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反应过度?!

02 3月

昨天在我常去的一个国内论坛上看到一则通知《关于互联网行为规范的法律通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在保护公民合法言论自由的同时,禁止利用互联网、通讯工具、媒体以及其他方式从事以下行为:
一、组织、煽动抗拒、破坏宪法和法律、法规实施的。
二、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散布谣言,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
三、组织、煽动非法集会、游行、示威、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
四、从事其他侵犯国家、社会、集体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的。
管理部门将依法严加监管上述行为并予以处理;对构成犯罪的,司法机关将追究刑事责任。
2011-03-01

这样的文字不知所云,意在言外。在这个国家中,到底是谁在破坏宪法,散布谣言,侵犯公民合法权益?最近情势紧张,既因为茉莉花革命(非革命),也可能因为每年扰民的“两会”,政治局和中宣部遑遑中……。

我用谷歌以“关于互联网行为规范的法律通知”为关键词查了下,居然有391,000个结果。这份文告象病毒一样传播到境内几乎所有的公共论坛,带头大哥是科学松鼠会(不知道谷歌是怎样ranking的)。

上个周末,王府井上演了一出闹剧;多名境外记者受到便衣/警察骚扰,报道很多。昨天,在外交部记者招待会上,发言人姜瑜被围攻。据世界日报报道,“昨天這場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也創下多個紀錄,包括時間最長(共一個半小時)、單一問題詢問最多(共卅多人次輪番提出同樣問題),逼得姜瑜數度要求記者不要再提「王府井事件」。”面对众记者的紧逼,姜瑜显然有些急了,

她強調,「中國有哪條法律法規稱,外國記者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的時間隨地採訪,你(指發問的記者)給我找出這條法規,姜瑜眼睛橫掃台下媒體說,「有嗎?」

外界认为,面对当前局势,政府对外国记者的控制已经快回到奥运前的水平。当然,外交部自己的网站上要文明得多了,这则问答被放到最后,姜瑜最后也终于恢复了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对外窗口之一的应有的礼貌。

问:近日,有个别外国记者在采访时与警方发生冲突,中方将采取何种措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答: 外国记者在中国应该尊重并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必要措施,目的是维护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

我想再次强调,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外国记者合法权益的政策没有改变。我们将继续为外国记者依法、合理的采访提供便利与协助。希望各国记者在中国各地采访时,能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与地方有关方面加强沟通配合,共同维护良好的采访环境。

另一方面,当局似乎是在追查茉莉花革命的发动者,已抓捕的著名维权人士包括冉云飞,陈卫,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中国领导人熟读经典,显然知道未雨绸缪,防微杜渐;然而,如果小题大做,把感冒当癌症,也许最后感冒就会真的变成癌症了。

Advertisements
 
4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三月 2, 2011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4 responses to “反应过度?!

  1. 比目鱼

    三月 2, 2011 at 10:37 下午

    我倒不认为中国当局反应过度。政府威信已降到最低点,差不多85%的中国人对社会相当不满,其中各个阶层都有。我感觉现今当局的危机,不亚于六四。在这种背景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到时局势会非常难以控制。两全想害取其轻者,根据当局的执政能力,与其让你说他反应过度,不如将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但是,无论当局对茉莉花的态度如何,中国会更加走向动荡,中国人的意识形态会更加杂乱无章,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奈何。

     
  2. davidpeng

    三月 3, 2011 at 9:46 上午

    我个人觉得,目前能够看到的信号非常mixed。一方面感觉政府信心满满,走向中国的伟大复兴,特别是在经济方面。这个政府真的是在做一些长期规划,考虑国家的长远未来。但是另一方面,就像我们在茉莉花革命和一些维稳努力上看到的,政府几乎歇斯底里,一些举措非常短视,就好象这船明天就要翻了。

    旅法华人刘学伟发表过一份博文,《我和吴邦国合影见闻及感想》,他参加完吴邦国的会见后,写下了这样的感想:

    第一个感想是中国现在还真是一个经济国家,吴委员长谈论的一切都围绕着经济。这也实在是中国的如果不是唯一也是最主要的强项。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嘛,发展自然是第一要务。对此我不持异议。我的第二个感想是,我感觉到吴委员长自信心满满,对中国当前的态势十分自豪。认为中国当下的发展“踏踏实实”,只要“照这样继续走下去,别折腾”,中国就一定会有一个可以让国人“昂首挺胸”的美好的前程。你看,在外交上,法国人也不敢继续与中国人闹别扭了嘛。我的第三个感想是,对国内相当一批人士十分关注的体制方面的改革,他在这样的场合一字未予提及,似也正常。(这是不是就是他说的“折腾”,那就要靠大家各自意会了。)但国内许多人认为的中国当前的局面其实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崩盘的危险的看法,中共高层显然是完全不认同的。我也不认同这种太过悲观的总体评估。问题再多,(比如贫富悬殊、缺乏社会保障体系、对行政权力缺乏足够监督、官员大面积腐败、社会道德沦丧……)也都是成长中的问题,随着进一步的成长,有很多机会能够解决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和西方的不一样。他们的问题(比如过度民主化、公众贪欲、透支消费、耽于享乐、不愿辛勤工作……)是老迈的问题,解决的机会比中国小多了。当然我也认为中国要真正成功,仅靠经济并不成。政治体制方面的改革,是必须的,不要说改一半,(就是假设,将来中国的目标体制,东方与西方的基因一半一半。)至少四分之一总是少不了的。我们还有30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应当够吧?对中国总的前程,我同意吴委员长的估计,相当乐观。当然为了让这个相当乐观的前景能够成为事实,我们还有极多的工作要做。

    也许你对刘学伟的整体政治态度存疑,一家之言,姑存一说吧。

     
    • 比目鱼

      三月 3, 2011 at 8:34 下午

      吴邦国虽然官大,但毕竟只是人大首长,谈话感想的成分偏多,当不得真的。想真正了解区情,国情,书记和行政首长的感受一定切合实际得多。想知道中国主流社会是什么人组成的?他们在干什么,他们能干什么?到党的组织部门一查就清楚了。想知道中国的钱从何来,花到哪去,财政和税收部门最有发言权。想知道中国有多稳定?问问党的书记和政法委书记,他们知道的很清楚。
      想想在西藏的日子,真的很羡慕人大和政协的同事,开开会,举举手,没什么权利,也没什么责任,过个稳定的生活还是不成问题的。
      中国是否乐观是个很大的命题,讨论它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但是,共产党的敌人既不是“海外反华势力”,也不是“反革命分子和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更不是“藏独,台独,疆独”,而是共产党自己。他们自己制定政策,然后以实际行动推翻自己定的游戏规则。他们制造一个个敌人,再一个个予以消灭,同时制造出更多的敌人。党内不同部门之间的矛盾,党委和政府之间的矛盾,立法和犯法之间的矛盾,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矛盾,越积越多,变成“稳定压倒一切”,最终演变成真刀真枪的“敌我矛盾”。现今当局的政治体制,只能产生这个唯一的结果。

       
  3. Er

    三月 3, 2011 at 5:42 下午

    整个中国现在因为没有什么权力制衡机制,整个系统处于潜在的不稳定状态。虽然说目前推翻共产党的可能性很低,而且推翻了也未必是好事,但是正如蝴蝶翅膀一散动,可能引发别处的风暴一样,很难说不会引发骨牌效应。要知道百年前的辛亥也不过是一个小兵无意中开了一枪引发的。

    茉莉花不太可能直接推翻我党,但是很大可能带来我党高层的分化,让九大长老认识到别人也许可以跑海外做寓公,他们几个将来可能只有上扑克牌被全家通缉的份儿。我支持这种低烈度的反抗,让政府抓不住任何把柄,但是你又是存在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