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噶玛巴事件

31 1月

这几天,估计全球的目光都在埃及。而在印度,噶玛巴事件成为媒体的头条,而且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国内中文媒体无人关心这一事件,而海外中文媒体,包括BBC中文网,德国之声,RFI,光华时报对此事都有报告。可在Google新闻中文版上找到这些新闻。

我翻译了一篇AP的新闻:

印度警方质询西藏精神领袖

噶玛巴在印度始终有些争议,包括印度情报部门一直怀疑他和中国有某种联系;他在印度的嘎玛双胞之争,试图进入锡金隆德寺。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报道从不同的角度展开。Times of India特别活跃:

Hindustan Times Jan-30: Karmapa asked 50 questions, denies allegations 噶玛巴被讯问了50个问题,否定所有指控

Times of India Jan-30: Thousands throng monastery in support of Karmapa 数千信徒涌向寺院,支持噶玛巴

Times of India Jan-30: Disputed medical records of Karmapa go missing 噶玛巴有争议的医疗记录丢失: 这份医疗记录和噶玛巴的年龄争议有关。他宣布他当时年龄为15岁,但是内分泌和X射线测试不支持这一年龄,表明他当时年龄更大。

Times of India Jan-30: Yuan haul re-ignites China-link row 捕获的人民币再次显现(噶玛巴)的中国联系: 印度曾经怀疑大司徒仁波切(支持邬金听列多吉)的中国联系,因此禁止他进入印度;大司徒仁波切通过他在新德里的关系搞定了这件事情。噶玛巴的姐姐在他逃亡前2个月已经到达印度。她开始称她是和噶玛巴一起到达印度,但后来被迫承认。

Times of India Jan-30: Karmapa monastery episode reignites debate over real Karmapa 噶玛巴寺院时间再次引发对真假噶玛巴的争议

Times of India Jan-30: Karmapa finds himself in controversy again 噶玛巴再次成为争议中心:他的年龄争议;怀疑他是否真的逃亡;他访问菩提伽耶(Bodh Gaya)的摩诃菩提寺(Mahabodhi Temple)违反寺院管理规定不脱鞋;他的助理在菩提伽耶因为骚扰外国游客被警方逮捕。

Times of India Jan-30: Karmapa intentionally hiding facts, say Himachal Police 喜马偕尔警方说,噶玛巴故意隐藏事实:一名调查警官P L Thakur说,“但是噶玛巴在讯问时故意隐瞒事实,假装不知道那些外国货币或现金。警方非常可能在接下几天内再次讯问。警方也会讯问更多上密寺的僧人。”另一名警官说噶玛巴逃避有关财务操作的问题,“早先被讯问的僧人招认,噶玛巴了解所有的财务操作。”警方已经讯问了噶玛巴的姐姐和其他近侍。

Times of India Jan-30: Money from disciples: Dalai Lama 达赖喇嘛:钱来自信徒的供奉

Economic Times Jan-30: Two more arrested, Karmapa denies Chinese links 逮捕另外两人,噶玛巴否认中国联系:逮捕旅馆经理K.P.Bhardwaj,他供称和噶玛巴的寺院达成1千万卢比的土地交易,和银行经理D.K. Dhar,为这笔钱开立“保证函”。(此前Bhardwaj的司机Sanjay Dutt和另一名雇员Ashutosh,用汽车运送这1千万卢比时,被警方抓捕。这是整个事件的源头。)

Times of India Jan-31: Dalai urges thorough probe into cash flow to Karmapa 达赖(喇嘛)敦促彻查噶玛巴的现金出入

Hindustan Times Jan-31: Karmapa Case: Delhi couple who kept cash arrested 噶玛巴案:保存现金的印度夫妇被捕:一位印度公民和他的藏人妻子,他们是现金链中的一环,保存1千万卢比现金;然后把钱给嘎玛刚钦信托基金(Karma Garchen Trust)职员热根确桑(Rabgaen Chosang,或Rabgyal Soshing,Shakti Lama沙提喇嘛,已被捕)。

Daily News & Analysis Jan-31: Himachal slams Centre for giving karmapa asylum 喜马偕尔邦指责中央政府不该给噶玛巴政治庇护:喜马偕尔邦首席部长Prem Kumar Dhumal指责中央政府没跟该邦讨论就接受噶玛巴的庇护申请,并把他安排在喜马偕尔邦。如果噶玛巴干了什么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中央政府应该负起全部责任。

