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下一世达赖喇嘛:中国如何抉择

12 1月
核心提示:什么力量让中国政府能够将分裂分子的灵魂在其再生时,转化为一个爱国的灵魂?中国手上有什么魔棒,能够修改灵魂,不顾他的前世所给出的指示,让他转世到国家选择的灵童体内?这就像对这位高僧说,“抱歉,观世音大士,我们不得不违背您的意愿,中国共产党命令您投胎到它选择的地方。您没得选。但是别担心,只要您热爱祖国,我们保证您会有舒适的生活和权力。”……实施“汉达赖喇嘛’计划将会破坏和解的希望。接触流亡藏人才能开创新局面。

原文:The next Dalai Lama: China has a choice
来源:Guardian UK 英国卫报
作者:Dibyesh Anand

发表时间:
2010年12月15日
译者:
David Peng
校对:

对于任何现代世俗国家来说,跟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体系打交道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这个体系的历史比这个国家还长,拒绝发号施令,那就更困难了。想像一下,有这么一个国家,自称共产主义;允许普通公民信仰宗教,但却禁止执政党员信教;其境内有一群宗教信仰浓厚的民族国家主义者,他们的最高传统领袖在逃亡之中,被指为分裂分子。你可能猜到了:这个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到的这个族群是藏族;这个体系是达赖喇嘛。

让中国统治者难受的事实是,达赖喇嘛不仅是藏族人民的政治和宗教领袖,他也是全球知名人物,以其普世价值观而闻名。十四世达赖喇嘛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他已经向世界证明,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

达赖喇嘛这一身份代表了一个延续数世纪的体系,他是观世音菩萨(Avalokitesvara)的化身,体现慈悲为怀,这也是藏族的民族精神。菩萨是已经得悟,却留在人间普渡众生的宗教人物。作为个人,现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Tenzin Gyatso),带领西藏走出其在亚洲心脏的地理位置,传播到全球各地,他已经证明了他的领导能力。达赖喇嘛不仅帮助藏人在印度、尼泊尔、瑞士和美国创建了繁荣的流亡社区 —— 通过他的能力,他还结合了慈悲和跨宗教对话的普世价值,宣扬西藏事业,一手打造了藏人的国际知名度。

不可否认1, 达赖喇嘛的国际知名度一部分是由西方的恐华情绪造成的, 其背后的政治因素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即使是北京的鹰派理论家也无法否认,在中国境内居住的大多数藏人心中,他们仍然虔诚地信奉达赖喇嘛。自1959年 以来,达赖喇嘛一直在流亡之中,他声称他只求藏人在中国能得到“真正的自治”,而共产党政府则指责他包藏祸心,企图“变相独立”和分裂。

随着达赖喇嘛年事已高,他和北京之间没有任何妥协的迹象,外界对该体系的未来猜测不断。达赖喇嘛本人则做出一些相互矛盾的指示,让局面显得更加混乱,他强调要由西藏人民来决定。但是,谁能代表“西藏人民”说话呢?是中国吗?世界所有其他国家都承认中国对西藏的控制。还是达赖喇嘛领导的流亡政府?许多藏人广泛尊重位于印度小城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认为这才是传统西藏政权的延续。

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未来将会出现两位十五世达赖喇嘛:北京会在境内选择一位灵童,而另一位在流亡社区。可能有人认为这也太雷人了,但是目前已经有两位竞争的班禅喇嘛(仅次于达赖喇嘛的第二活佛),两位都在中国境内:一位公开亮相,受到隆重欢迎,另一位自1995年消失之后就下落不明。有两位噶玛巴,噶举派的首席活佛,两位都在流亡社区。如今将会有两位达赖喇嘛,都在国际公众的密切监督下,哇,我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一种情形。更多的祖古(“活佛”)会让这个世界精神上更充实,但是这将彻底结束中国和藏人之间和解的任何希望。

2007年,中国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政府才是活佛转世认定过程中的最终权威。流亡藏人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对其极为珍视的藏传佛教的又一次劫掠,而外国评论家对此目瞪口呆,一个共产主义政党居然在来世的问题上指手划脚,这也太荒谬了

然而,中国的企图也并非别出新裁。大多数世俗国家都会制定法律,规范宗教信仰机构的行为。例如,喜马拉雅小国不丹,2005年通过了一项决议,明确了政府对在该国领土内找到的转世活佛有管辖权。因为国际公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通常理解,世俗国家的管辖权高于宗教组织;因此,问题的关键不是政府干预背后的原则,而是它的性质。

