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探寻西藏文化

07 4月

On the Margins of Tibet的第四章,In Search of Tibetan Culture的结语:

如我们所见,有大量证据支持说,在今天的中国,西藏文化正在发展。但是,哪一类的西藏文化得以发展呢?大多数藏族文化表达显然在一个政治设定中被组织起来,其中大众文化用来推进政府的政治目标。赛马会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流行的民间节日保存了很多地方传统因素,在当前的政治设定中被重新诠释。赛马、民间文化活动和庆祝这些地区“和平解放”的组合令人瞠目结舌。看起来地方官员们盗用了大众文化的名义,用来传播共产党的政治宣传。或者,是否是另外一种情况?一些地方官员利用政治词藻,实际上推进大众文化表达?你最少可以辩论,在这些活动中,一些地方参与者不仅仅是自我娱乐,他们也在有意识地努力复兴西藏文化。

在改革时期,官方政策允许许多传统仪式和习惯的公开表达,但是正如Richard Madson指出,“原住民社区的许多成员已经忘记了某些习惯,年轻一代永远没有机会学习它们。因此,他们复兴某些社区仪式和习惯,与其说是继承传统,还不如说是发明传统。他们选择性地提取过去记忆中的某些因子,用一种新的方式重新组合,以满足现实的需要。”藏族的情况也不例外。我们在访问的藏区中观察到的一些情况,也许可以很好地诠释为,藏族文化的自觉重构造。

文化大革命期间对于藏族文化的破坏留下了一个真空,中国政府试图用政府控制的方式来进行填补。国家由此积极推动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文化的新生,同时试图规范文化表达,定义什么是藏族文化,藏族文化的明天应该怎么样。通过建立文化机构,一方面鼓励文化活动,另一方面引导文化工作者遵守共产党关于文化表达的社会角色的理念,政府正在初步地达成这一目标。然而,政府很难,如果不是不可能,控制藏族文化的方方面面,即使是最制度化的表达。这一点的一个例子是,现代藏族作家通过文学的多义性,对藏族身份认同进行自主性讨论。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7, 2012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