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现代西藏文学与社会变革 引言(六)

03 1月

参与现代

第二部分的章节讨论按照藏族自己的条件参与现代性的文学发展,其介入程度超过他们通过现代性的透视回归传统。藏族通过文学为媒介体验现代性,现在在中国用两种语言进行谈判和确定下来。 Lara Maconi的文章(第8章)研究了藏族作家用汉语和藏语创作的双语文学共存的历史和社会政治涵义。Maconi呈现了藏族知识分子对文学创作所用语言的不同观点,从而暴露出在中国占领的西藏,一个政治和种族紧张局势的核心问题。她的文章开篇即提醒我们,政治支配的过程始于语言。中国中央政府强行设定汉语为西藏的官方语言,并试图“现代化”藏语以更好地服务中国的社会主义需要。这一过程导致了藏族作家中形成两个大体上分离的文学世界,藏语世界和汉语世界。在这一双语文学背景下, Maconi写道,“对于藏族作家而言,讨论语言问题从来就不是一个中立的事”。她对汉语文学是否应被认作西藏文学这一加剧的讨论(这场讨论从20世纪80年代起一直持续至今,对许多藏族知识分子来说,这一讨论成为定义藏族民族身份认同和保证西藏文化生存的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从而强化了该观点。

Patricia Schiaffini(第9章)和Howard Choy(第10章)研究了两位最著名的作家——扎西达娃(Tashi Dawa)和阿来(Alai)——的文学和个人世界,从而更贴近于用汉语创作的藏族作家。Schiaffini重新考虑扎西达娃对魔幻现实主义的使用,此前学者们按照其民族和文化的混合身份认为这是受到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影响。Schiaffini解释说,扎西达娃和世界上其他许多魔幻现实主义者一样,在异族土地上受教育后重新发现了自己的文化。正是这种汉语教育的敏感性使得他能够看到并描述他在西藏看到的魔幻现实。但是魔幻现实主义不仅仅是扎西达娃理解西藏的方式,这也成为他表达殖民西藏当下混乱和荒诞现实的安全语言。在有关他的藏族性的热议中,扎西达娃同样在魔幻现实中找到了一条道路,超越了他对自己混杂性的辩驳,进入了国际后殖民文学的领域。

Choy对阿来的小说《尘埃落定》(英译本名为Red Poppies或红罂粟花)将我们带到阿坝,这个区域被Choy定义为处于“所谓西藏和中国腹地之间的地理和文化间隙”。但是如同Choy诠释,这片历史上汉族和藏族混居的文化交汇地区同时象征着汉语写作的藏族作家:被中心边缘化、融合、总是被迫定义其身份。通过相等混合的主人公人物——半汉半藏、大智若愚——Choy猜测作者意图颠覆纯粹的藏族性,要求我们从他自己的多重身份来解读他。

Riika Virtanen检查了主要使用现实主义的藏语小说,这些作品并未通过魔幻现实或奇幻来参与现代性,而是通过描述科学与进步和地方信仰对抗产生的日常冲突。她这一章分析了端智嘉、丹巴亚杰(Tenpa Yargyé)、安永扎西顿珠(Anyön Trashi Döndrup)和白玛泽敦(Pema Tseten)的小说,这些作品关注经济发展、现代化和城镇化与西藏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Virtanen揭示了现代与传统因素的微妙共存,反映了当代藏族社会的内生矛盾。两个对抗的空间成为传统和现代的信号灯:汉化的城镇,唤起疏离、错位和思乡之感;草原,成为西藏文化和信仰的源泉。发展有时受到欢迎,作为一种更新,而有时令人害怕,成为传统生活方式的终结。但是正如Virtanen指出,作者们相信教育是进步的方式,藏语文学是文化保护的关键,这种信念超越了他们作品中描述的新与旧的冲突、矛盾和妥协。

一些更年轻的藏语作家,得到翻译西方诗歌的灵感,或受到扎西达娃等汉语作家魔幻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写作的激励,聚集到朦胧诗写作的价值和“优点”之中[i]。桑杰嘉措(Sangye Gyatso)在第12章中概述,他们在藏族作家中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现代主义甚至后现代主义运动。桑杰嘉措,一位笔名刚准的著名诗人,参与了这一讨论,他在很大程度上反对朦胧诗(གོ་རྒྱུ་མེད་པ་)或无意义主义(བརྗོད་བྱ་མེད་པ་)诗歌[ii]。在此他以学者的面目出现,给出了现代西藏文学的时间表,包括现代主义派的出现。他的一章关注于东北部安多的文学团体的发展。据我们所知,这一现象在拉萨并未出现,尽管20世纪80年代中期拉萨的汉语知识分子中有着活跃的“沙龙”生活,以及最近形成的艺术家聚会。