北京含糊不清的角色

那么,北京到底想干嘛?促进藏人的物质和精神福祉,创造真正的和谐社会?还是干预驯化甚至颠覆藏传佛教最珍贵的特性——活佛转世?如果是后者,这是由党内的强硬派推动的,他们知道这会在藏人和政府之间制造更多摩擦,结束任何和解的希望。中国表示,它希望能够更好地按照宪法管理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批评者们嗤之以鼻,认为这一怪诞的伎俩,扭曲了传统宗教,意图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

转世喇嘛,即祖古或“活着的佛”,是一个世系的代表。修行高超的人,能够控制他们的再生。这已融入了藏传佛教文化之中。一旦转世喇嘛去世,据说他的灵魂能将自己转移到另一个身体之内,通常是一个小男孩。然后,该世系会组建一个寻访队,包括做出最终认定的团队,一般由与世系密切相关的转世活佛们组成;他们按照种种迹象,包括前世的身体,仪式,天象,梦和一些物质因素,展开艰难的寻访;找到新的转世灵童,并最终确认。

一旦涉及高级喇嘛转世,例如达赖喇嘛或班禅喇嘛,因为他们在传统西藏政府拥有政治地位,寻访、识别、验证和确认的程序变得更加复杂。但基本原理都是一样的 —— 前世化身的指示,亲近的僧众感觉到的天象,最后由僧俗官员参与的坐床仪式。

在这种历史传统下,“汉达赖喇嘛”能够有什么合法性吗?流亡的当世达赖喇嘛往生之后,强硬派是否应该去再找一个?简单的答案是不。这并非因 为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也不是因为找不这样的历史先例,中国朝廷或当地土司在活佛最终选择和坐床过程中行使了一些管辖权。如果现世达赖喇嘛指示他将在中国境内转世,北京的选择才有合法性。与许多流亡藏人和他们的西方支持者认为的相反,中国政府声称在选择高级喇嘛的转世选择上有最终裁量权,此举并非没有先例。北京搞的完全控制和对过程的微观管理才是个新玩意儿。

“中国制造15世达赖喇嘛”有什么错?

首先,喇嘛转世背后的基本原则是,转世是为了继续前世未完成的工作。如果象中国政府指控的那样,第14 世达赖喇嘛是一个“分裂分子”,并不断重申他将不会转世到中国境内,是什么力量让中国政府能够将分裂分子的灵魂在其再生时,转化为一个爱国的灵魂?中国手上有什么魔棒,能够修改灵魂,不顾他的前世所给出的指示,让他转世到国家选择的灵童体内?这就像对这位高僧说,“抱歉,观世音大士,我们不得不违背您的意愿,中国共产党命令您投胎到它选择的地方。您没得选。但是别担心,只要您热爱祖国,我们保证您会有舒适的生活和权力。”这简直是一出荒唐的闹剧,如果不是在讨论一个严肃的可能。

其次,中国政府怎样才能凭凑出一个15世达赖喇嘛的寻访队?这支队伍需要格鲁派(过去数个世纪,格鲁派掌握西藏的政教大权,又叫“黄教”)高级喇嘛的祈福 —— 但是除班禅喇嘛之外,其他高级喇嘛都在流亡之中。当然,为确保“中国制造的达赖喇嘛”,政府将只让“可靠”和“爱国”的喇嘛参与这个过程。但是,这自然意味着寻访队伍中的一些成员反对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流亡中的言行。中国怎么可能指望其少数民族藏族,更不用说流亡藏人,尊重这样的寻访?

这是否意味着,一旦14世达赖喇嘛在流亡中往生,中国只能在15世达赖喇嘛寻访过程中无所事事呢?

我看未必。中国可以向流亡藏人伸出橄榄枝,在各种可能的情况下支持寻访团队,提醒他们,对所有人而言,最稳定的结果将是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新生的达赖喇嘛灵童得以访问他的家园。通过接触并提供友善的帮助,中国可以在这场博弈中来个新玩法。另一方面,如果其西藏政策总是受制于强硬派,中国将会摧毁未来与少数民族和解的希望。

目前谈判的唯一渠道是北京与达赖喇嘛就其个人出路的谈判。一旦现世达赖喇嘛往生,我们将会有一个“汉达赖喇嘛”和一个“流亡达赖喇嘛”,所有妥协的希望都会灰飞烟灭。一旦中国投资于它自己的达赖喇嘛,它将被困死在自己的套路中。中国将无法和流亡藏人谈判或交流,它只能面临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向藏族,汉族和全世界推销自己的选择。这将成为青藏高原新的紧张和不稳定之源。也许只有到那个时候,中国领导人才会怀念十四世达赖喇嘛,以及只有他才能提供的稳定与和解的希望。

notes
1 此 处原文为“The politics of his international popularity, some of it now doubt animated by Sinophobia in the west, are a matter of debate.” 原文似有误,应为no doubt。

 
19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12, 2011 in 雪狮与龙

 

19 responses to “译文:下一世达赖喇嘛:中国如何抉择

  1. stratus007

    一月 13, 2011 at 1:30 下午

    针对文中最后一段:

    我认为中国政府不会妥协,也不会与现世达赖喇嘛进行任何实质性谈判,包括其个人转世出路问题.

