度和尼泊尔,藏人可能忘记了自己的根。但是,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尽管在流亡之中,藏人社区已经能够成功地复制藏族的生活方式。”

福利国家

不仅仅如此。2001年,经济学人杂志考察了二十多个流亡政府,发现流亡藏人政府是“最正规的”。达赖喇嘛领导下的中央藏人管理机构(The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CTA)3在 印度、尼泊尔和不丹运营着46个农业或手工业藏族定居点,成功地保护了藏族文化。它也运营着福利机关,学校,医院和诊所,合作社,解决民事纠纷的法院,老 人之家,和为藏族难民服务的寺院。这儿不仅有议会和民选总理,达赖喇嘛还制定了一部成文宪法——护佑现代民主的堡垒。除其他条款外,该宪法还包含一条可以 弹劾和罢免达赖喇嘛的条款。

因此,如果今年达赖喇嘛退出政治舞台,这儿不仅有很好的机构继续管理流亡社区,也将会有民主选举产生的成熟的政治领导人,推动西藏运动继续前进。

也许现在人们可以理解毛泽东在1959年的话。尽管当时解放军成功地攻占了拉萨,当毛泽东得知达赖喇嘛已逃到印度,据说毛告诉一位同志,“这么说,我们还是输了。”

notes

1 The Second Coming是叶芝的一首诗,描述基督在世界末日时再度降临人间。

2 一家英文日报,2005年创刊,发行于印度孟买、艾哈迈达巴德、浦那、斋普尔和班加罗尔,目标为年轻读者。

3 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正式名称。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11, 2011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