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冬夜 陈雄 梅思平

10 2月

《冬夜》是我最喜欢的一篇白先勇的小说,也是在小说界评价很高的作品。小说描写了在中国二十世纪大变局中,参与五四运动的几位北大学生的人生悲欢。当年参加励志社的老朋友们,邵子奇当了国民党高官;贾宜生和余钦磊在台湾学界,潦倒不堪,贾宜生在阴沟里摔了一跤,就去了;陆冲似乎留在大陆,在批孔浪潮中被整死了(?);吴柱国在美国一个大学里面教唐史,不闲不淡地混着;陈雄投降日本当了大汉奸,给枪毙了。

昨天在twitter上看到,原来《冬夜》里面的大汉奸陈雄是有其原型的。梅思平,北京大学政治系学生,五四运动时的学生领袖之一,在赵家楼前放了一把火,后来成为了汪精卫南京政权的高官。抗战结束后,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被判死刑。1946年9月在南京枪决。

twitter上说起这个,是欲影射那些“愤青”。与之对比,赵家楼的主人曹汝霖,在五四后背负卖国罪名离开政坛,运营家族企业,同时开设了一家慈善医院。抗战后,公开声明要“以晚节挽回前誉之失”,除了在一些委员会挂名外,不进入日伪政权任职。

历史可能有更复杂的一面,历史学家一直在探讨曾经“引刀成一块”的汪精卫,何以成为头号大汉奸。网友“自由的种子”在博文《历史的吊诡:从梅思平的人生说起》中引用了梅思平的自白书,记述汪精卫的心路:

在此烦闷之空气中,汪先生反而态度坚决,毅然主张在南京组织国民政府。当时干部同志会议意见亦颇分歧,但汪先生则提出如下之理由:

……

③至于共产党问题,我(汪先生自称)确信抗战愈久,则共产党之力量愈强,此在抗战中为无可奈何之事实。在后方区域,中央势力所及,自有控制之方法。至在沦陷区域,则中央势力既已不及敌人,所占者为点及线,其顶必尽为共产党所占据。人民既无所领导,尤易为共党威迫、利诱所胁持。深恐数年之 后敌人虽然败退,而沦陷区内共产党之势力则不易铲除,其恶毒或且视敌人为尤甚。我等今日如能在沦陷区恢复国民党之统治、恢复国民党之组织,仍以三民主义领导人民思想,则沦陷区人民必能仍集于青天白日旗帜之下,恢复并保存其民族意识,则共产党势力蔓延必可制止其大半。且今日后方同志反共工作甚为困难,盖既为 联合抗战,当然不能明白反共。我等则无此拘束,且正可利用敌人“共同防共”之口号,使敌人与共党互相牵制。我等如能运用得法,亦可于此夹缝中,在沦陷区内 建树若干分之力量,将来自可与后方同志相结合。今日后方同志所不能做之工作,我等正可优为之,或且为战后工作奠一部分之基础。至于成绩如何,固视吾人能力 转移。故欲在沦陷区内展张反共工作,则又非恢复国民党及组织国民政府不可。

④再退一步言之:在今日之国内外环境下,抗战之胜败尚在不可知之数。抗战如果胜利,则我等在南京组织政府者,不过个人之身败名裂而己, 于国家、于人民无所损害也。即政府成立之后,不得已或须与敌人签订若干不利之条约,但抗战如果胜利,则此等条约当然无效。反之,万一抗战失败,则吾人已先 在南京成立政府,或可利用轴心国际之牵制,使日本对中国之束缚稍为减轻,或可利用若干比较优良之既成事实,使战败之负担不至过于严酷。总之,我等组织政 府,抗战胜利则无害,抗战败则有利,为个人打算则为冒险、为狂妄,为国家打算则为万一不幸时之一种保险办法。

当然,我无法判断汪精卫/梅思平是真这么想呢,还只是仅仅为宣传计。他的第三条理由,不幸成为事实(连毛泽东也承认这一点)。而他的第四条理由,令人嗟嘘。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10, 2011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