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译文 亚洲时报在线英文版 新德里逃出噶玛巴泥潭

10 3月

核心提示:印度政府最近批准噶玛巴离开达兰萨拉旅行,并且第一次正式确认其为西藏宗教领袖;以此作为一种姿态,恢复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的名誉,后者曾被怀疑为“中国间谍”,并涉嫌参与洗钱。

原文:New Delhi escapes Karmapa muddle
来源:Asia Times Online 亚洲时报在线
作者: Saransh Sehgal
发表时间:2011年3月10日
译者:David Peng

印度达兰萨拉 —— 印度政府最近批准噶玛巴离开达兰萨拉旅行,并且第一次正式确认其为西藏宗教领袖;以此作为一种姿态,恢复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Ogyen Trinley Dorje)的名誉,后者曾被怀疑为“中国间谍”,并涉嫌参与洗钱。

由此,新德里开了绿灯,噶玛巴,藏传佛教中排名第三位的活佛,将会进行一个月的朝圣之旅,访问佛教圣地菩提迦耶和瓦拉纳西,度过他的冬季闭关。

一月下旬以来,噶玛巴一直处于一起现金案的争议中心,他还被控为中国间谍;这一争议事件令印度和全球佛教界感到震惊。现在,新德里发现这只是财政管理不善,而不是洗钱,正是洗钱事件导致噶玛巴被怀疑为一名中国间谍。(见噶玛巴中国间谍指控令藏人震惊 ,亚洲时报在线,2011年2月2日)

新德里印度政府批准噶玛巴菩提伽耶之旅不久,噶玛巴办公室发布了官方声明:“法王噶玛巴办公室深深感谢印度政府对法王噶玛巴的信任。我们尤其要特别感谢政府善意地认可法王这次的行程计划,法王将经由菩提伽耶前往瓦拉纳西,展开他的冬季闭关以及2011年的春季课程。”1

噶 玛巴也表达了他个人的感谢,“瓦拉纳西是尊胜的佛陀第一次开演佛法的地方,也是梵文文化和学问的古老发源地。这让瓦拉纳西成为对佛教徒而言一个特别殊胜的 圣地。身为佛陀教法的信奉者,以及直接源自于圣境印度的噶举传承的追随者,我觉得有这样的机会能朝访这些圣地,使我的人生极具意义。我非常期待与法友们在 瓦拉纳西分享佛法。”

印度情报机构的一项调查发现,洗钱案中噶玛巴涉及的“脏”钱 —— 包括十多种外币,约合777,000美元 —— 确实是来自不同国家信徒的合法捐赠。

经历了数周谨慎的言论或沉默之后,内政部长G·K·皮莱(G. K. Pillai)给出印度政府的第一个积极反应。

在3月4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皮莱说:“噶玛巴是一位精神领袖。他位列达赖喇嘛之后排名第二。目前噶玛巴在闭关祈祷;三月底前,他将写信给内政部,报告他将如何收拾局面。“

该 声明受到藏传佛教界的欢迎,值此之际,他们开始了藏历新年的庆祝活动 —— 今年藏历新年是3月5日。今年,噶玛巴在鹿野苑(Sarnath)庆祝藏历新年;鹿野苑是印度北方邦的一所鹿园,佛陀曾在此地初次说法。在那里,噶玛巴将 参加仪式,然后在公园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创古寺(Thrangu Monastery)讲授律法。

在菩提迦耶,噶玛巴受到大批的西藏和印 度佛教徒,以及国际信徒的欢迎,他们以此来显示对“活佛”的虔诚。明就仁波切(Mingyur Rinpoche,又译明珠仁波切),著名的佛教大师和畅销书《世界上最快乐的人(The Joy of Living)》的作者,住持菩提迦耶德噶寺(Tergar Monastery),他告诉记者,“我们非常感谢恢复了法王的名誉。”

仁波切感谢印度政府和西藏流亡政府,也对达赖喇嘛和其他人的祝福表示感谢。“我们感谢大家的支持,”他说,“有人指控[噶玛巴]是中国间谍,我感到非常难过和不安,”仁波切评论到,“这种说法伤害了法王的信众。法王是得悟的圣者,但是我们很受伤。”

新德里决定承认为邬金钦列多杰为第十七世噶玛巴,仅次于达赖喇嘛的第二大藏传佛教活佛,这是一个重大的政策转变。印度当局不信任钦列多杰,因为2000年他戏剧性地从西藏逃到印度,他是第一位得到中国共产党政府官方承认的高级转世活佛。

