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2013·夏·囊谦-德钦之六

14 9月

我在德钦差不多呆了两周,看看我关心的那所学校,他们正处于另一个转折点;剩下的时间在美丽的梅里雪山面前消磨时光。

呆了十天,这是看到最清楚的太子十三峰;这样无云的梅里雪山群峰,秋冬比较容易看到,雨季的夏季不容易看到。

我最喜欢卡瓦格博和缅茨姆的山形。

茨中天主教堂。

盐井的盐池。

多说一点云南的见闻。

我在德钦碰到几位高中毕业生/大学生,其中没有一位是藏族中学毕业的;所以尽管他们都说藏语,有的人甚至连自己的藏语名字也写不出。两三年前,德钦开始在所有汉语班的小学教藏语,虽然每周课时较少,但是藏族学生最少应该学好字母能写名字了。

迪庆州在执行一项集中办学的政策,这个政策成为当地教育系统和政府的政绩工程,问题多多。他们甚至在校车等基础设施还不完善的情况下强行把从一年级开始的小学生集中到镇上。当地人埋怨见不到孩子,有观点认为这会割裂儿童和乡村的联系。

云南这边的情况比较宽松,当地朋友和我讲到地方上信仰和不信仰雄天护法的冲突,信仰雄天的藏民则更跟从班禅大师而不是达赖喇嘛。这边信仰雄天的比较多,这些人大多在政府的框架内进行宗教活动;政府对听从达赖喇嘛从而放弃信仰雄天的村庄比较敏感。

我这回有幸和一位祖父和父亲都是共产党员的年轻藏族司机(他不是共产党员,是一名个体户司机)聊天。他的解读是,达赖喇嘛对雄天的排斥是想试图知道国内还有多少人听他的,这样的结果是带来一个分裂的藏族。他还讲到云南藏族和西藏藏族之间的矛盾,那边的人认为他们被汉化了,不喜欢他们。

2012年夏天的时候,云南的藏族司机无法带着游客进入西藏。今年夏天,如同青海的情况一样,这边的藏族需要办理西藏自治区居住证进藏,但是基本上也不用特别审批。我的一个朋友刚刚开着车带着几个朋友一起去拉萨朝圣。但是,迪庆政府有个特别的方法对他们进行控制。在沿路大的城镇,尽管为旅游而开设的旅馆很多,这些旅馆却不接待藏族,他们只能去州政府指定的旅馆,这些地方有人登记身份证,大概也有人监视。据说政府害怕他们被西藏的藏族“带坏了”。

据上面的司机朋友告诉我,云南这边想申请护照的藏族可以申请到护照,也有人循这种“正常”途径去印度朝圣,但是回来后公安机关会跟他们谈话了解情况。

我在另一位司机那看到了他今年5月办理的“进藏证”:

这份证件的有效期仅到6月份,现在(8月)他能够仅凭居住证就能带我们进入西藏自治区,可能是已经不用了。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九月 14, 2013 in 行万里路,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