我有时间的话,可能会继续翻译其中的一些报告。

另外提下,噶玛巴官方中文网站1月29日发表了对此事的正式声明,全文转载如下:

我們在此嚴正聲明,那些針對法王噶瑪巴和法王辦公室的指控都是過度不當的臆測,而且毫無任何事實根據。每一位瞭解我們傳承的歷史、我們的奮鬥努力以及法王生平的人,都對這些不實的指控感到震驚。

我們嚴正否認與中國政府的任何單位有任何關連。法王噶瑪巴對印度這個偉大國家的人民有著深厚的情感,多年來,也在這塊土地上奉行著他的信仰。我們與民主的印度政府有長期良好的合作關係,印度政府對不同文化的表現及信仰也一直展現出極大的寬容。

全世界許多國家的廣大信眾都對我們極為信任,也極具信心,透過他們每一位的供養,使我們的教派得以從事許多公眾服務的重大計劃,這些計畫已經利益了成千上萬印度及其他國家的人們。

世界各地的寺院都會接受來自信眾各種形式的供養,這並不是什麼讓人訝異、沒發生過,或是不尋常的事情。昨天,一位來自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的代表,就特別強 調了這一點。目前警方正在調查中的那些被討論的現金,都是來自當地及全世界許多不同國家的弟子們用於行善的供養,這些弟子們希望透過他們的供養,來支持法 王噶瑪巴各種不同的慈善活動。任何推測這些供養將被用於非法用途的說法都構成了誹謗。

談到人民幣的來源,事實上,尊貴的法王有一大群來自西藏的藏人弟子,他們都是以人民幣做供養。法王噶瑪巴在全世界有數以百萬計的追隨者,他們都對法王心懷 無上的崇敬和愛戴,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所有交易往來,都是十分坦誠而且完全透明化,因為任何其他的作為,都會違反我們尊信奉行的佛教信念。

由於目前法王噶瑪巴居住在位於達蘭沙拉的暫時住所,法王辦公室一直以來都在爭取能興建一座寺院,做為法王永久的居住地。這個計劃無疑必須得到印度政府的同 意。法王辦公室也持續向印度政府的相關單位,完整地報告欲購買適當土地的近期計劃。那處可能的購置地點,已經由印度政府適當的相關單位做過評估,也獲得了 批准。購地的協商作業仍在溝通進行中,並已呈報印度當局,這一切完全是攤在陽光之下光明正大的。

我可以證實沙提喇嘛 (Shakti Lama) 昨天已經遭到拘留,但是我們有信心,只要我們盡快提供法律上所需要的答案,沙提喇嘛很快就會被釋放。我也可以確定,尊貴的法王噶瑪巴隨時都準備好接受相關官員的詢問。

我們將盡可能定期提供最充分的訊息,但是我們也必須聲明:我們的第一要務是要完全配合正在進行中的調查。

噶瑪巴辦公室發佈
2011年1月29日
於達蘭沙拉

 
1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31, 2011 in 雪狮与龙

 

15 responses to “噶玛巴事件

  1. 过路人

    二月 11, 2011 at 9:14 上午

    印度方面对噶瑪巴的不信任,不是从今年这一件事开始的.

    在前两年开始,噶瑪巴在欧洲的道场和西方弟子几次邀请他去欧洲讲佛教课,印度政府没有说出任何明确的理由,坚决的拒绝了他的出访要求.
    在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是处在被软禁而不能出国的微妙境遇.他的西方弟子和流亡藏人有过一点零星的抗议,但是他们的声音很快就听不见了.可能因为西藏的流亡政府还要极大的依赖印度政府,而印度又被西方用来牵制中国的,所以连西方媒体也没有什么兴趣来挖这个题材,报纸也无有报道.

    噶瑪巴在印度应该处于被监管,他的出行,访问,公开讲话,寺院的现金和扩张都不得不受到印度政府的监视和同意.由于中印的地缘政治纠纷,从他出逃开始,他就一直被怀疑与中国方面有什么秘密的政治联系.由于他对相当一部分流亡藏人,境内藏人,和海内外汉人佛教徒有话语影响力,(噶瑪巴对汉人的话语影响力要比达赖喇嘛大得多,新一代的流亡藏人因此而看重他,希望他将来在汉藏谈判上能有所突破) 印度政府将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对他严加提防.类似的调查事故也会层出不穷.