    我的问题是:
    1.中央政府是否害怕青藏高原的紧张局面?
    2.十四世达赖喇嘛往生之后,流亡藏人会多大程度地妥协来接受中央政府抛出的优惠条件(假设有的话)?

     
  2. davidpeng

    一月 14, 2011 at 9:40 上午

    @stratus007,

    我同意你的这个判断,包括在文中也说到,”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未来将会出现两位十五世达赖喇嘛:北京会在境内选择一位灵童,而另一位在流亡社区。”

    我回答你的两个问题:
    1.中央政府是否害怕青藏高原的紧张局面?
    害怕,不然他们搞那么多非常手段干什么?当然,这种紧张的原因是他们的统治被藏人/流亡藏人挑战。如果他们以失去统治的方式,来解决这种紧张局面,在他们看来,这是倒果为因,不可接受。从正面来理解,中国政府对西藏有自己的发展路线图和框架,顺之者昌,挡我者死;从负面来理解,中国政府的那些人为了维护统治,早已没什么意识形态约束,无所不用其极。
    2.十四世达赖喇嘛往生之后,流亡藏人会多大程度地妥协来接受中央政府抛出的优惠条件(假设有的话)?
    流亡藏人有一个广阔的政治光谱。可能有藏人会退出政治运动,移民甚至回到境内;但是我既不认为中国政府会推出什么优惠条件,也不认为流亡藏人会从政治上妥协。当世达赖喇嘛往生过后,流亡藏人的政治生态有可能会转到更激进的那个方向,这次的噶伦赤巴选举是个很好的观察点。

    在对待达赖喇嘛转世问题上,实际上中国有多种选择,文章中只是列出了其中的两种。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国政府极有可能通过自己的藏传佛教体系推出一个;但是中国政府极不可能象作者建议的那样,和流亡藏人积极合作。过去20年,这样的合作发生在班禅喇嘛和噶玛巴身上,但是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合作均不成功,最少是不完全成功。中国政府对这样的合作很寒。实际上,中国政府还有其他的选择:

    1. 消极对待达赖喇嘛转世问题。中国政府可以自己不在境内重搞一套,也不提供任何合作,自己的系统,包括班禅喇嘛完全不介入,不认可。这种选择实际上维持了目前北京和达兰萨拉的关系,如果以后和解,还存在空间。

    2. 褫夺达赖喇嘛封号,宣布禁止达赖喇嘛转世。这种做法避免了文章中提到的中国的两个难题,因为他根本就不去干这些事。但是这样做,可能比两个达赖喇嘛更可怕。这样做在历史并非没有先例,但是历史也告诉我们,这样做是会失败的。

    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个达赖喇嘛。清政府甚至在很长时间内很纠结,说不清楚格桑嘉措是六世还是七世。这说明,也许世俗政权有很大的权力,没有藏传佛教界和信众认可的活佛是没有生命力的。我觉得应该有更多的人出来建议中国政府采取消极对待的方法,保留和解空间。

    首先应该有更多文章,表明中国选择积极介入的弊端,就像这篇文章一样。

     
  3. 过路人

    一月 16, 2011 at 5:30 下午

    如果十五世达赖喇嘛是由流二代政府和流亡僧人自己选出来的话,中央政府采取消极态度不应对, 这就意味着,中央政府即不自己主动在藏地寻找十五世达赖喇嘛, 也不主动承认流亡二代找出来的达赖喇嘛, 那么就将活佛的转世寻访权和承认权全部拱手让给了流二代的政府.

    如果中共消极地,不与这个流亡十五世对话和接触的话,流亡藏人也有足够的政治能量,通过西方政府来敦促中共回到谈判桌来,与流亡十五世达赖喇嘛谈判, 而这样的对话就被理解会中央政府认可了流亡政府对达赖喇嘛的寻访权和承认权.如果双方对话不顺利, 可能拖延到流亡十六世,十七世,反正从流亡十五世开了历史先例.流亡政府可以不经过中央政府的许可,自己寻访和承认达赖喇嘛.不要说中共不愿意开这个历史先例,历史上任何中央政府都不愿意开这个头,将达赖喇嘛的承认权恭手相让.

