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中国控制互联网的新挑战

13 2月

原文:New Challenges to Beijing’s Control of Internet
来源:TIME 时代杂志
作者:
Austin Ramzy
发表时间:
2011年2月21日
(网络版先于杂志刊出)
译者:
David Peng
校对:

中国的计算机一代——北京的一个网吧,时代杂志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摄。

圣 诞节后不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新浪微博开了个账户,新浪微博是一个中国微博服务,类似于Twitter,允许用户分享多达140个字符的短信息。纪思道开始测试哪些 议题将被屏蔽。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他的第一个消息是“我们能不能谈谈法轮功?”——提到北京禁止的宗教运动。这篇微博之后不到一小时,纪思道的帐户被关 闭。

乍一看这似乎在说,中国的新互联网和老互联网差不多。那些敏感的海外网站被封锁——包括YouTube,Facebook和 Twitter和其他数千网站,这个控制网络部分有时被称为中国防火墙。在墙内,中文搜索引擎不会链接到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或西藏独立相关的内容;而且,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必须删除当局禁止的任何材料。即使中国的网民已经热情拥抱Web 2.0,其中互联网用户通过社交网络服务,微博和免费视频共享更加紧密和迅速地链接在一起,这些规则仍然适用。 (见十大技术禁令。)

但 是,看看最近另一位微博用户停止发言的情形。就在纪思道开始在新浪微博发言几周前,中国的计算机科学家方滨兴在微博上被围攻。他向国家电视台主持人敬一丹 发推道:“你好,我也上微博了,我可不敢象你那么敢说。呵呵。” 大批微博用户蜂拥而至,羞辱方滨兴。一位评论写道,“快向方滨兴拍砖。” 为什么要嘲笑他呢?方滨兴是北京邮电大学校长,开发了中国的互联网审查系统,也被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在自由自在的新浪微博世界,尽管这儿每天都在过滤用 户的言论,方滨兴是不受欢迎的人。从那时起,方滨兴停止发言。

这就是今天中国网络空间的实质:国家压制,人民反击。多年来,共产党一直试 图保持平衡,允许一定的互联网接入,利用网络服务于商业和教育;同时限制那些党认为会挑战其统治,或鼓动公民追求更多自由的“错误”想法的内容。就像突尼 斯和埃及发生的那样,社会媒体能够推动民主起义 —— 这无疑是北京最担心的事情之一。事实上,最近几天,当局甚至删除阿拉伯抗议事件官方报道之后的评论,过滤一些以埃及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当局威胁降级、开 除或监禁,以此来维持控制。尽管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曾断言,监管互联网就像“把果冻钉在墙上(那样难)”,事实证明中国的审查在这方面干的不错。

然 而,现在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数全球第一:4亿5千7百万,而且还在增长。此外,互联网已经改变。用户使用微博和社交网络服务进行沟通,这意味着信息,包括有 争议的新闻报道,以及采取行动的呼吁,能够以惊人的速度传播,蔓延到全国各地的大量人群——这会给中国这样的专制政权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不是一场革 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国互联网项目主任萧强说, “但是,这把互联网产生舆论的能力和信息的广度推进了一大步。和旧互联网一样,它面临审查。但是微博大大促进了政治参与及其他活动。” (阅读“中国互联网审查简史。”)

少即是多

2009 年2月,微博在中国迎来了它的突破。当时,非法燃放的烟花引燃了国家电视台CCTV新总部旁边的建筑物。官方新闻媒体反应迟钝,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一个爆 炸性的故事。同时,在北京街头有数千名目击者,愿意分享他们的想法。Twitter恰逢其时,它的消息短小精悍,传播迅速。而且,由于Twitter不删 帖,在中文博客圈内迅速传播,后者早已厌烦了内容审查。笔名安替(Michael Anti)的中国媒体评论员赵静说,“在中国,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社会,没有任何媒体可以100%地自由分享其新闻内容。而用 Twitter,你第一次可以自由地抒发你的感受,而不用担心你的文字被他人删除。”

这个新发现的自由导致了Twitter的知名度和类 似中国服务的用户稳定增长。当局对这一新事物谨慎旁观,但最初并未封锁它。然后,2009年夏天,两个事件导致微博在中国戛然而止。当年6月4日是一个敏 感的日子,北京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20周年。而一个月后,在遥远的西部城市乌鲁木齐,一些维吾尔族人发动种族骚乱,近200人丧生。中国当局声称骚乱是由 海外维吾尔分离主义分子发动的,并因此切断新疆地区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接入。Twitter和Facebook在中国被封锁,国内微博服务饭否被关闭。

中国互联网门户网站新浪网抓住这个真空机会,于2009年8月推出新浪微博。作为中文新闻聚合服务商,新浪公司是中国早期互联网的成功者。2005年,新 浪推出了博客服务,是目前世界上用户最多的博客服务商之一,约有2千万个博客托管。但随着百度开始主宰中国网络搜索,腾讯的QQ服务在即时通讯方面上领 先,新浪需要一个新的增长源。当新浪推出微博,它很快超过了其美国同行Twitter。现在新浪微博可存放照片和视频,不像Twitter,这些功能还要 依靠其合作伙伴。新浪微博用户不仅可以转推其他用户的消息,他们还可以发表评论,并添加更多的信息或内容。最重要的是,汉语比英语简洁,这允许一个人用 140个字符表达更多内容。“我们做了很多改进和创新,”新浪首席执行官曹国伟(Charles Chao)告诉时代周刊, “新浪微博发布时已经是一个比Twitter更先进的产品。人们往往认为这就是Twitter。它有很多Twitter的功能,但我觉得它更像是 Twitter和某些Facebook功能的组合。” (阅读“中国域名限制:网络审查?”;图片集:现代中国之形成

