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3

2013·夏·囊谦-德钦之五

昌都正在大兴土木。但是感觉上,昌都比玉树要发达得多,我猜地方政府有更多钱。

远处是强巴林寺。昌都到香格里拉的班车隔天一班,所以我就无法安排在昌都多呆一天了,只能等下一次。

听说昌都有大量成都人,在街头也能听到四川话。早晨,可以看到有人在澜沧江广场打太极拳,我猜那是这儿的汉族居民。如果机场不通,昌都实际上交通挺不方便的。走川藏线旅游的人大多走南线,那更成熟些。

我在汽车站附近发现了一辆装甲车,应该是特警的。一路上,无论是玉树、囊谦还是类乌齐、昌都和后面的德钦,我都没感觉紧张气氛,除了检查站令人不安。同车的一位汉族朋友告诉我,他上次从香格里拉上来到昌都。一路上经历了7次身份证检查。内地普通汉族人不明白藏地的紧张局势,抱怨西藏的警察太多。

藏语“都”是两条河流汇聚的地方,在昌都,昂曲汇入杂曲;而且这也是317和214会合的地方,是个交通要道。1950年解放军也是在这儿击溃了拉萨政府的藏军,一役而定。

这张照片没拍出两条河流汇聚的感觉。

出了昌都就是风景。

昌都外是著名的邦达大草原,昌都机场即在此,这也是离所在城市最远的机场之一,离昌都市区130公里。据说这个机场还是由军事部门管理,所以民航不太规则。

夏天是草原最好的季节,我在邦达草原上也看到一处赛马会场。

车转到318线,骑行的人开始多起来。

玉曲的水网图

这段线路的特点是高峡深谷,山谷之后露出一段彩虹。

山谷之中的人家。

往下看是雨季中的澜沧江。

富饶的草原

靠近路边的一片风马旗

远处的铁塔

这组司机开车巨猛,当天晚上12点到了云南的佛山乡,这样我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我休假的目的地德钦。

清晨的梅里大峡谷。

这天云雾特别大。

飞来寺什么也看不到。

几年不见,德钦县修了不少房子。

最后终于到了目的地雾浓顶村。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25, 2013 in 行万里路

 

2013·夏·囊谦-德钦之四

从囊谦到德钦的最佳路线是经过西藏自治区的昌都。因为方便的原因,我到甘青川滇四省藏区去得比较多,但是去西藏自治区仅一次。2008年3.14以后,外国人和港澳台籍人士进入TAR的困难大大增加;自有四川藏人在大昭寺自焚后,据报道政府在西藏自治区边界上拦截其他藏区的藏族人进入西藏自治区。在玉树的时候,朋友告诉我去西藏很难,需要四个公章。我估计这大大减少了玉树和昌都之间的本地人的往来。

但是到今年暑假的时候,这个政策已经放松,玉树藏人无需这种审批表既可进入昌都。汉族人(不清楚其他民族情况如何)和西藏自治区的本地居民只需身份证即可穿越青海、西藏边界。

我们一上车,司机(藏族人)就询问每个人的情况,确保能顺利“入关”。我们车上有一位是当地警察部门的家属,后来发现她忘了带身份证,我们不得不等了一会,等待她丈夫把身份证送来。车上另一位旅客来自西藏左贡,他持有一份这种外出人员审批表:

这张审批表上有我朋友提到的国保、治安、刑警和公安局的四个章。看来即使是西藏自治区内部,也曾经采取过这种限制人员流动的措施。所有藏人都知道这个措施只针对藏族,不难想象他们对这一明目张胆的民族歧视政策作何反应。

早晨囊谦出发的时候天气还阴着。

出了囊谦城天气就晴了,蓝天白云绿草,虽然正处在高原的雨季。

路边的牦牛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到了青海和类乌齐的边界,某乡的安全检查站。根据目前的政策,非TAR的藏族人,需要出示身份证(藏区的身份证不象内地那么普及),然后在这办理一个叫西藏自治区居住证的证件,有效期3个月。

上面这位因为身份证上的照片似乎是穿着僧袍拍的,可能怀疑是出家人,被好好盘问了半天。前面那位从左贡到玉树打工的旅客更麻烦,他没有携带身份证,只有这份外出审批表;更麻烦的是,他审批表上的身份证号码是错误的,地方公安查不到。我们为此在这个检查站呆了一个多小时,我都以为他走不了了,最后,他打电话到左贡的公安局,澄清了情况,我们才被批准进入TAR。就在这段时间,估计警察闲得无聊,要求检查我们车上藏族人(包括身份证为昌都本地)的所有行李。

这个检查站有个地方比较奇怪,所有藏人办的居住证,从这离开的时候要保存在这儿,如果3个月内从这再次进去的时候,得把原来的居住证找出来。我后来在盐井看到的情况不同,云南的藏人可以自行携带居住证。