    即便是十四世达赖,中央政府没有力量来参与寻访, 还是硬硬的塞入了一个观礼的人参加坐床,并在历史上把这段说成了中央给予认可.现在的情况更加复杂, 坐床在达兰萨拉,你让中共怎么解释这段历史.

    所以中央政府消极应对,任由那边寻访和承认达赖喇嘛,而自己什么也不干,并非是中央政府会采取的策略.

     
  4. 过路人

    一月 16, 2011 at 7:03 下午

    褫夺达赖喇嘛封号,宣布禁止达赖喇嘛转世.这不是中国政府可以做得到的.这个做法行不通,也不明智.

    清朝政府历史上曾经剥夺了葛举派的一个流亡活佛的封号,成功的把他的影响力在历史上抹去了.那是因为那个流亡活佛投靠的政治势力与清政府相比力量薄弱,没有足够的野心分裂西藏.而那个葛举派流亡活佛的势力又很快被藏地的格鲁派取代了. 所以要成功剥夺一个流亡活佛的封号和历史影响力,只有当他投靠的政治力量薄弱,而且他在藏地的势力能被其他教派很快取代的情况下,才能成功.

    对于流亡十五世达赖喇嘛来说, 上面两点都不具备.首先,和他亲近的西方政治势力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流亡十五世, 即使中共现在不承认他,等这个流亡达赖(喇嘛)成年以后,他们会想方设法,敦促中共和他对话,中共想躲都躲不开.也不能象对待小班禅那样一藏了事.到时候,迫使中央政府承认这个达赖(喇嘛)就成为流亡政府的政治活动的目标之一.

    2)即使流亡达赖(喇嘛)出生流亡在外,他在藏地的影响力不能轻易消除,特别是中共的宗教政策,压制藏地的佛教事业发展,藏地的其他教派不兴旺,就不能轻易取代达赖喇嘛在藏地的宗教势力.我说中共的宗教政策压制佛教事业,不是指他们不让藏人信徒烧香盖庙. 中共目前一刀切,不加区分的控制所有教派的僧人数量,忽视僧才的教育是最要命的,其他教派的高僧大德不出来,使得佛教其他教派不能足够兴旺,来取代达赖喇嘛的宗教影响力.藏地僧才的培养和教育已经明显落后于流亡政府那边.藏人想要受完整的宗教教育,还要跨过山去印度和尼泊尔,这种情况不改变,就不会消除流亡达赖的影响力.

    达赖和佛教是两码事,我指的不是消除佛教在藏地的影响力, 这谁也办不到,但是减弱流亡达赖(喇嘛)的影响力,却是有可能的.比如这次314,据我所知,几个有影响力的红教寺庙就没有怎么参加,确实有个别僧人想跳出来闹事,但被当家和尚制止了.

    应对流亡达赖最好的办法不是消极应付,对他不理不睬是行不通的.最好的办法是要把情况搅混.可以和流亡藏人的宗教界人士(而并非流亡政府)隔空对话,比如中共给出寻访权,共同寻访,中共最后给予认可.甚至可以大度一点,邀请流亡藏人的宗教界人士回藏地,共同寻访达赖喇嘛.达兰萨拉那边也不是铁板一块,就在黄教里面,还有拥护雄天护法的僧人,前一阵子,他们被迫另立门户,独立盖庙,分家不久,退休的甘丹赤巴就马上搬去了雄天护法的庙.为什么中共不和他们多多亲近,关键还是统战工作做的不细致,思想僵化一刀切.就算和流亡的黄教人士谈不拢,中共还可以请藏地的僧人配合,一起找达赖喇嘛,这样一来,可以把情况搅乱.藏地黄教寺庙里若有个别不服气的僧人,就让他们自由选择,去印度追随流亡上师,中共也没有必要阻拦.

    就算最后有两个达赖(喇嘛),从小达赖(喇嘛灵童)到成年喇嘛,中共也会有二十年左右的休歇期,中共有了自己的小达赖(喇嘛),就有足够理由和人选,来阻止流亡政府和其他政治势力插手,胁迫中央政府交出达赖喇嘛的寻访权和认证权.这不很好吗?

    而且在未来二十年当中,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培养藏地各大教派的僧才,如果哪个寺庙不好好修行,要随着流亡政府闹事,不妨也让他们改宗,历史上也并非没有先例.那个清朝的葛举派的流亡活佛,他在藏地的寺院不就全让黄教改了宗吗.历史还是要活学活用.

