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有关西藏历史

25 6月

我在维基百科西藏词条处找到一份署名“拨云见日”的《西藏历史地位明辨》。看得出来,作者对西藏历史颇下过一番功夫。我比较认同他的研究结果,在此仅把结论引述在后:

====== 引文始 ======

吐蕃历史分期及地位认定

  现将吐蕃各个历史时期的地位小结如下。

image

  关于吐蕃不同历史时期的划分并无定论,本文的划分方法说明如下:

  • 吐蕃王朝始于松赞干布即赞普位,终止于末代赞普朗达玛被刺杀,吐蕃陷入大乱。
  • 蒙元统治时期开始于1247年萨班在凉州会见阔端,劝说西藏僧俗首领归附蒙古,而萨迦政权实际上是在1265年八思巴返回萨迦时才真正建立的。
  • 1354年,大司徒绛曲坚赞统一了前后藏,通常以此作为帕竹政权统治卫藏的开始。后来仁蚌巴家族逐渐掌握了帕竹实权,但直到仁蚌巴在1565年被辛厦巴·才旦多吉击败,始终没有彻底推翻帕竹政权。
  • 1618年,第悉藏巴噶玛彭措南杰攻入乃邬东王宫,推翻最后一任帕竹第悉,藏族史学界一般把这一年作为第悉藏巴政权建立的年代。
  • 1642年,固始汗击败藏巴汗,统一吐蕃三区,扶持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甘丹颇章政权。
  • 1721年,西藏废除汗王和第巴制,正式建立噶伦联合执政的制度,之后演变为世袭郡王为首执政的制度,后又建立达赖喇嘛亲政和摄政活佛替补的制度。这段时期是西藏从独立走向内蕃的中间阶段,故称为过渡期。
  • 1793年,颁布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确立了驻藏大臣和达赖喇嘛地位平等、联合执政的制度。
  • 清朝覆灭后,1912年,驻藏大臣和汉军全部被驱逐出藏;1913年,十三世达赖喇嘛返回拉萨,开始了达赖喇嘛领导噶厦政府执政的时期;1950年解放军占领昌都;1951年,噶厦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西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根据本文提出的划分独立、外藩、内蕃三种地位的标准,可以对吐蕃在各历史时期的地位认定如下:

  • 对元朝之前吐蕃的独立地位,质疑的人较少。有人把唐宋对吐蕃地方首领的册封和相互间的经济交往,甚至唐朝和吐蕃的两次和亲作为唐宋对其拥有统治权的依据,是明显不能成立的。
  • 蒙古国时期,以萨迦班智达为首的吐蕃政教领袖归附了蒙古。元朝建立后,忽必烈封八思巴为国师,八思巴建立政教结合的萨迦政权后,吐蕃自治程度进一步提高。帝师是吐蕃政教的最高领袖,与皇帝间的供施关系是一种相互扶助的关系,且元朝在吐蕃未建行省,故不存在行省制中的上下主属关系。萨迦家族依靠元朝的支持获得并维持吐蕃政教的统治权,故应视为元朝的藩属。元朝在中央设立了宣政院,在吐蕃地区设立了三个宣慰司并有驻军,目的在于辅助加强而不是干涉节制萨迦政权,故吐蕃不是元朝的内蕃,而是外藩。
  • 帕竹政权并未主动归附明朝,其在卫藏的统治地位在永乐帝册封阐化王之后才得到明朝的正式承认,仁蚌和藏巴政权在掌权后和明朝甚至没有建立正式联系。明朝对吐蕃既未派遣流官,更未驻军,虽对吐蕃政教首领有大量封授,但对卫藏政局无力干涉,对吐蕃没有以军事相威胁的实力,因此这一时期的吐蕃是独立地位。
  • 固始汗建立的前期甘丹颇章政权处于明亡清兴的阶段,无论明、清都无力干涉,因此也属独立地位。
  • 在甘丹颇章政权的过渡期,噶伦联合执政、郡王制和达赖亲政制度都是在清朝扶持下建立的,故西藏非为完全独立地位。但西藏的最高政教首领仍是藏族,西藏政务自理,故应认定为藩属。清朝在拉萨派有驻藏大臣,但较少插手西藏内政,且无权节制西藏地方首领,故应视西藏为清朝外蕃。
  • 甘丹颇章政权中期,驻藏大臣与达赖喇嘛地位平等,联合执政。达赖喇嘛虽受驻藏大臣节制,但始终是西藏的政教领袖,且西藏从未实行内地的行省制,故应认作内蕃地位。
  • 甘丹颇章政权后期,中国在外有列强侵略、瓜分领土,内有地方割据、连年内战的局面下,仅在名义上维持一个国家而已。北洋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虽然都极力主张西藏是中国领土,但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对西藏行使任何主权;藏军和川军数次发生战争,在康区形成拉锯对峙局面;十三世达赖喇嘛周旋于中英之间,对两方面都是若即若离,既未完全倒向英国,也始终没有明确表态加入中华民国,且不受中华民国约束而独立执政;所谓国民党政府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主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仪式一说不过是国民党政府单方面的说法而已,噶厦政府从来也没有承认过,原因是坐床典礼是按照旧历和宗教仪式举行的,根本就没有主持人一说 [66],吴不过是坐在了以前驻藏大臣的座位上,向达赖喇嘛献了哈达而已,况且在吴抵藏前,以摄政热振活佛为首的噶厦政府早已自行认定了灵童,可以想见,即使没有国民政府的“批准”,达赖喇嘛的认定和坐床仪式的举行也不会受丝毫影响。根据本文提出的原则,应认定此时期的西藏为独立地位。但国际上未予承认为独立国家,故其地位仍众说纷纭,本文暂定其为独立地位。

