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社会性动物》谈种族隔离和歧视

28 4月

Elliot Aronson在这本《社会性动物Social Animal》中花了相当篇幅讨论种族关系。他的调查主要针对美国的种族关系,主要是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的关系。他的结论是:

让我们总结一下上面的讨论:

1)平等社会的接触在没有经济冲突的理想条件下可以(并确实能够)增加理解,减少偏见。

2)不可以避免性心理可以(并确实能够》产生压力以减少偏见态度,并且为理想条件下以和平、非暴力方式消除种族隔离打下了基础。

3)在有经济冲突的地方(如取消隔离的私人住宅区中)偏见态度往往会增长。

4)由于在学校取消隔离而引起竞争,特别是如果对少数民族有严重不公平的地方,黑人和拉美人对白人的敌意往往会增加,这至少有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想重新得到某些已失去的自尊心。

中国以往不存在对少数民族的制度性隔离,但是由于经济和交通状况存在实际隔离。上面的结论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交通、通讯状况改善,消除实际隔离后,我们看到民族冲突上升。这种敌意被接触中产生的经济利益冲突放大,对彼此的偏见态度增长。

在对学校取消隔离的实践进行调查后,Aronson发现,

学校里取消隔离可以为学生相互了解打开大门,但就其本身而言,它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法。……正像我们所看到的,如果那里的气氛竞争性很强,相互接触的结果可能会使从一开始就存在的紧张气氛更加紧张。……如果相互之间的不信任一旦牢牢地建立起来,只是简单地消除冲突和竞争,这种敌意是不会减少的。

谢里夫最终怎样成功地减少了这种敌意呢?他的办法是把这些孩子置于一个完全相互依赖的情境中——为达到目标,他们不得不相互合作。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28, 2013 in 读万卷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