    注: ()为David增加。

     
  5. davidpeng

    一月 17, 2011 at 9:22 上午

    @过路人,

    中国政府不主动寻访,这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战略,进可攻,退可守;相反,中国政府另起炉灶再搞一套,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僵局,自己把自己困死了。

    无论是从历史实践,还是从现代国家与宗教关系的角度看,世俗政府不应该主动去介入寻访,而只应对寻访结果进行事后审查。中国政府拥有五省区藏区的政治管辖权,如果中国不认可,最坏的结果是流亡藏人手上多了个中国政府不认可的15世小灵童,怎么也比现在的情况好。

    一旦中国寻访自己的达赖喇嘛,境内的藏传佛教界会迎来新一轮腥风血雨,中国政府会把自己和境内藏传佛教界的关系搞死,把所有手上的牌打光。

    你提到了流亡藏人内部的冲突,但是这些冲突只有在流亡藏人挑选自己的达赖灵童时才会出现;一旦中国政府遴选自己的达赖喇嘛,流亡藏人会立即团结起来,形成一对一的局面。

    如果流亡藏人为了政府的最后认定和北京谈判,北京有一大把牌可打:

    要求达赖喇嘛转世到境内;
    要求流亡藏人选出多个灵童进行金瓶掣签;
    要求中国的班禅喇嘛参与到认定过程;

    当然,上面的一些条件流亡藏人可能觉得很难接受,双方还有谈判的余地。谈判的最后结果可能是,流亡藏人和中国政府各自表述整个过程,但是最后有一个双方都承认的达赖喇嘛。他可以自由出入西藏,境内藏人也可以自由供奉。

    也许从中国政府的角度看,这样似乎没什么进步,但是如果跟现世达赖喇嘛和中国的关系看,这样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而中国政府做的让步其实很小。

     
  6. sol

    一月 17, 2011 at 1:40 下午

    看了过路人详尽的分析,我很感叹,丁先生上次说让david给政府工作去,我觉得他看错了人,这回知道更合适的人选了.按照这混搅的思路,汉藏关系肯定会如你所愿被搅混的,说不定下次拉萨不是3.14,是7.5了.

    几位都在做残酷的现实政治的分析,谁的出发点和愿望是留下和解空间,谁是往死路上逼,很清楚.

    另外,感谢david加的括弧.新来的同学可能不知道,我解释一下,是这个样子的,很久以前这个博客上有过一个关于直呼”达赖”妥不妥的讨论.”达赖”本身是蒙语”海洋”之意,民国和台湾都有直呼”达赖”的例子,但在现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直呼”达赖”确实常常有贬损的含义,为表示起码的尊重,还是称”达赖喇嘛”为好.我想david也是这个意思.

     
  7. davidpeng

    一月 17, 2011 at 3:18 下午

    和sol的想法不同,我欢迎过路人的发言,只要他是在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谩骂。

    我并不认为流亡藏人自己寻找和认定达赖喇嘛灵童对中国政府会有什么损害。从政府的管辖权而言,中国政府管不了在印度的一群难民的所作所为;中国政府只能管辖境内藏人。这是为什么在Anand的文章中的例子中,提到的不丹政府方案,仅规范在不丹境内转世的活佛。中国只是一个国家的政府,不是全球佛教/藏传佛教界的太上皇。

    其实,稍早,在十四世达赖喇嘛定调之前,有很多人曾经讨论过十五世达赖喇嘛应该到哪儿转世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如果达赖喇嘛转世到流亡社区,会进一步疏远和境内藏传佛教界的关系。这一讨论,随着达赖喇嘛自己声明会转世在境外而结束。但是,道理是一样的。如果流亡社区完全撇开中国政府,不顾政治现实,那么下一世达赖喇嘛有会被自我边缘化的危险;尤其是,如果中国摆出一副愿意合作的姿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以推高自己的班禅喇嘛的地位,回到1980~1989年时候的情况。

    过路人讲到很多东西都不无道理。历史上,西藏佛教界和政界之间的关系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最后获胜的是有非凡政治智慧的喇嘛,和深谙宗教伦理的君主。只有中国政府把棋走活,那些策略,统战才可为有米之炊。

     
  8. davidpeng

    一月 17, 2011 at 3:22 下午

    @sol,

    另,感谢sol的名词解释。

     
  9. 过路人

    一月 17, 2011 at 4:44 下午

    我个人并不代表中国政府,上面写的只是从双方的角度,做做沙盘演习.

    达赖喇嘛不光有佛教界的地位,他从古至今,一直有政治任务. 用”僧侣国王”来形容他比较合适.既然插手了俗人的政务,就不能避免世俗政府来插手他本人的转世.

    DAVID认为世俗政府不应该主动去介入寻访,而只应对寻访结果进行事后审查.而事实上的结果是中央政府和流亡政府都要插手达赖喇嘛转世的寻访权和承认权.达赖喇嘛的转世从来不是纯粹的宗教事务,也从来没有逃脱各种世俗政府的干预和插手,历史上就从来如此.