  归纳起来,吐蕃历史从公元630年松赞干布即位到1951年为止的1321年中,处于独立地位有1023年,处于外藩地位有179年,处于内蕃地位有119年。按照本文提出的认定民族政权地位的标准,西藏在千余年的历史中,大部分时间处于独立地位。另一方面,有观点认为西藏自始至终处于独立地位,这也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毕竟还有298年处于并非完全独立的外藩或内蕃地位。此外,一个民族政权的实际地位常常偏离制度的规定。在地方势力增强,中央控制减弱时,内蕃趋近于外藩,外藩趋近于独立。例如土司势力大的时候朝廷可能也约束不住,驻藏大臣昏庸无能的时候达赖喇嘛就独掌大权,藩属在内外相安无事的时候,看起来和独立没有太大区别。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看,也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比如一个藩属内的臣民可能根本感受不到中原政权的影响,觉得自己的国家也是独立自主的;而内地的君主常以“天朝大国”自居,认为四周蛮夷皆应臣服于己,而这往往成为后世争论不休的根源之一。为了透过种种争论而得出实事求是的结论,我们必须把制度规定和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并且根据一个清晰明确的原则来加以判断。如果既不尊重历史,又提不出一个明确的原则,只是罗列一通似是而非的证据就草率得出结论,无非是混淆视听,自欺欺人而已。

====== 引文终 ======

注意文中对1912年到1951年西藏“独立”地位的补充说明。此处的叙述中,首次出现了所谓“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地位的共同认可,作者暂定为“独立地位”,而一般史学家用“事实独立(de facto independence)来描述。

对上文而言,我个人觉得还有两点补充,值得治史者注意:

1. 讨论西藏历史时,说明西藏这个词本身的概念至关重要。本文作者“拨云见日”虽然在第一段就声明他讨论的是“吐蕃”/“藏区”/大“藏区”,而不是TAR的历史,但是他在行文中讨论的历史却是以卫藏为中心的狭义藏族政治历史,而不是发生在更大地理范围内的历史。例如,一般史学界认为明朝和帕竹政权的关系非常表面化,但是明朝在青海、甘肃、四川今天划为藏区的一些交界地带则存在明显治理关系。这些可以从明朝历史地图上看出。

2. 理解西藏历史的另外一个角度是从宗教体系角度。在这一体系中,根本就不存在国家的概念,佛教传到哪里,治权就到达哪里;所有政治机构的存在都是为宗教服务的。如果从这个体系出发,凡是与藏地的寺庙存在宗教隶属关系的寺庙,以及该寺庙影响到地域,都属于治权所及。这个体系甚至可以和当地实际存在的政治实体并行存在,相安无事。所以,在诠释西藏历史时,实际上是有三个理论体系在打架,一个是现代西方国家理论,一个是中国天朝理论,还有一个则是藏传佛教社会理论。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5, 2011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