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吴文藻《民族与国家》

08 7月

昨天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超越“新战国”——吴文藻、费孝通的中华民族理论》。书内录了王铭铭在2009年通识教育上的讲座,和吴文藻、费孝通的三篇原文:《民族与国家》、《边政学发凡》和《中华民族的多元一体格局》。

对于吴文藻在学术上的贡献,我知之甚少,看这本书才知道他是费孝通的老师(吴氏的另一身份恐怕更为文学青年所知,冰心的丈夫)。不过从王铭铭的介绍看,他可说是中国现代社会学研究的开创人,且是一位立足高远的通才大师。

《民族与国家》主要回答四个概念种族、民族、国家、政邦的区别。文章引用前辈著名翻译家(David加,一笑)孙中山氏在《民族主义》第一讲第3页中的论述:

英文中民族的名词是哪逊(nation)。哪逊这一个词,有两种解释:一是民族,一是国家。

后辈翻译如我,上次在翻译一篇文章的时候,还在追问使用英文的原作者,national literature应该翻译为国家文学还是民族文学,看来是问道于盲了。

吴文藻在文中说,

民族跨越文化,不复为民族;国家脱离政治,不成为其为国家。民族跨越文化,作政治上之表示,则进为国家;国家脱离政治,失政治上之地位,则退为民族。民族与国家应有之区别,即以有无政治上之统一为断。

从这个意义上看,共产党和汉族中心主义者是把西藏国家消灭了,现在意欲消灭(或部分消灭)西藏民族;中间道路者承认国家被消灭的现实,希望保全民族;让赞则认为保全民族的唯一方式是恢复国家。

又一:

王铭铭在这份讲稿中讲到费孝通的学术道路转变。在费孝通出国之前,他师从在中国执教的俄国社会学家史禄国,史氏指导费孝通到大瑶山地区进行少数民族社会调查。在出国间隙,他回到家乡养病,偶然做了一份调查,就是费孝通日后的成名作《乡村经济》。当费孝通到英国留学时,他把这两份报告给导师马林诺夫斯基看,后者认为费氏对中国农村的社会学更有开创性,理由有二:第一,这是东方人自己研究自己民族;第二,这是对文明社会的研究,而不是对部落社会的研究。

当然在这方面,费孝通堪称开创者。此道绵延不绝,等而下者,国外出现某个理论,国内就有人套到国内来,发篇文章印证这个理论。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8, 2013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