    达赖喇嘛转世的寻访权和承认权,是达赖喇嘛身后,中央政府和流亡政府双方斗争的焦点. 从流亡政府的角度看,他们希望中央政府不要加入任何十五世的寻访事务和坐床仪式.等到这个达赖喇嘛坐床以后,再与中共谈判,要中央政府与这个达赖喇嘛对话, 这个对话将在历史上被流亡藏人理解成流亡藏人有完全的自主权来寻访和决定谁是达赖喇嘛,这不需要中央政府干预. 而这个不受中央政府干预的自主权将被顺延到后来的十六世和十七世上面, 直到有一天变天了,流亡政府和流亡的达赖喇嘛可以回到西藏.而现在的达赖喇嘛肯定会配合流亡政府,在他临死前,向全世界交代他自己的转世绝对不会回藏地,一定留在流亡社区.以堵死中共想在藏区找小灵童的伎俩.现在谈判不顺利,这个话,达赖喇嘛已经在多个场合表态好几次.

    而中共祭出的招是活佛法.反正就是打死俺不承认这个小孩是达赖喇嘛.但是这一招不长久,西方政治势力和流亡政府会联合在一起,耐心的长期胁迫中央政府最终要承认这个小孩就是.如果再谈不拢,这个找灵童的剧本可以生生世世热闹下去,成为中央政府在国际上长期赳结的一个问题.所以光光一招活佛法没用.

    这个游戏就是,中国政府不认可,就在国际上逼迫你和流亡十五世谈话,如果谈话了,就是认可了,从此以后,达赖喇嘛的寻访权和承认权全部归流亡政府主导,中共不可以插手,直到小灵童坐床.这将成为历史惯例.这是流亡政府最乐见的结果.

    现在双方的谈判如果没有什么大进展,流亡政府策略的基本趋势就是这样了,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关键是中共如何应对这个流亡小灵童? 是不确定的因素.

    流亡藏人内部的矛盾,并非只有在挑选达赖喇嘛的时候才有,平时就乐呵呵的抱在一起.藏传佛教有多个教派,达赖喇嘛在佛教中的教法只代表黄教,甚至只是黄教的一部分.南印度黄教中的受排挤的雄天派现在也不服达赖喇嘛.这次314以后,在国际上有许多反对达赖喇嘛的游行,多是雄天派的人.DAVID可以去YOUTUB看看.我想说的是,流亡藏人在政治诉求上和佛教修法上,从来不是铁板板一块.只是流亡政府在塑造流亡藏人和谐一志的拥护一个达赖喇嘛的概念.外人不要被这个表面现象迷惑.

    达赖喇嘛在各个场合,拍了照片,和各大教派的活佛们紧紧的拉着手站在一起.给人一种错觉,他们的政治诉求是一致的.其实不然,有些流亡藏人的其他教派并不反对中共治理西藏,他们没有达赖喇嘛那样多的政治要求,有些流亡活佛只是想政府让他们安静的修法传法而已.对这部分流亡藏人,中共应该大度的邀请他们回来参加国际佛教大会,而不应该一概拒之门外.

    很好笑的是,雄天派的人在游行反对达赖喇嘛以后,想回中国内地和西藏传法,结果签证被中国大使馆数次拒绝.而外界还认为,国际上的反对达赖喇嘛的雄天派和中共是底下勾结的.其实中共的统战工作根本没有做的那么好.

    国内的藏传佛教也并非铁板板一块,这次闹事的多是黄教的寺院,而几大红教寺院根本没动静,并没有随着流亡政府的指挥棒子一起跳出来.所以,要国内的其他教派的活佛公开反对十四世的达赖喇嘛是很困难的,但是让他们不跟着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指挥,却一点儿也不难.314当中安安静静修法的寺院是基本可靠的.中共不应该与他们过分为难.其实,对中共来说,最好的结局是,让那些可靠的教派大大发展,闹事的寺庙要改宗,来渐渐的冲淡和抹平达赖喇嘛留在藏地的影响力.其实,达赖喇嘛到底是谁,是两个还是一个,不关其他教派的事情.我可以肯定的说,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其他教派不会为了达赖喇嘛是谁,和中共腥风血雨的闹,这根本不可能发生.至于几个黄教的大庙,肯定会闹,但是事先做好防备,也不至于腥风血雨.黄教里面肯定有人反对,就让他们流亡好了.阿嘉活佛走了,塔尔寺不还在吗?

