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洛桑森格其人

22 6月

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བློ་བཟང་སེང་གེ;又译为洛桑桑盖,我以前也这么译,但是洛桑森格更接近藏语发音。)于2011年4月底当选为西藏流亡政府新任总理(噶伦赤巴),这位哈佛大学的法学院研究员自去年参选以来一飞冲天,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学者,一下子成为关注西藏问题的全球新闻媒体明星。

维基百科洛桑森格词条录有他的简历:

洛桑森格出生于印度大吉岭,毕业于德里大学并获荣誉文学士、法学士学位。1992年时曾当选西藏青年大会最年轻的中央执行委员。1995年获得福布莱特奖学金美国留学,先后获哈佛大学法学硕士、博士学位。他也是哈佛大学的首位藏人法学博士。毕业后洛桑森格继续在哈佛法学院任研究员。2006年,《亚洲学会》评选他为亚洲24位青年领袖之一。

洛桑森格的简历并不显赫。西藏青年大会的中央委员会(CENTREX)是一个很大的组织,据一篇新闻,2007年第13届藏青会中央委员会共有158名执委。至于谈到年龄,藏青会本来就是一个青年组织,1970年哲通丹增南嘉(正好是另一位噶伦赤巴竞选人)创建藏青会时,才22岁。森格在哈佛经过9年才拿到博士学位,也算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学术成就。

新闻届非常关注洛桑森格在藏青会的活动情况,在不少西方媒体中都能看到。例如,在美联社的一篇报道中译)中写道:

但他(洛桑森格)曾是拥护西藏独立的藏青会成员,这一点引起人们猜测,他可能会采取更加激进的立场,鼓励流亡藏人对中国的新的政治策略。

而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英文版以此为理由,指斥洛桑森格是一名恐怖分子:

Lobsang Sangay was born and bred in India, but has never been to Tibet. In 1992, he rose to fame and became the youngest leading member of “Tibetan Youth Congress” (TYC), a terrorist organization in nature… (后文列举藏青会种种恐怖言论的行为。)

藏青会是何种性质的组织,不在我这篇文章的讨论范围。(我的博客上曾经有过对此有过讨论;我个人认为,藏青会主要是一个流亡藏人的青年组织,寻求西藏独立,其观点比中间道路更为激进,而且不排除使用暴力。藏区曾经出现过有恐怖主义性质的事件,至于这些事件是否是由藏青会主导的,目前还没有可信的证据。另,藏青会对人民日报这篇文章的反驳于此。)

洛桑森格在藏青会中央委员会仅呆了两年(1992~1994),没有完成5年任期。1994年,他转任另一个著名的西藏运动组织新四水六岗(new Chushi Gangdurg)的秘书长。然而,第二年,森格获得富尔布赖特奖学金赴哈佛大学学习法学。而这一决定,象很多移民西方的藏人一样,改变了他的一生。

1996年,洛桑森格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拿到了LLM;但是8年以后,直到2004年才拿到法学博士学位SJD;而一般情况,大约需要4~5年时间(同为哈佛SJD的马英九,用了5年时间)。似乎年轻的森格还在犹豫于他的学术生涯,或者是否继续在哈佛的学业:1996年~1997年间,他回到印度流亡社区,为日内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和肯尼迪学院的泛太平洋研究中心的项目工作。

然而,比起学业上的进步而言,更重要的是,哈佛的学习改变了洛桑森格的思维方式。

image

在1997年在哈佛大学介绍他的一篇文章中,选用了一张洛桑森格穿着传统藏装的照片,描述了大量他作为西藏活动家的战斗:他为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撰稿,他在流亡社区调查西藏人权侵害情况,他就历史和人权问题教育中国学者。

而在2003年的另一篇文章中,洛桑森格的想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文章的标题是——Peace Broker。在文章的一开头,森格说:

When I first came to Harvard, I saw everything in black and white. When I discussed issues with Chinese students, in particular, I was always banging the tables, it didn’t lead anywhere. I could sense that, but it was my background as an activist. I don’t think I have compromised my principles or values since coming to HLS, but what I have learned i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talk and to make an argument.

当我最初来到哈佛,我看问题非白即黑。特别当我和中国学生讨论问题,我总是敲桌子,这没什么用。我能感觉到这一点,我是个活动家,就这样。来到法学院之后,我认为我没有在原则或价值观上做妥协,但是我学习到进行对话和辩论的最有效的方式。

At the East Asian Legal Studies program I have learned so much about Chinese history and Chinese law, I have learned how the Chinese argue, how they think, and what perspective they are coming from. I might not agree, but I can respond and discuss with Chinese scholars in a way they can understand. Now I can put Tibet in a Chinese perspective.