挤压数据流

新 浪微博和Twitter的另一个不同是内容审查。虽然目前Twitter在中国被封锁,Twitter在中国仍然有一批执着的用户群,他们通过代理访问。 一些中文Twitter用户是政治活动家,而另一些人加入Twitter是为了跟随一些Twitter用户,从达赖喇嘛到日本AV女优苍井空(Sola Aoi);苍井空去年开始用中文在Twitter上发推,后来在新浪微博开立了自己的帐号。吸引他们的是可以读其欲读,写其想写的愿望。而这种自由在新浪 微博上并不存在。触及敏感问题的信息,例如纪思道有关法轮功的问题被屏蔽。而且,重复进入禁区的用户帐号将被关闭。在接受时代杂志的采访时,新浪CEO曹 国伟不愿回答有关微博内容审查情况的问题:“我倾向于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你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伯克利的萧强说,因为新浪能够控 制微博内容,当局才在封锁其微博主要竞争对手之时,允许它迅速推出服务:“新浪跑出来说,‘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有足够的经验、资源、技术和能力来运 营这样的应用,同时保持对内容的控制。’ 因此,新浪率先取得许可。”萧强估计,要跟踪和拦截内容,除了软件自动监视敏感词之外,新浪微博雇佣了多达700名内容审查员。(见图片集: 中国人哀悼谷歌的离去

尽 管新浪微博的自我审查,它仍然非常受欢迎。推出后14个月,2010年10月,该公司报告有5000万用户。曹说,新浪微博每月增加大约1000万新用 户,这样它在2011年初将会有7000万用户。(Twitter于2006年7月上线,经过三年的运营达到5000万用户。截止2010年10 月,Twitter共有1.75亿全球用户。)去年,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类似的竞争服务,最引人注目的是腾讯,它声称它的用户数量现在已可与新浪媲 美。但是由于新浪微博上线早,许多名人、CEO和体育明星成为其用户,它在中国一直保持领先。

新浪微博庞大的规模和增长已经使它成为一个更加自由的平台,因为审查很难跟上爆炸性的内容增长。新浪的总编辑陈彤在去年6月湖北的一个行业会议上,抱怨高增长给公司审查带来的负担,监测微博内容是“一个真正令人头疼的问题。”

最后一个字符

新 浪微博用户有时绕过检查员,哪怕只是很短时间,利用这种形式发布一些打擦边球的材料,或者推动一些个人事务。传统上,那些不相信当地法院能够伸张正义的中 国公民会到省会甚至北京,向上级上访。但是,这是徒劳的,有时甚至带来危险,因为他们的要求往往被忽视,当地警方会追查上访者,迫使他们回家。 (阅读“防火墙:中国的网络用户与审查作战”。)

9月,江西一个家庭用新浪微博传播他们的故事,抗议强制拆迁。其他成员试图前往北京,但是被警察拦截。于是他们联系了当地记者,该记者在微博上发表了他们的故事。然后,一位家庭成员钟如九建立了自己的微博账户,报告她的案件和一个叔叔自焚,最终导致一些地方官员被解职。

然 后就是圣诞节的钱云会之死;钱是浙江省一个农民,与一个电力公司就土地征用补偿问题与当地官员发生冲突。钱被一辆卡车压死,警方先说是一起交通意外,但证 人声称一些暴徒把钱按在路上。一个律师团和公民记者组织了自己的调查,他们在新浪微博上转推,加强对官方定论的普遍怀疑。

中央政府和部分 省级领导人赞扬互联网上的公民监督作用。去年12月底,中国发表了首份反腐白皮书,推崇“互联网在加强监管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当然也有限制。“有些事对 中央政权很重要,他们会尽一切努力阻止,例如法轮功,或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郑永年主任如是说,他是《技术授权:中国的互 联网、国家和社会》一书的作者。“另一方面,中央政府乐见网民对地方政府的腐败和土地问题施压。这对中央政府有好处。”网络空间的自由,或至少是一些小措 施,非但不会破坏共产党的权威,相反可能会加强。这就是中国的互联网世界 —— 一部分进进退退,一部分潮起潮落。(见图片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阅读十大政治犯。)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13, 2011 in 畅所欲言

 

3 responses to “译文:中国控制互联网的新挑战

  1. stratus007

    二月 16, 2011 at 12:54 下午

    david,发表的时间错了,应该是2.13号.

     
  2. davidpeng

    二月 16, 2011 at 1:32 下午

    @stratus007,

    对的,他们是先出网络版,这篇文章将出现在下周一的杂志上。

    谢谢指出,加了个小注解。

     
  3. davidpeng

    二月 18, 2011 at 5:25 下午

    环球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可以和时代的文章对照着看。

    Great Firewall father speaks out

    这篇文章的语气基本上是调侃排喧方滨兴的。曾经有人发推,说环球中文版是中国最愤青的报纸,而英文版可能是最反动的,姑存一说。

    我可不敢随便翻译环球的文章,要是谁代表环球诉我侵犯版权就不好了。

    译言有篇译文,不过他们不让转载。贴个链接:

    GFW之父又出来说话啦

    译者现在有了:

    网络长城之父方滨兴有话要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