    我还看不出为什么中国一旦选了自己的达赖喇嘛,就怎么把手上的牌打光了.DAVID觉得达赖喇嘛身手,流亡政府会主动和中共摊牌,主动要中共造个金瓶子,或者给他们发签证,让他们回西藏找小灵童(连达赖喇嘛自己都发话出来了,谈判没进展,他绝对不转世到西藏内地),让流亡政府鄙视的那个汉班禅来挑尊贵的达赖喇嘛,那是想也甭想.流亡政府的思路和策略趋势,我在上面已经大致说了,十五世怎么选和选谁,这个过程,他们其实不会和北京商量.出了结果,再回来胁迫中国政府接受.

     
  10. 过路人

    一月 17, 2011 at 5:08 下午

    最后获胜的是有非凡政治智慧的喇嘛,和深谙宗教伦理的君主。只有中国政府把棋走活,那些策略,统战才可为有米之炊

    非常赞同DAVID的这句话.我是希望两边都能把棋走活.但是现在看起来很难.

     
  11. davidpeng

    一月 17, 2011 at 5:28 下午

    @过路人,

    寻访权和承认权要分开说。只有达赖喇嘛世系才有寻访权,达赖喇嘛世系自己也会承认这位自己选定灵童,不管中国政府准备怎么玩。但是只有中国政府的承认才能保证这个新的达赖喇嘛在国内活动,不管真人还是照片影像。

    如果中国政府不承认这位灵童,那么目前和达赖喇嘛关于他个人去向的谈判就被堵死了。中国压根就不会继续这个谈判,无论是谁也没办法越过这么多的宗教政治障碍,逼迫中国来进行这样的谈判。相反,中国可以向国际社会表明自己的让步(中国不自己找个达赖喇嘛,已经是善意的表现了)和立场,只有中国承认的达赖喇嘛才能和中国政府对话,十四世达赖喇嘛是满足这样的条件的。这是为什么中国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在跟TGIE谈判,那个它根本不承认(包括美国政府的报告题目也是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特使的谈判,而不是没人承认的流亡政府)。相反,流亡社区要思考这个问题,你说不需要我承认,是你自己堵塞谈判渠道。

    你说到底那些藏传佛教内部的教派矛盾我是知道的。但是正如我前面说的,一旦中国自己开始找灵童,这些全玩玩。

    你也提到,“要国内的其他教派的活佛公开反对十四世的达赖喇嘛是很困难的,但是让他们不跟着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指挥,却一点儿也不难.”这个观察很锐利,同样的话,要他们跟着中国政府消极对待流亡藏人选出的15世达赖喇嘛是可以的,但是要他们跳出来,帮着中国政府挑选15世达赖喇嘛,并为此站队背书,这个行不通。中国2007年公布《活佛管理条例》之后,流亡中的4大教派和苯教的最高活佛史无前例地站到一起,发表了一份声明,挑战中国政府的这一条例。其他教派也许不喜欢一个强势的格鲁派和达赖喇嘛世系,但是如果面前出现了一个更强势的中国政府,这个强势的政府还能够抛开海外所有人,在境内自己搞一套,那么所以这些教派就会自动地团结起来,面对最大的敌人。

    消极的做法和积极的做法对佛教界的要求是不同的。中国一旦开始自己的达赖喇嘛寻访之路,那么所有的境内藏传佛教人士都得为此背书。仅仅是给班禅灵童背书,就已经逼走了阿嘉活佛,还不说在班禅事件中,中国政府还有些道理可讲。这就是我所说的,把手上的牌都打光的原因。

     
  12. sol

    一月 19, 2011 at 10:49 下午

    “黄教里面肯定有人反对,就让他们流亡好了.阿嘉活佛走了,塔尔寺不还在吗?”

    恩,是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塔尔寺还在,可人心呢?!

     
    • 上善若水

      二月 2, 2011 at 9:33 上午

      呵呵,想起我们领导的老话来了,不换思想就换人

       
  13. sam

    二月 5, 2011 at 2:11 上午

    北京应该宣布取消野蛮,愚昧,原始,落后的什么活佛,死佛制度. 不再承认任何转世活佛的存在.

     
  14. sam

    二月 5, 2011 at 2:17 上午

    其实北京最应该做的,是单方向对尼,印开放边境,鼓励,支持,甚至动用其他措施驱赶藏人离开中国.

    只有大规模减少,甚至清除藏人在中国的人口数量, 什么喇嘛教的任何问题,就都和中国无关了.

    到时候,在中国境外的几百万藏人,随便他们怎么玩,不要理他们.

    如果他们想用暴力侵略中国, 那正好让中国军队练练兵. 就像以色列对付巴勒斯坦人一样.

     
  15. davidpeng

    二月 9, 2011 at 11:44 上午

    @sam,

    我都搞不清楚你的建议背后的道德/理念是什么?