在东亚法学研究中心,我学到了很多中国历史和中国法律,我学会了中国人怎么辩论,怎么思考,他们看问题的角度。我可能和他们意见不同,但是我能用中国学者能够理解的方式回应,与他们讨论。现在我能够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西藏问题。

2002年1月和4月,洛桑森格作为组织者之一,在哈佛大学举办了两次国际藏学研讨会。中国著名藏学家杜永彬博士参加了1月份的第一次会议,在他的《美国的藏学研究现状》中,详细描述了这两次会议的情况。其中,第一次会议,由于汉藏双方官方人员以学者身份参加,堪称一次历史的突破。

第一次藏学研讨会于2002年1月11-13日在剑桥街1737号哈佛大学的科立芝大厅(Coolidge Hall)召开,这是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亚洲中心、俄罗斯中心的办公楼所在地。会议的主题是:《当代西藏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变迁》(Social, Economic and Cultural Change in Contemporary Tibet),会议由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主办,梵文和印度学系、法学院协办。会议由费正清中心主任、中国学专家伊丽莎白·佩瑞(Elisabeth Perry)主持,佩瑞主持开幕式,范德康主持闭幕式。会议的具体组织者是费正清中心项目官员林思安(Stefanie)、社会学系博士生胡晓江和法学院博士生洛桑桑杰。(一)与会代表。1、正式代表为:中国学者:中央统战部副秘书长、西藏办主任、中央民族大学兼职教授朱晓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博士杜永彬,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明,西藏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车明怀和《中国西藏》主编张晓明因故缺席;流亡藏人学者:尼赫鲁大学教授、《红星照耀西藏》和《中国的西藏政策》等书的作者达瓦诺布(Dawa Norbu),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学院教授、《龙蟠雪域--1947年以来的西藏现代史》一书的作者次仁夏嘉(Tsering Shakya),达兰萨拉学者贡却尊追(Kunchok Tsundue)和加州州立大学博士阿旺平措(Nawang Phuntsog)。2、会议的评论员,主要是美国学者:著名藏学家、梵文和印度学系主任范德康(L.Van der Kuijp),印第安那大学教授、国际藏学会理事史柏林(Elliot Sperling),女藏学家、第9届国际藏学会主席杰妮特·嘉措(Janet Gyatso),原伦敦“西藏信息网”负责人、现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罗伯特·巴勒特(Robert Barnett);3、列席代表:美国学者,费正清中心前主任傅高义(Vogel),著名藏学家、“藏传佛教文献中心”(Tibetan Buddhism Resource Center)执行主任金·史密斯(Gene Smith),原中央情报局官员、《冷战的孤儿》一书的作者克劳斯(John Kenneth Knaus),哈佛法学院院长、主任安守廉(William Alford),波士顿大学历史系教授、费正清中心客座教授戈德曼(Merle Goldman);流亡藏人官员:纽约“西藏基金会”(Tibet Fund)理事长仁钦达诺(Rinchen Dharlo),华盛顿“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ompaign for Tibet)中国分析员仁钦扎西(Rinchen Zhaxi)。

值得指出的是,另一位会议组织者胡晓江(女)是一位中国人,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范围也涉及西藏经济,现在北师大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任教。当年,朱晓明和杜永彬可能都没注意这位组织会务的博士生(杜永彬译为洛桑桑杰)吧。

然而,中国一方显然对这个会议失去了兴趣。第二次与会的中方人士褪却了官方背景,仅有两名来自大陆的学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张植荣和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的张力。他们也没有提交论文,仅参加闭幕式的讨论《中国与达赖喇嘛及其流亡政府之间的对话的展望》。于是这个系列的会议就此终止。

在一些洛桑森格的简历及介绍中,提到他一共参与组织了六次汉藏之间的交流会,一些交流会包括达赖喇嘛和一些各色中国人,包括海外中国学者,民运人士,中国留学生等等;但是在这些交流会上,洛桑并非主角,也没有媒体露面机会。此时,洛桑森格也以学者身份,参加西藏问题有关的学术研讨会。

2008年3月西藏骚乱之后,当时在哈佛任研究员的洛桑森格,与著名西藏运动活动家理查·基尔等一起在美国国会参加听证。尽管在这一情绪非常容易激动的时刻,洛桑森格的证词非常理性。证词的前半部分,他在很大程度上从中国的视角来看待西藏问题,并指出即使从这个视角来看,对西藏问题处理不当,对中国是不利的。在证词的后半部分,与通常想象的不同,他非常睿智地指出,回应温家宝总理的呼吁,汉藏双方有机会进行合作,他同时指出,双方最高优先级的问题是建立互信:

China has a historic opportunity before it. As it rises to the world stage to host the Olympic Games, now is the time for it to extend its hand to the Dalai Lama and the Tibetan people to enhance its proper place as a leader amongst nations.

A significant step would be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allow for the normalization of the Dalai Lama within China. This is the first step towards genuine dialogue – to allow the Dalai Lama to be seen and heard by the Chinese people.

Specificall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ould allow the Dalai Lama to respond to Premier Wen Jiabao’s call for him to use his influence to restore calm and order amongst the Tibetan people. In order for this to happe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ust allow the Dalai Lama’s message to be heard inside China. Instead of attacking him and blocking him out, they should allow his voice, his image and his message of peace, justice and reconciliation to reach the Chinese public directly. If the Dalai Lama were allowed to publicly transmit a message inside China, to use his authority amongst the Tibetan people to ensure peace and harmony of the Olympic torch passing through Tibet, and the Games itself, this would be a significant step forward in dialogue.