    是不是由此可以预见,即使将来有一位可以在汉藏方面,境内外藏人之间充分协调的大喇嘛;印度,这个和中国有地缘政治竞争的对手,也会出来搅局? 如果有一个喇嘛能让汉藏双方,境内外藏人一致承认推举,世俗政府也不会让他自由通行于中国和印度之间?

     
  2. davidpeng

    二月 12, 2011 at 11:21 下午

    @过路人,

    你的角度很有意思。印度传统的战略是源自印英政府,最好是西藏能够成为中印之间的缓冲,无论是自治还是独立。就目前的情况看,如果中国能够和流亡藏人达成某种和解,我认为这对印度有利。

    事实上,就像我和其他网友在另外一篇博客中讨论的那样,如果不是1959年的事件,中印在麦克马洪线上可能已经达成协议了。

     
  3. davidpeng

    二月 12, 2011 at 11:42 下午

    目前这个案件越来越复杂了。昨天看到媒体(The Canadian Press: Indian authorities clear Tibetan Buddhist leader in money probe, report says)报道,说喜马偕尔邦秘书长Rajwant Sandhu宣布噶玛巴的清白,声称那些钱是由信徒捐赠的。这则新闻在主要印度新闻媒体上也能看到。十七世噶玛巴邬金听列多吉的官方网站上迅速发表了这则新闻喜馬偕爾邦政府證明法王噶瑪巴的清白

    我刚才准备快速翻译这篇新闻,一下子查到一大堆,说喜马偕尔邦的首席部长Prem Kumar Dhumal跳出来说,这事没完,噶玛巴邬金听列多吉还没清白,调查正处在关键时刻。这下把印度媒体也搞晕了,媒体用”U-turn, flip-flop”来形容政府的混乱表态。Google India News上以Karmapa为关键词,搜索结果中,10小时以上的说”gives clean chit”,10小时以内的是”no give clean chit”。

    我怎么闻着一点印度政府内部斗争的味道。

    Asia Times Online上Peter Lee发表了一篇长文,China gains from India’s Tibetan bungle。这篇文章采用了很多Sharmpa一边的资料,回顾了很多噶玛巴之争的历史。我有时间的话,会试着翻译这篇文章。

     
  4. davidpeng

    二月 13, 2011 at 9:03 下午

    印度一位前政府官员,内阁秘书处前次秘(additional secretary) Jayadeva Ranade在DNA(Daily News and Analysi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Succession of Karmapa could impact India,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印度方面对噶玛巴的怀疑。

    在环喜马拉雅带上,嘎玛噶举派拥有很大的影响力:锡金,不丹,包括和中国争议的藏南地区/阿鲁恰尔邦。这是印度关注噶玛派最大的原因。在噶玛巴转世的争议上,Jayadeva/印度方面对此持中立态度,但是却对大司徒和邬金廷列多吉和中国政府合作,并得到中国政府的认可感到不快。噶玛巴的中国联系:他能讲流利汉语,在中国有较大影响力,不太介入政治,不像达赖喇嘛那样对中国有那么多的批评。这些,在印度眼里,都显得很暧昧。

    But thereafter, he(Ughyen Thinley Dorjee) could be among the very few highest ranking lamas of Tibetan Buddhism, who is formally recognised in the traditional manner, and will wield considerable influence over Buddhists. This gives his claims a definite edge over that of the other contenders, and this might make the office of the Gyalwa Karmapa more important and vulnerable to pressure and manipulation by Beijing. This vulnerability, especially sincethe incumbent’s leanings are unclear, would be a matter of serious discomfort to India.

    The role and character of the inheritor to the throne of the Gyalwa Karmapa at such a time will, therefore, be crucial. All these developments could impact on India’s border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and the maintenance of stability and calm along the vulnerable Indo-Himalayan border region, which is inhabited by a large number of followers of Tibetan Buddhism.