进入类乌齐,风貌上没觉得和囊谦有多大区别。

但是,在西藏自治区,几乎所有人家的民居上都插了一杆国旗。感觉上,似乎类乌齐路边的寺庙比囊谦少,虽然佛塔、风马旗之类的民间信仰标记依然很多。这儿的塔是红色的,就像没竣工的那样。

我们的车离开主路,到了一片赛马会现场。原来,那位囊谦县公安局的家属,是专门来参加这个赛马会的。

这片帐篷区有很多来自青海的卡车、轿车和摩托车;如果政府没有放松青海和西藏之间的旅行限制,这是不可能的。当然,这可能正是地方政府不得不放松限制的原因。

我们走出这片场地的时候,路边有三位女士正在盛装打扮,可惜在车上抓拍得不清楚。

这儿的政府更积极地讲政治,这是路上的双语标语。

路边的民房看起来风格不一样了。

这是我在类乌齐一间川菜馆拍到的,和毕研韬老师一样,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不过现在大概该推出新版了,五虎将。

在类乌齐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因为我们车上只有三位去昌都的。这种情况在藏区挺常见的,最后我们被卖到另外一辆车。类乌齐到昌都之间并不远,但是中间要翻一座山,路况很差,不明白当地为什么没钱把这段路修好。

最后终于到昌都了。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25, 2013 in 行万里路

 

杂多之殇

在囊谦的时候,朋友告诉我,这儿的水(杂曲/澜沧江/湄公河)被污染了,因为上游的杂多生活污水全排进来了。我告诉他,我住在上海,我们的取水口在长江入海口,每天喝着半个中国的洗脚水。

水资源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一般是上游的地区/国家把使用/浪费/污染了水资源,而下游的地区/国家跟上游的国家谈判,敦促他们保护环境。可能全世界也找不到中国这样的例子,身处三江源上游的藏族人要保护该处的环境,而身处下游的政府和企业跑过去破坏,还调集一堆军警,逼得别人因此自杀。

玉树政府给人民发来我们似曾相识的短信:

673251d0jw1e7t3w91fa4j20hs0qodh5

温暖玉树发来不怎么温暖的微博:

温暖玉树:我州是矿产资源富集区,也是我省实施“358”地质勘查工程重要地区。近年来,我州地质找矿取得了较大成果,发现了一系列大中型矿床,引起了国家的高度关注,并将玉树地区确定为国家重点地质勘查区之一。今年,杂多县境内需开展24项地质勘查项目。http://t.cn/zQg7vCI

有好事者指出:

2000年三江源就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二十六条中明文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活动;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可是, 如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里的矿产资源就要被挖了 ,生态环境就要被破坏了。

我不知道如何评论,引用上海还在位的崔代院长的话,猪一样的队友,又“给境内外敌对势力提供了可乘之机“。

藏人抗议中国当局采矿遭军警镇压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20, 2013 in 畅所欲言

 

2013·夏·囊谦-德钦之三

这天去囊谦县觉拉乡看一个小学。早晨出发的时候天气不好。

囊谦给人一种秘境的感觉,以前玉树都是囊谦王国的一部分,这儿是玉树的文化中心,拥有最多寺院。此外,囊谦的海拔比玉树低,只有3600多米,比较适合旅游。

这块石头适合攀岩。不过朋友告诉我,那儿有经幡,应该不能随便攀登。

我的这位藏族朋友是一位NGO负责人,有些非佛教思想,认为本地藏族人应该多把钱用到一些基本生活和教育、健康等上面,而不是修漂亮的寺院。他停下车来,让我在这个地方拍张照片,把寺庙和村庄放在一张照片里面。

他告诉我,十年前这个村庄就这样了,十年后仍然如此;他当时在这援建了一座小学,现在废弃了。而对面的寺庙越来越漂亮了。

这是觉拉寺,属叶巴噶举派,乡以寺为名。朋友告诉我有很多内地、香港和台湾的信众捐款修建这所寺庙。

莲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的壁画,这一带非常崇拜他,即使不是宁玛派。

看上去废弃的牧民定居工程。作为纳税人,对政府这种花了很多钱,而且不讨好的行为,真不知该说什么。

我们造访了一所学校。学校的校舍受到2011年地震影响成为危房,目前学生在帐篷中上课;新教学楼还在建设中,预计今年可以完成。

这所学校以前就教授藏语,但是其他功课采用汉语为教学语言;几年前改为全部课程使用藏语教学,同时学习汉语。学校制定了一份颇为详细的十年中长期计划,强调要推动民族教育,形成有民族特色的教学模式。





目前在藏区,国家覆盖九年义务教育中学生的所有学费和生活费,包括住宿费和伙食费。

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们,现在当地家长的观念有很大改变,认识到小孩受教育的重要性。学校经过多年建设,也赢得了民众的认同,基本上适龄儿童入学率都能达到100%。

我还碰到几位从厦门的大学到这儿来参加暑期支教的学生,由于时间所限,只是寥寥几句。他们是因为有学兄学姐在这支教过,因此就一直延续下来。当地学校对他们非常支持和感谢,因为当地的条件实在比较差。