当然,这样的观点不一定能被中国政府所接受,但是这样的角度,反应出森格开放的思维模式。

2009年,作为一位政治新丁的学者洛桑森格决定竞选流亡政府总理。在选举中,他极富争议,尤其是在初选以较大优势获胜之后。一些流亡藏人质疑他的资历,他似乎有些暧昧的中国联系,他获得富尔布赖特基金之后的豁免。而他以极度西方化的方式进行选举宣传,他出身卑微,年轻清新的形象,以及他对中国的了解和哈佛学者的身份,无疑帮了他大忙。他的政见几乎和中间道路相同,但是又有些新的思维方式,大部可见《十问洛桑桑盖博士》,包括试图在中国法律框架内争取空间:

我同意西藏支持者所主張的策略之一,就是進行徹底審查中國現行法律,並利用它們減輕境內藏人所面臨的挑戰。……因為要證明中國不遵守自己的法律;如果他們不執行他們制定的法律,或者是他們根本不執行,那麼我們便可得到我們的權利。……我覺得自己多年的研究中國政治,中國的法律和監督中國法律,是我們的運動可以好好利用之處。

2011年4月底,流亡政府宣布洛桑森格当选。由于此前达赖喇嘛已经宣布,他将退休,而甘丹颇章彻底退出政治,为流亡藏人政治世俗化铺平了道路;洛桑森格将是流亡以来第一位实权总理,但是他面临的挑战也非同一般。

当选之初,洛桑森格即表达,愿意与中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谈判。而半个月后,中国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借接受《中国西藏》采访之机,重申不承认流亡政府的立场:

他的那个“流亡政府”,不管由谁当什么“首席噶伦”,都只是一个背叛祖国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没有任何合法性,没有任何同中央的代表“对话”的资格。这个“流亡政府”所能做的唯一有意义的事,就是自我解散。

洛桑森格的同事,哈佛大学神学院从事藏传佛教研究的学者Janet Gyatso在得知森格当选后接受记者采访,她说,

Gyatso said one of the main challenges Sangay will face if he wins is balancing the desires of a strongly pro-independence exile community with a Chinese government that has as yet shown no signs of yielding greater autonomy to Tibetans.

“In order to negotiate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e has to make a lot of concessions,”she said. “In order to maintain his credibility with the community in exile, he can’t be seen as too friendly or too willing to make concessions.”

而这正是目前洛桑森格面临的进退维谷的局面。当选后,他从竞选时的立场稍稍有所移动,发表了一些偏强硬的言论。作为一名持印度旅行证件的政治人物,日前,他警告印度当心被中国包围,建议印度政府将西藏问题作为中印之间的核心问题。这一论调,一定让很多北京相关人士不怎么舒服。

洛桑森格的任期还没有开始,他身上有很多标签,流亡二代,哈佛学者,西藏奥巴马。在我看来,他目前是一位理性而现代的“中间道路”执行者,同时,他思维活跃,手法现代,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中国。我不敢说他能够推动西藏问题,事实上这个很难;但是他一定会把西藏问题搅得世人瞩目。

 
4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2, 2011 in 每日杂谈

 

4 responses to “洛桑森格其人

  1. author

    六月 26, 2011 at 2:25 下午

    经热心读者指出,哈佛SJD一般需要的时间不止4~5年,虽然学校广告这么说。

    我比较了一下Harvard SJD recent graduate,最厉害的人4年完成,多数在5~7年之间,个别学术兴趣广泛的需要8年,包括母语非英语,而且大学也不用英语。桑格的8年肯定是在最长之列的了。我并非暗示他不聪明,只是说他还在犹豫他的学术领域而已。

     
  2. author

    六月 26, 2011 at 2:50 下午

    在哈佛的网页上看到2003年一篇报道,讲述2003年11月份的一个讨论会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Dalai Lama and Beijing。报道中代表中国一方意见的是胡晓江和郑世平,代表西藏一方的是布琼次仁和洛桑森格。令人悲哀的是,这篇新闻中的观点对立在8年后的今天也没有过时。在讨论“大西藏”问题时,郑世平直言不讳说,这不可能,只是浪费时间。而流亡藏人社区和达赖喇嘛满世界找汉人对话,还不如和胡晓江郑世平好好聊聊。光听民进党或者海外民运的某些好听的话,不会任何帮助。

     
  3. mgong93@gmail.com

    十二月 26, 2013 at 2:23 下午

    “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拿到了LLM”,这个“仅”字想说明什么?LLM难道不是都是一年么

     
    • author

      十二月 26, 2013 at 10:56 下午

      您指教的是,美国学制里面LLM的确是全日制一年的。

      今天看到一篇什么文章,胡晓江的导师是《邓小平传》的作者傅高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