    从我个人,和从欲与中国达成协议的藏人眼中看,有一位大活佛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被中方接受,这是一件好事。包括邬金廷列多吉当时离开中国时,也留下了一封有些余地的信。Jayadeva的文章从某种程度上呼应了过路人网友的怀疑,印度方面,由于和中国的边境争议和地缘政治竞争关系,不希望噶玛巴成为这样的活佛。事实上,在这次事件中,邬金廷列多吉在一次讲话中,不必要地批评中国,说“印度不像中国是个共产主义国家,他相信印度的民主法制体系。”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向印方示好,有点类似达赖喇嘛“印度之子”言论。

     
  5. davidpeng

    二月 15, 2011 at 5:02 下午

    噶玛巴事件的另外一面是土地所有权。因为印度和喜马偕尔邦的政策,流亡藏人在印度不能拥有土地,所以藏人不得不用印度当地人的名义,这个在印度叫Benami Land。印度其他地方也有很多这种情况,不光涉及到藏人,我对此没有研究过。Satyakam Bharti在Himavani上发表Would we ever blame ourselves for the Tibetan crisis!,讲到在这一无理的政策下,藏人除了违法,没有其他选择。

    据报道《噶瑪巴上密院所有權登記將變更》,喜马偕尔邦政府认定上密院原所有权非法,决定即日起从程序上将上密院所有权人更改为喜马偕尔邦政府。

     
  6. davidpeng

    二月 16, 2011 at 11:11 上午

    有个重要的事件没有提,当时我在春节休息期间,鉴于我不断更新这篇博文大事记,把这个也添上。

    1月31日,中国统战部官员指出,噶玛巴不是中国间谍。印度媒体的有关报道,显示了印度对中国不信任。””the speculation by India’s media, regard-ing the matter of the Karmapa as a Chinese agent or spy, shows that India is keeping its mistrustful attitude toward China.”

    有意思的中方发出这个消息的方式。这个新闻发表于与官方非常接近的《环球时报》英文版,China denies Karmapa spy reports,而不见诸国内的中文媒体;此文随后被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媒体转载。文中,许志涛同时还提到17世噶玛巴是1951后中国政府批准的第一名活佛;在谈到噶玛巴离开中国的动机时仍说,“如噶玛巴自己所说,他离开中国是宗教目的。”应该说,这则新闻,即使按照西方标准,也是一篇比较客观平衡的新闻。其中引用了Times of India,提到信众对噶玛巴的支持;引用DNA,谈到印度对噶玛巴的怀疑。文尾还提到上次在印度-尼泊尔边界上的中国间谍事件。

    唯色发表了两篇博客《谁最想抹黑噶玛巴?》,《法王噶玛巴遭遇构陷的背后》。暗指中国幕后策划了此次噶玛巴事件。无独有偶,在Anti-CNN/四月青年社区,网友西藏好人发贴《噶玛巴活佛事件是境外分裂势力的诡计!!!!!》,指达赖(喇嘛)集团才是幕后的黑手。一笑。

     
  7. stratus007

    二月 16, 2011 at 1:35 下午

    @buxoro卜花儿最近翻译了一篇在印度的藏学家Claude Arpi
    的文章,我最初通过twitter上唯色@degewa的博文看到,文中有Arpi的博文联结:http://claudearpi.blogspot.com/

    karmapa事件后他接连发表数篇文章支持karmapa,大部分发表在redcliff上(http://www.rediff.com/news/slide-show/slide-show-1-the-karmapa-story-right-intentions-bad-accounting/20110131.htm).

    我感兴趣的是其博客(或redcliff)上的留言,其中有一篇说道,因karmapa父母尚留在中国,如中国以其父母要挟,年轻的karmapa未必不会妥协,以此来印证他为中国间谍的可能性.

    推断虽然荒谬,却可以隐约看到部分印度人对中国及流亡藏人的态度,虽然我不太确定,在藏学家博客(或redcliff)用英文留言者是否可算印度青年知识份子.(可惜的是今天再去找那个留言,好象找不到了).

    唯色的推断只能再次为其感到可惜.

    这件事情令藏人不快,我倒觉得对西藏人民(尤其是流亡藏人)和karmapa本人都有好处:虽然此前karmapa一直谨慎回避他是否将来要卷入西藏政治事务的猜测,但鉴于宗教力量在藏人中的影响力,尽管HHDL力促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体制和政教分离,有一个足够令人信服的宗教领袖带领藏人继续前进还是非常有必要.(继HHDL声明想退休后,印度曾有超过万名藏人签名希望HHDL不再发表退休或半退休的言论).