朋友带我到附近一个著名的温泉,这儿水很清,但是我觉得水不够热,不敢泡澡,只是泡了回儿脚。

路上有遇到一座黑色的佛塔,后来在酒店看到介绍,这是藏区三黑塔之一。我不是佛教徒,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儿的塔是黑色的。

觉拉乡的这条路一直沿着杂曲

这是中途在一位藏族朋友家茶歇,她给我们准备的风干肉,实在没勇气尝试一下。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8, 2013 in 行万里路

 

2013·夏·囊谦-德钦之二

这是我第二次在藏区搭班车旅行。实际上在这些地方,大部分线路不存在班车,而是当地藏人开的7人小客车,或者越野车。这些车经营相对固定的线路,价格也有公论。所以每到一个地方,先得找到当地的这部分信息,和司机取得联系。

安全几乎是无法深究的问题,当地政府这方面基本不管。我2011年碰到过无驾照、无身份证的司机。不过这位司机经验丰富,看得出开车开了多年,车也开得很好。

这方面的一个问题是,他们一般都会等人凑齐了才会走。这天早上,当地的朋友为了让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给我安排了后面一辆车,我们基本上在玉树等了2小时,人才足够出发。后来知道这样完全物有所值。

即使在前排,透过驾驶窗向前拍照是不现实的,太脏。

嘉扬诺布在《结古在我心中》中提到,结古富饶的原因来自其草原。这次有了非常亲切的认识。结古镇的人喜欢到附近的巴塘草原休闲,而客车驶离州府一点点,就能看到大片的草原,令人心旷神怡。

当然还有草原上的牛羊。

和文化

从玉树到囊谦这段路正在修,大部分都已经是新铺好的柏油路了。藏区大部分地区都是这样,不知道是因为自然条件是在太恶劣还是因为修路里面的一些猫腻。路边能够见到为修路建的水泥厂。

靠近囊谦有个比较大的水电站。玉树是三江源地区,水力资源充沛。据说电力部门一直在计划澜沧江(杂曲)上的多级水电站。当地人也有建各种微型水电站。

到囊谦我去拜访了一个小寺庙,可参见《造访功普寺》。

在寺庙里正好碰上他们在做朵玛。

寺庙的傍晚很宁静。

清晨从寺庙往外看:

早晨在附近的山上拍到的小花

拜访另一处圣地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8, 2013 in 每日杂谈

 

2013·夏·囊谦-德钦之一

2013年夏天,上海大热,幸而到藏区呆了三周。先为一个NGO项目在青海呆了一周,然后在德钦季候鸟呆了两周,最后在广州度周末,回到热都上海。

Route-large

看在藏区小图,飞到玉树,然后坐当地小巴去囊谦,在囊谦呆了几天后经类乌齐去昌都,然后乘坐大巴从昌都到云南德钦县,度假结束坐车从德钦到香格里拉,机场离开藏区。全部公路行程正好是国道214从玉树到迪庆段,大约1300公里。

下面是此行的一些图片:

玉树机场

Yushu Airport

玉树重建基本已经结束,90%的人都已经入住,新房里有公共取暖片(是否能够使用还不得知)。但是震前有90平方米以上房子和商业地产的居民对此不满意。90平方米以上的价格大概在2000元/平方米,有些人也被分配了商业地产,具体情况不了解。

结古寺仍然没有修好,规模看起来很大。

震后,当地人在这片山坡上制作了新的十字真言。

这儿的新路牌的汉语名,例如杂曲路,治曲路,都是来自藏语,包括英语路名也是如此:

据我了解,2010年~2011年后,玉树政府加强了藏语教育。在结古镇,之前不教藏语的小学开始教授藏语,授课语言使用汉语;在下面的乡镇,之前学习藏语但使用汉语作为授课语言的学校,现在采用藏语进行教学。但是,玉树是以安多语为主的青海省中唯一康区藏语地区,他们告诉我,课堂上会使用五省区统一教材,但是实际教学中用当地藏语教学。

和中国其他地区一样,现在学生能够升入大学的比率提高了。我听到一些分数很低的也能进入大学,但是工作成为新的问题。在藏区,很多家长觉得最好的工作就是公务员,这一点和内地也差不多;除了公务员之外,次一级的选择是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但是在藏区,私有企业工作机会少,已有的机会太不稳定,很少有毕业生最后进入这些企业。在玉树,我听说特警在大量招人,很多男毕业生都进入了特警队伍。

另外,我看到名不见经传的玉树某寺院的图册。他们寺院有两位活佛逃亡到印度,然后在印度转世。这些转世曾经回国来访问,但是我估计他们恐怕很难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所以看起来,这种情况还挺多的,无怪乎政府会出台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不过这种办法有多有用,大概只有天晓得。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8, 2013 in 行万里路

 

密码保护:造访功普寺 下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要查看留言请输入您的密码。

Posted by 于 八月 14, 2013 in 每日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