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转载 长城内外博客 玉树重建步履艰难

28 6月

原文:Reconstruction slow in Tibetan town
时间:2011.6.15
作者:NBC长城内外博客 Adrienne Mong
译者:九攸
校对:译者志愿者

结古镇中心几乎看不到重建项目 / Adrienne Mong

青海玉树 —— 如果用来往的交通流量来衡量震后重建的步伐,结古镇应该已经完成重建了。

这座藏族称之为结古/结昆都的小镇,坐落在海拔三千六百多米的青藏高原上。去年四月,结古镇遭遇了6.9级地震,2,700余人在地震中丧生。

穿城而过的大路上现在总是挤满了各色车辆:运送各种建筑材料(钢材、木材、石料、水泥)的卡车,推土机,载客的小面包车,绿色的出租车,以及警车。 (警车尤其显眼,我们估计每五辆车中就有一辆是警车。)

震前,结古只是一个尘土飞扬的西部小镇,以其活力四射的藏族人口而闻名(估计当地八万人口中90%~97%为藏族),以此为基地,可以方便地游历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壮丽的山谷。

重建在哪?

如今,结古是一个巨大的帐篷城。

沿着玉树机场进城的路上,我们看到一些新建住宅,但是其他地方多数都点缀着蓝色帆布帐篷。去年,居民在这些帐篷中熬过了寒冬 —— 其中大部分都没有电力或暖气,我们仅看到少数发电机;一个藏族人后来告诉我,一些家庭在帐篷里用火炉取暖。

那么政府的316亿元(48.7亿美元)重建资金干了些什么?


地震发生15个月后,玉树成为一座帐篷城市 / Adrienne Mong

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 ,重建已经如火如荼,但是,我们看到了一个社区,它看起来好像刚刚才经历过地震。
到处是瓦砾,似乎它以前是整洁的。主要道路的路面翻开,雨水把部分路段弄得泥泞不堪,无法通行。在结古镇边缘,倒塌的建筑物仍然无人问津。

我头一次在一个中国城市几乎看不到起重机。 事实上,镇上很少看到建筑工地,推土机大量闲置。 我看到唯一的喧嚷的建筑活动,是一段正在维修的道路。

在结古镇的中心格萨尔广场,只有一样东西保持完全不变:格萨尔王那巨大的,看上去有点可怕的雕像。围绕着它的,是排列整齐的帐篷。

在一个雨天的下午,我们走过广场周围,这些帐篷并不起眼。大部分帐篷住的都是汉族民工,他们蜂拥而至,参与重建项目。我后来才知道,本地的藏族居民,已经搬到了郊区。

远处山坡上,很多像帐篷一样的东西一字排开,俯瞰着在公路路口。 仔细观察我才发现,这些“帐篷”是蔬菜大棚。当地汉族人告诉我,那是供应给“民工”的。

像任何其他汉族城市



结古城外的新寨嘉那玛尼墙被认为是世界之最,据估计这儿有20亿块玛尼石 / Adrienne Mong

一位匿名的藏族学者告诉我说:“政府想使玉树成为一个生态旅游目的地。”这位学者是青海人,多年来一直访问该地区。“他们希望它看起来像中甸[位于云南的另一个主要藏族城市]。”

的确如此。当地人告诉我们,地震后幸存的建筑物都拆了,即使那些是没被震坏的。

“这些房子都很好,没什么损伤,“一位汉族出租车司机告诉我, “政府把它们全部拆除,这是因为他们想造新的。结古镇将是全新的。“

这些都不是秘密。事实上,据今年年初的报道,省政府的目标是把玉树建成藏族地区主要旅游目的地之一。

但参与结古重建的人士私下里告诉我,他们已经看到了当地政府新的城市规划,“看起来,它就和其他任何汉族城市一样。”

此外,他们说,报告表明,官员管理重建和他们在其他中国城市的建设模式一样:通过武力,很少公众谘询,对动迁居民不公平的补偿。

结古住户已被告知,无论家庭大小,也不管他们以前的房子有多大,每户将分配80平方米(861平方英尺)房屋。此外,新住宅也也无法按原址回迁。 根据唯色所述,补偿款只是房屋市场价值的一小部分;唯色是一名藏族作家,在中国开设着一个人气很旺的博客。

“人们觉得没有安全感,”告诉我城市规划的消息人士说,“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会得到一个新家,他们不相信自己身上将会发生什么事情。”①

重建延误的原因


倒塌的建筑物仍然矗立在结古出城的公路边上 / Adrienne Mong②

在玉树工作的普通汉族人认为,玉树重建工作就像蜗牛爬。

我们入住的酒店经理来自四川省会成都 —— 2008年,成都附近的汶川发生了大地震,近9万人死亡或失踪。

她9月份来到结古,帮助运营震后兴建的酒店,酒店有电力和热水供应,这在当地很罕见。

“这儿和四川重建很不一样,”她说, “四川重建速度要快得多。”

“还不是因为是藏族人,“四川南充来的汉族人罗先生说,他两年前到结古来打工,因为这儿买车更便宜,当出租车司机挣钱更多,“藏族人阻碍了重建工作。 很难与他们沟通。”

官方媒体报道承认重建进度延误,但他们归因于恶劣天气和高海拔。

不过,独立中文出版物《财新周刊》 认为,这是“人员和重建模式”的问题。在一份深度报告中文版 / 全文— 译者)中,该报道详细调查了重建过程中每个环节每个层次的冲突:地方政府和省级政府之间,居民和官员之间,各政府机关之间,地方官员和签订合同的援建企业之间。

而其他迹象表明更多压力正在聚集。 今年春季,有报道说上千名的藏族人举行了静坐示威,抗议他们在重建中受到的不公待遇。

一个熟悉的男高音也很明显开始推卸责任,当局试图将问题归咎于外部“势力”。

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项目主任,罗比·巴内特说:“以前一度兴旺的非政府组织社会活动锐减,官方的威胁和偏执扼杀了这一力量。”

巴内特指出,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对地震的首次官方反应是,“境外敌对势力也企图对抗震救灾工作进行干扰破坏。”这一发言对抗震救灾工作定了调。

虽然中文报纸报道了中央政治局委员贾庆林的这段讲话,英文报纸以及新华社英文版删除了这句话,代之以“对海外藏胞提出回国奔丧、捐款等要求的,(我驻外使领馆)要热情相待”。

但对于住在玉树的部分汉族人而言,重建进度的延误没什么关系。

“当地经济现在非常热,”出租车司机罗先生说,“我的生意好极了。”他计划整个重建时期都留在玉树打工,然后才会决定是否继续呆下去。“还好啦,重建时间拖长一点,我有更多时间熟悉玉树这个地方。我觉得不错,但这对当地人来说可能不怎么好。”

Xu Yuan对此文进行了额外的研究。

①译注:《财经》网发表了一份《玉树重建土地纠结》(全文),报道玉树重建中的一些问题,主要是土地问题。
②译注:据上文,地震后的建筑物都被拆光了。此处建筑物疑似将设为地震遗址的房子,参见《不倒的“格萨尔王” 重返玉树感受涅盘重生》。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28, 2011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