    His Holiness Karmapa此前的逃亡经历,他到印度之后被限制自由的生活及此次磨难,都是很好的政治资本和历练.而他本人的智慧—以他如何调停与黑帽法王Shamarpa Rinpoche,另一个the 17th Karmapa最大支持者的关系,即可见一斑. 甚至他与原台湾行政院长之子,也是国民党元老陈诚之孙一家的亲密关系都有助于他的事业—-这个事业不仅是藏传佛教所需要的,也许更是海内外藏人所需要的.

     
  8. stratus007

    二月 16, 2011 at 1:40 下午

    上文中我写错了,Shamarpa Rinpoche是噶玛噶举的红帽法王(黑帽是Karmapa,为我的笔误).

     
  9. davidpeng

    二月 16, 2011 at 4:04 下午

    @stratus007,

    我觉得噶玛巴不会在后达赖喇嘛时代扮演什么重要角色。

    1. 从教派的角度来说,噶玛巴是一个被格鲁派庇护的角色,他不可能成为所有教派的领袖;格鲁派尤其无法接受。在我最近的翻译《再度降临》中,达赖喇嘛办公室发言人丹增塔拉明确指出,“一位民选的领导人,而不是噶玛巴喇嘛,将担任流亡社区的政治领导人。”尤其是,噶玛巴邬金廷列多吉即使在宗教上还有挑战,这个只让问题更复杂。而根据CTA宪法,达赖喇嘛是其政治最高领导人。

    2. 此次事件再次明确地反映了印度对噶玛巴的态度。印度的有些concern,是噶玛巴无法消除的。很难想象,依靠印度庇护的流亡藏人社区,会有一位印度不完全信任的活佛担任宗教领袖。

     
  10. davidpeng

    二月 16, 2011 at 5:28 下午

    DNA有篇文章Tibetans to lose benami land指出,这次喜马偕尔邦准备借此次噶玛巴事件,没收流亡藏人73块Benami Land。

    根据该邦一项2005年的法令,流亡政府被要求缴纳10%市价,然后这些土地将被分派给达赖喇嘛信托基金(长期租用)。As per the 2005 policy, the declared benami properties would be initially vested in the name of Himachal government and then be allotted to The Dalai Lama Trust after 10% of the market value of the land is deposited.

    根据目前的市价,达兰萨拉康格拉(Kangra)区麦罗甘吉(McLeod Ganj,又叫上达兰萨拉)的土地市价在2crore~25crore/kanal(约合870USD~10900USD/m2)之间。

    流亡政府要求这些土地应该转让给达赖喇嘛基金会,而不是租赁;此外要求应该按照2005年价格而不是现在的价格来计算。

     
  11. Er

    二月 16, 2011 at 8:08 下午

    这帮流亡的人太可怜了,中国坏,印度又何尝好到哪里去啊?

    在残酷的地缘政治格局下,弱小民族就是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结局啊

     
  12. stratus007

    二月 16, 2011 at 10:43 下午

    @Er 在印度接纳西藏难民问题上,我认为印度还是比中国要仁慈很多,虽然它也有自己的利益考量(现代社会中,完全没有利益驱动的人文关怀就是圣人了,虽然道德水准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囊帕拉射杀逃亡藏人事件之后,有人说,其实中国政府大可不必这么紧张,他们就睁眼闭眼甚至暗中鼓励要去印度的藏人全都去好了,他们最多把金银财宝带走,房子土地寺庙西藏的大好河山一个也带不走,走了就不让回来,去的人越多,看印度到时候后悔不后悔接纳他们,印度自己人都多得要死,还怎么给你藏人腾地方?现在中共出了这种射杀手无寸铁平民的事情,国际上又声名狼藉了.

    以上当然是随口一说,但是印度是否有义务接纳西藏难民和中国”占领侵略”西藏是有本质区别的.(加引号是我无法找到更准确的说法,希望不要在此展开讨论)

    另外,自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印度以来,他一有机会就会向同情西藏的其他国家请求接纳部分西藏难民,迄今为止,真正同意接纳的国家和人数少之又少,无论他们在国际会议上如何赞美同情西藏…

    @david
    我说的噶玛巴的任务,并非如达赖喇嘛那样的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由达赖喇嘛本人大力推动的民选噶伦赤巴在法律上将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政治领导人—这是他们所期望的.但是,噶玛巴在佛教影响深远的藏人社区所能发挥的作用不可小看(况且他的国际声誉越来越大),也不是不可能介入政治事务.

