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社会管理与茉莉花非革命

21 2月

周六晚上不小心调到新闻联播,胡锦涛正在做有关社会管理的讲话。我少有地没有立即跳台,而把这则新闻看完。我不禁惊叹,胡锦涛真是太有才了。太座在旁边嘘道,应该说他的智囊团有才。民主和维权人士的政治改革,海内外学者的协商民主,温家宝的政治重组,俞可平的治理和善治,全被胡锦涛的社会管理来了个一勺烩。实话实说,开始我看到这个词,以为是胡锦涛要在这个新名词的背后,隐藏些政治改革的元素;但是好像,我错了。

社会管理迅速成为新华头条。在新华社刊登的胡锦涛讲话报道中,胡锦涛智囊团的水平再次显露无遗。你不得不承认,这一串排比句气势的确很磅礴:

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全面贯彻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紧紧围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总目标,牢牢把握最大限度激发社会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的总要求,以解决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突出问题为突破口,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加强社会管理法律、体制、能力建设,维护人民群众权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持社会良好秩序,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

按照八股文甲乙丙丁的要求,胡锦涛开出了八条中药铺。从这些内容来看,胡锦涛是要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运动进行到底。他哇啦哇啦提了一大堆要求,我理解这些要求是针对政府,而不是折腾人民的。仅就这些内容来说,我觉得很好,我真心希望,中国人民能够切实地参与到政治生活/社会管理中。但他却没有告诉我们,他打算如何数字化地管理这些要求,既没有设下一个可度量的目标,也没有设定一个完成任务的时间表;如果他治下的政府,提前超额完成或者未能完成这些目标,他打算怎么奖励或者惩罚。这是温家宝的职责范围吗?

从体制外(包括维权人士和海外媒体)的反应看,他们对其中的第三条和第七条特别感冒:

  • 第三,进一步加强和完善流动人口和特殊人群管理和服务,建立覆盖全国人口的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建立健全实有人口动态管理机制,完善特殊人群管理和服务政策。
  • 第七,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信息网络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

并非巧合,2月20日,体制外(当我再次用这个词的时候,我想起了似曾相识的——“党外”)互联网热火朝天地掀起了“茉莉花革命”。从事件的情况看,Shanghaiist发明的茉莉花非革命可能更为合适。就上海可见,没有散步,没有口号,几乎没有冲突(据报上海至少有三人被带走),几乎没有影响。推友@yinxingongzi写道:

现在看来这次国内所谓的鲜花革命是一场由网民倡导,由党中央响应和领导,由各级维稳部门倾力参与,由民主人士全力配合,由人民群众围观鉴赏的后现代民主主义革命。 #cn220

人民群众似乎连围观的热情都不高,@CromeFan在Twitter上写道:

@cn220 刚从王府井麦当劳回来,人群在JC的驱赶下逐渐散去,更多的是一些不明事理的人的围观,好多人问出啥事了?没人回答,都在说这些人很无聊,还有人问:为什么这么多JC

据说20日下午飞信群发受到了限制,GFW内茉莉花,甚至连“今天”都成了敏感词。Twitter上有人报告官方对刚回校的大学生实施了“管理”,大批知名维权人士受到不同程度的待遇,从逮捕到软禁。这是不是胡锦涛说的“特殊人群”呢?不得而知。

Advertisements
 
6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21, 2011 in 每日杂谈

 

6 responses to “社会管理与茉莉花非革命

  1. 过路人

    二月 28, 2011 at 8:24 上午

    大家说说中国的末莉花吧,警方隔三差五的严阵以待,警方和媒体会不会累死?

    我是不怎么看好这朵花的,老百姓皆怕死,反贪官的人不是不想当贪官,而是当不到官,换拨人来,一样贪.

     
  2. davidpeng

    二月 28, 2011 at 9:54 上午

    这个政府对自己没信心,看起来比你我少。

    “维稳”已经成为了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3. 比目鱼

    二月 28, 2011 at 11:03 上午

    今年三月外国人不准赴藏旅游。何时开放还未通知。今年“西藏60周年大庆”,据我了解西藏有大型庆祝活动。
    一边封锁,一边大庆,这共党做事的风格,还真是不同凡响。
    谈到“茉莉花”革命,我个人认为中国文明已从根上烂了,广大中国国民不可能做出多少有建设性意义的事情来推动中国迈向文明。这个看法,和过路人一致。
    David说政府没有信心。其实,作为圈内人,党的干部对中国国情,对共产党的认识比一般国民全面和深刻得多;他们了解社会的渠道也更为丰富。他们对自己的悲观,也许圈外人无法体会。

     
  4. davidpeng

    二月 28, 2011 at 2:26 下午

    推荐篇文章,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这篇文章在人民网出现过,随后被删。

    我们也许觉得他们很强大,大体尚好,问题也不少,需要去除腐肉,徐图上进;他们自己可能觉得压力太大,弄不好就亡党亡国,一笑。

    同一作者上周在经济观察网发了篇文章,《社会失序是当下的严峻挑战》,呼吁来一场社会进步运动。这场运动叫“社会管理”,还是“茉莉花”?

     
  5. er

    三月 1, 2011 at 2:51 上午

    我觉得他们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没有魄力,也没有可能做系统性的改革,老邓一死,这种改革的可能性就基本上是零了。各届领导人只是盼望自己手里不要垮掉,送到下一班手里就可以了。

     
    • 比目鱼

      三月 1, 2011 at 3:16 下午

      的确如此。邓小平时代的共产党拥有改革的资源,那是中国迈向文明的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的执政党,即便想改,也没有可以依托的资源了。中国,其实又是一次王朝兴衰的演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