     
  16. 过路人

    二月 11, 2011 at 9:55 上午

    藏传佛教里面的活佛制度不是说能CANCEL,就CANCEL滴.

    它牵涉到寺庙的教法,管理权和财产的继承和交接.汉传佛教里,子孙庙的方法比较简单,师父传徒弟,徒弟传徒孙.虽然肯定有大修行人发愿要生生世世到人间来度众,但徒弟并不去找师父,要把寺庙的教法,财产和管理权还回去.

    藏传佛教不一样,他们相信密教的修行人有一定能力控制自己到哪里转生,并且密教中高僧能以神通和观梦等方法,观测到大修行人的中阴身去哪里投胎了.即便被认为这样的观测不靠谱,一般来说,高僧也会找一些聪明伶俐的小男孩当小活佛,(从被选上小孩的照片来看,从来没看到过痴傻愚笨的孩子被选上).寺院再委派明师专门教小活佛,经过十几年刻苦的精英教育,成才的比例很高.

    只有活佛可以继承自己名下的灌顶教法,和这个寺院的管理权和财产权.传统上来说,灌顶是活佛才能干的活,哪怕这小孩只有十几岁.而读了一辈子书的学问僧最多做个格西或者堪布(教书匠而以),没有灌顶和寺院继承权.当然特别有名的格西或堪布,得到法王(比如达赖喇嘛)的许可,可以下辈子转,得到他上一辈子发展的寺院继承权灌顶权.所以说,活佛和他的灌顶权是很重要的,有了它,才有庙产的归属,寺院僧众的服从,和信众百姓的归依供养.

    你说,这么重要的权利,怎么能够白白任由藏人掌握,特别是由境外流亡藏人来掌握境内的寺庙资源?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要颁布活佛法的用意所在.也是境外法王要反对的原因所在.争活佛,就是在争西藏境内的寺庙资源,管理僧人和引导信众的权力.

     
  17. stratus007

    二月 16, 2011 at 9:44 下午

    @sol

    我觉得@过路人和@david的讨论很有意思,说穿了就是放开来讲,境外流亡藏人和国内的藏人都应该多看看类似的话而不只是一味反感敌视这些残酷的事实.

    无论我内心如何同情西藏人民希望他们独立或完全自治,谁都应该知道的是,在西藏与中国问题上,双方并不在同一重量级,时间,机会,资源,一切几乎均由中共政府主导,且莫论即使在全国人民都不热爱共产党时,全国大部分人民都不能容忍西藏独立的大中国思想.(我只是不知道西藏流亡政府及海外流亡藏人是否清楚这个事实,残酷但现实).

    我记得在有关十一世班禅转世的博文讨论中,大家提到过,其实中央政府最想做的是削弱藏传佛教在藏地的影响力.我很同意这点.尤其是经过班禅转世,阿嘉仁波切出走,噶玛巴出走,314小昭寺哲蚌寺僧人闹事等等事件,不要说僧人,就是赤化的藏人,中央政府是否还信任都是个问题.

    所以,过路人你说藏传佛教活佛制度很重要,但是中共也可以让这一切变得不重要,比如制定关于寺庙财产的继承和归属.现在限制各寺庙出家人数,僧人比例就会逐步减少.至于比不过海外藏传佛教僧人的佛法修为,出不了高僧大德,中央政府才不怕这些.有句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哪天把寺庙和财产都规定为国家所有,你一个在印度的活佛还能把他们搬走?即使信众不再相信这样没有佛法的寺庙和僧人,难道能把所有供养全寄到印度去? 况且中央政府一直相信经济杠杆的作用,经济确实是有用的,他们只是因为官僚体系的问题,每次都选择最愚蠢的方式来处理各种问题然后导致更多的问题而已.

    藏传佛教在西藏如何继承发扬问题上,我相信经过314,政府已经失去了信心.黄教三大寺无论如何是不满意的,给你再多权力再多自由,也不可能让达赖喇嘛重新统治西藏,跟过去比,也不可能在新年期间恢复让喇嘛们管理拉萨的权力.

    在选择下一代达赖喇嘛问题上,按照目前的局势,我看不到有任何活路可走,无论是西藏流亡政府还是中国政府都不会妥协,哪怕这种妥协在局外人看来让步微小而利益众生,对双方而言,都是不可接受的—-除非1.中共出了开明的领导人 2.境外藏人愿意妥协.而后者更难,中国只要一个新领导班子开明就可以,说白了就是九个人同意就同意;境外藏人则即使西藏流亡政府的新一届政府内阁都同意都未必能为其他藏人接受(比如由汉班禅来指认灵童).

    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