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噶伦赤巴2011之二

16 1月

上一节忘了提一件事:在这次初选中,尼泊尔警方没收了设在当地的18个投票箱;而不丹政府明令不得将选举结果送往达兰萨拉。这应该是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中国在和收留流亡藏人的南亚国家打交道时,都会因此施压;而这些国家一般也会承诺,不允许流亡藏人在当地从事反华政治活动。实际执行时,印度可能尺度最大,虽然也受到很大的压力。

这节介绍噶伦赤巴的两个主要候选人洛桑桑盖和丹增南嘉哲通。

图片来自观察网www.cicus.org

洛桑桑盖的经历比较简单,目前是哈佛法学院研究员(Research Fellow)。桑盖1968年出生于印度大吉岭,一个流亡藏人家庭。他的父亲曾是理塘寺的和尚,在50年代民主改革期间逃亡拉萨,参加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Chushigangdruk),然后于1959年逃离西藏达到印度。桑盖从小在印度受教育,进入流亡社区办的学校(Central Tibetan School),1991年和1994年分别拿到德里大学的英语文学学士和法学学士学位。在这期间,他积极参与藏青会的工作。1989~1991年间,他先后担任藏青会德里分会的副主席、秘书长和主席。1992年,他被选举为藏青会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委员。1995年,他拿到富尔布赖特奖学金,到哈佛大学法学院学习。2004年,他最终拿到法学博士学位,成为获此学位的第一位藏人。此后,他向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和富尔布赖特申请,继续留在美国,留在哈佛从事法学研究,这些申请获得批准。他的主要学术兴趣是西藏相关的人权和法学领域。他同时研究中国的政治和法律,多次与中国学者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并于2003年和2009年两次在哈佛大学组织了达赖喇嘛和中国学者的见面会。

丹增南嘉哲通的经历则要复杂得多,甚至都很难找到一份完整的简历。丹增1948年出生于西藏,在印度马苏里(Mussoorie)的流亡藏族学校受教育,似乎没有高中毕业(?)。1967年开始进入流亡政府工作,担任教育部秘书和翻译。1968年,他和他兄弟丹增格杰(Tenzin Geyche)和另外一位朋友索南多加(Sonam Topgyal)创建了一份叫《知识(Sheja)》的杂志。1970年,这三位和洛地嘉日(现达赖喇嘛中国谈判特使)一块创建了后来非常著名的藏青会。此时,他同时担任《西藏评论(Tibetan Review)》的编辑。1973年到1986年间,他到美国进入在纽约的达赖喇嘛驻美办事处,从一般办事员累积升迁到办事处主任,1987年到1990年,担任达赖喇嘛驻华盛顿特使。在这期间,他参与了达赖喇嘛1979年首次访美活动,及以后各次访问。1980年,他担任第二个流亡藏人中国考察团团长,到西藏和其他藏区访问。在美国,他建立了西藏基金(Tibet Fund)和布达拉出版社(Potala Publication),以及现在影响很大的国际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ICT)。1990年到1995年期间,他回到印度,进入噶厦任职,先后担任安全和信息部长、家庭和财务部长、财务信息和国际关系部长。并担任1993年到1996年噶厦的首席噶伦,但是他只担任到1995年就意外退出,移居美国加利福利亚。此后,他在美国帮助电影《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的拍摄,进入西藏百人会董事会,参与创建达赖喇嘛基金会。同时,他也在斯坦福大学藏学研究中心任杰出访问学者(Distinguished Visiting Scholar)。

从经历上看,无疑丹增南嘉哲通有很大优势,洛桑桑盖只不过是个新兵而已。

这是第三次噶伦赤巴民主选举,而洛桑桑盖可能是第一位将西方选举文化带入到噶伦选举中的候选人。自参选开始,洛桑桑盖走访了很多印度很多流亡藏人定居点,从拉达克、印北到印南,他的选举海报和DVD在每个定居点都能看到。初选过后,洛桑桑盖是唯一写出“Thank you letter”的参选人。在Phayul论坛上,一些丹增南嘉哲通的支持者认为,印度的定居点藏民教育程度不高,洛桑桑盖的走访是他能够赢得初选的重要原因,而不是他的个人能力。

但是桑盖的这种选举方式需要很多资金支持,看桑盖的背景不像有很多钱的样子(他的夫人是贵族,情况未明)。Tibetan Political Review(TPR)倡导每位参选人公开自己的财务情况,但是因为桑盖阵营对TPR的倾向性有意见,并未向TPR公开其财务状况,在桑盖自己的非官方竞选网站上也没有公布这个情况。

在选举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对洛桑桑盖的负面质疑,主要包括:他没有TGIE政府工作经验,是否能够胜任领导角色?富尔布赖特奖学金计划要求入选者在完成教育后,回到印度服务流亡政府,他是如何获得豁免?他是否已经移民美国?嘉央诺布(丹增南嘉哲通是他的侄子,他本人支持丹增南嘉哲通)在一篇文章中质疑,他在一个会议上曾听见洛桑开玩笑说要成为“Obama of China”。洛桑桑盖曾经到中国进行过学术访问,藏人对此也出现质疑。洛桑桑盖/支持者请出现任噶伦赤巴桑东仁波切出面解释他对中国的访问和富尔布赖特豁免,指出这两个方面桑盖都得到了流亡政府的允许。桑盖则在网上贴出了他的印度难民证(green book),声明他从未移民美国。桑盖本人并回应嘉央诺布的质疑,指出这只是一种幽默。

在选举中对丹增南嘉哲通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他1995年未履行完噶伦赤巴任期,即离开印度赴美。一种说法是他在任时西藏流亡政府第一次出现赤字。支持者的解释是,这是噶厦第一次修改记账方法,这次赤字是以往多届噶厦亏空的结果。有人质疑当时他的辞职是因为有腐败嫌疑。嘉央诺布专门撰文指出这个问题是翻译的问题,有以讹传讹之嫌。随后在丹增的竞选网站上贴出了噶厦的声明,澄清丹增南嘉哲通的腐败嫌疑。另一种说法是当时他为家庭考虑,而放弃公职;现在他的子女已经成年,家庭这次也全力支持他竞选。不过有人因此对丹增南嘉哲通的诚意表示怀疑,认为他如何保证以后不再因家庭原因退出。我还看到有人看过录像后,说丹增好像在说,因为大家都支持他才出来选举,似乎显得动力不足。

本来打算在这一节中结束整个介绍,但是非常遗憾,没有足够时间做完,先把这一部分贴出来,下一部分再描述他们的政见,抱歉。整个竞选过程中有多轮辩论,两个竞选阵营也都很注重视频;但是这些视频都是藏语,所以我无法读懂。

另:我发现Tenzin Namgyal Tethong更通用的翻译为丹增南嘉哲通,所以改用这个。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16, 2011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