据信,印度政府转变立场的主要原因是来自全球佛教信徒的国际压力和达赖喇嘛的支持。

2月26日,一个佛教代表团向总理曼莫汉·辛格提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他允许噶玛巴访问他在锡金隆德寺的官方法台,并要求他亲自调查钦列多杰面临的问题。

虽然噶玛巴已经还以清白,但在主持调查的喜马偕尔邦和新德里权力中心之间,仍然弥漫着言辞之争。

喜马偕尔邦首席部长普雷姆·库玛·杜马勒(Prem Kumar Dhumal)3月3日告诉记者,新德里还没有通知邦政府,噶玛巴在洗钱案中是“清白之身”。杜马勒这样告诉媒体,“我们没有认定他有罪,可也没说他清白。”

“我们是从媒体上得知,中央政府已认定噶玛巴无罪;但是我们还没有收到中央政府的任何官方通告,”杜马勒对记者说。“中央政府可以发布相关信息,如果它想这样做,”他补充道。

在调查过程中,邦政府接管了噶玛巴住锡的上密院(Gyuto monastery),其土地被宣布为未经授权(benami)。该邦正在调查一批藏人拥有的物业,藏人在印度以难民身份居住,无权以自己的名义购买土地。

外界已对邦政府处理案件的方式提出了质疑;喜马偕尔邦警方官员向印度媒体提供资料,导致了有关噶玛巴“中国联系”的谣言,该邦由反对党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领导。

消息传出以来,噶玛巴办公室一直坚决否认有关噶玛巴是中国特务的指控 —— 这些指控是捏造的,基于如此“站不住脚的证据和猜测”怀疑法王的人格是不公平的。

虽 然中央政府已还噶玛巴以清白,外币扣押案仍在进行之中。涉嫌的七名男子仍被关押;由于其国际关注度,新德里政府可能希望案件的司法过程透明,下令法庭延长 羁押期。 二月下旬,地区警长桑托斯·帕特雅尔(Santosh Patyal)说,“首席大法官拉杰什·托玛尔(Rajesh Tomar)下令延长外币扣押案所有七人的司法拘留。”

专家们批评印度处理这一问题中的乱象。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学任教的西藏问题专家,迪比亚什·阿南德博士(Dr Dibyesh Anand)告诉印度媒体Zee News,中国从争议中获益最多。

中 国不费吹灰之力即从中获益。首先,在印度生活的藏人受到伤害,感觉印度媒体[随意指控噶玛巴是中国间谍]麻木不仁,以后会一直有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第 二,十四世达赖喇嘛往生后,噶玛巴会因此事无法成为一个藏人和其支持者们一致拥护的宗教领袖;为了做到这一点,他需要继续留在印度,获得政府和人民的信 任,并获准旅行,而没有太多的限制。在这一点上,中国也得利了。第三,境内藏人会意识到,他们认为印度宽容好客的概念是不正确,印度人不关心藏传佛教徒的 情感。

 

在噶玛巴案件上,中央政府受到的国际压力与日俱增,这不仅来自他的信徒;外国政府一直密切关注印度如何处理这一案件。

一 些藏人相信北京计划了整个争议事件,企图破坏达赖喇嘛的传承。全印佛教僧侣协会发言人明吕仁波切(Minglv Rinpoche)告诉海湾新闻(Gulf News),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政府伙同印度一些仇视佛教的人,一起诋毁噶玛巴。他们共谋陷害我们的宗教领袖。”

他补充说:“噶玛巴和所有生活在这儿的藏族兄弟把印度当成自己的祖国。我们不能对印度说三道四。发生在噶玛巴身上的所有这一切是一个深思熟虑的阴谋的一部分。”

当噶玛巴清白的消息传到信徒中,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们舒了一口气。一位美国佛教徒卡伦(Karen)说:“我们要清白,真理最终胜利了。作为佛教弟子,我们笃信[噶玛巴] —— 这是重要的一刻。”

现在印度政府开始控制噶玛巴案件对其的伤害。我们将饶有兴趣地观察,新德里在明确承认邬金钦列多杰是17世噶玛巴之后,是否会允许噶玛巴回到他在锡金隆德寺的法台。

Saransh Sehgal是印度达兰萨拉的撰稿人,电子邮件info@mcllo.com

notes

1 译注:这段声明和下一段噶玛巴的个人感谢直接引自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官方网站。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三月 10, 2011 in 雪狮与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