    至于印度对他的怀疑,我觉得不是不可以消除的—虽然我目前举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

    西藏事业的成功需要大多数藏人的团结,如果他们明智,就应该消除不同教派间的分歧,也不要再攻击北京那个小班禅(谁能知道他将来是不是能和他的前世那样成为藏人的英雄呢).

    (最后一段属于抒情,虽然我很希望自己的悲观论调是错的)

     
  13. davidpeng

    二月 17, 2011 at 8:53 上午

    @stratus007,

    我认为噶玛巴可能会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大活佛,如果他能够在达赖喇嘛过世之前顺利解决教派内的问题,那么可能性更大;但是不会成为整个流亡社区/所有教派的领袖。用藏传佛教自己的术语来说,这需要他找到足够强大的施主。

    达赖喇嘛明显没有帮他做第二件事。藏人的思维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大抵比较达观,没什么计划,认为”车到山前必有路“。

    印度目前的怀疑有些”莫须有“。这种怀疑是最难消除的。例如,我引的印度前官员的话,”因为噶玛巴得到中国的认定,所以他大概很难抵御来自北京的操弄和压力。“,你引的,”因为噶玛巴的父母还在国内,所以噶玛巴未必不会妥协。”再加上,从藏人/教派的利益出发,噶玛巴本来就是希望做出一个能够妥协的姿态(据说是达赖喇嘛指导噶玛巴不要过多介入政治)。

     
  14. davidpeng

    二月 17, 2011 at 3:11 下午

    目前这个案子似乎要了结了。印度中央政府介入,对这个案子发表了意见。

    Oneindia: Karmapa gets his karma ‘cleansed’
    Indian Express: Karmapa set to get Centre’s clean chit
    Hindustan Times: Foreign currency haul case: Centre gives clean chit to Karmapa
    IBN Live: Karmapa is not a China spy, clarifies Centre
    印度中央政府认为噶玛巴邬金廷列多吉不是中国间谍,认为那些发现的钱是信徒供奉;问题来源于他的助手对法律不了解,保存这么大笔的外币现金。政府同时建议他遵守印度法律,雇佣合格的会计,同时按照外国捐献规则法案(Foreign Contribution Regulation Act)登记其基金会。政府也认为他并未违反土地法规(They also added, however, that no laws of the land was broken in the issue. Concerns were raised on the land allotment to the monastery as well.),同时允许他合法租用土地。

    Hindustan Times报道,在土地问题上,噶玛巴办公室声明他们没有购买Benami Land。土地将用基金的名义购买,他们也一直与政府保持沟通。2010年12月3日,他们收到了喜马偕尔邦城乡计划部的“不反对”批文,表明政府初步同意其土地购买计划。

    喜马偕尔邦的首席部长,Prem Kumar Dhumal,先前曾跟媒体说噶玛巴事件还在调查之中;2月16日回答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媒体的提问,放软身段,解释整个事件。Dhumal强调邦政府一直非常尊敬藏人,同时希望他们能够遵守法律,政府会保护守法藏人。他还解释了案件的过程,指出案件发生非常偶然,警察只不过是照章办事,而不是针对噶玛巴或者流亡藏人做的特别调查。他指出,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或炒作和邦政府无关,仅是媒体自己的观点。针对当地居民对藏人青年参加不法活动或者冲突的投诉,Dhumal会恳求达赖喇嘛约束其民众。

     
  15. www.fengshui-tang.com/xml/

    三月 17, 2014 at 10:40 上午

    乔治·费多(1862—1921年)是法国著名的戏剧家,他成功地创作了许多滑稽,《马克西姆家的姑娘》一剧曾轰动一时。但在他刚开始创作时也曾受能上能下观众的冷遇。在一个瞥脚的首场演出的晚上,费多混在观众当中,同他们一起喝倒彩。“你是发疯了吧!”一个找到他的朋友拉住他说。“这样我才听不见别人的骂声,”他解释说,“也不会太伤心。”知已知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