流亡中的藏族作家也面临着身份认同、双语和错位的问题。流亡社区藏语语言的存在受到了学习英语的经济利益,或接受藏语教育的挑战的威胁。一位藏族作家最近发表意见:“我们已见到一代人开始不能使用最基本的藏语。[iii]”自1990年以来,印度、尼泊尔和美国创建了数本藏语杂志,可能会令这种情况有所改善。多数此类杂志的创建者是最近才离开中国的作家。例如,达兰萨拉出版的几份藏语期刊,包括独立报纸《民主/དམངས་གཙོ་》(1990年创建),其后继者《西藏时报/བོད་ཀྱི་དུས་འབབ་》(1996年创建)和文学杂志《新芽/ལྗང་གཞོན་》(1990年创建),都是由最近到达的藏人创立,多数来自安多。

可想而知,可能的流亡作家人数较少。自十四世达赖喇嘛1959年逃亡之后,约10万名藏族人——占总人口很少一部分——也加入流亡生活,主要逃到尼泊尔和印度。如霍藏晋美(Hortsang Jigme,在第13章)叙述,多数人想着流亡只是暂时的,一旦故土回归之后就会结束。在疟疾横行的环境和凑合的生活结构中,大众很少能想到创建民族文学。很多贵族在逃亡的噶伦堡或大吉岭有第二个家,也可能有更多的闲暇时间,但是重建机构和设施——寺院、学校、医院、政府办公室——消耗了关切流亡社区的很多人的精力。说起文化,流亡中的很多讨论多以保护为中心,而较少顾及其发展。正如霍藏晋美说明的那样,后来出现的藏语文学形式“不是自发的发展或演化的结果”。相反,在很大程度上它是由一些发起的写作项目激励而成:20世纪80年代末,当第二代藏族人开始离开西藏,他们寻求以印度文学形式建立他们曾在中国拥有的报纸、文学杂志等等,同时拥有他们此前未知的言论自由。

自第一份英语文学杂志《年轻的西藏》(后来改名《莲花田(Lotus Fields)》)1977年在德里创刊,流亡中土生土长的文学主要使用英语。流亡的英语作品主要主题是民族主义和政治,然而少数作家显现了高超的技巧。其中之一是前游击队战士,西藏表演艺术学院院长嘉扬诺布(Jamyang Norbu)。尽管他是《莲花田》的早期供稿者,他因为发表了小说《福尔摩斯的曼荼罗(The Mandala of Sherlock Holmes, 1999)》而广为人知,这本小说2000年赢得了颇具声望的英语文学字谜奖。Steven Venturino(在第14章中)选取了这本小说——其中“调查谋杀人民与文化,盗窃历史和身份”——作为起点检查用后现代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理解现代西藏文学的某些局限性。他提醒我们,西藏文学努力挣扎,将自己定义在被强加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类别之外,或抗拒将流亡藏族作品归纳到其他民族文学如印度、美国、法国或德国之内。西藏文学的这种跨越国家的特性补充说明“国际后现代主义”的概念,呼吁人们注意文学交换跨越边界的特性,而不仅在一国之内。Venturino得出结论,只有我们重新认识国家认同的隐含假设,注意非西方形态的殖民主义,在西藏历史和政治框架中阅读西藏文学,后现代主义和后殖民主义才能成为研究西藏文学的有效工具。


[i] 例如,བྱ་གཞུང་དབྱངས་བཧ་,“སྙན་ངག་འཚོལ་བ་(寻找诗歌)”,གངས་ལྗོངས་རིག་གནས་(《西藏文艺》,1994年第3期,82-85页;以及སྐྱབས་ཆེན་བདེ་གྲོལ་,“གནམ་འོག་འདི་ན་སྙན་ངག་ལ་ཁ་ལོ་བསྒྱུར་ཐུབ་མང་(世上许多人能够控制他们的诗)”,གངས་རྒྱན་མེ་ཏོག་(雪花),1999年第2期,54-55页。

[ii] 参见གངས་ཞུན་,“གོ་དཀའ་བ་སྙན་ངག་གི་ཡོན་ཏན་ཡིན་ནམ་”,124-28页。

[iii] 这篇文章出现在བོད་ཀྱི་དུས་བབ་(西藏时报)上,2005年9月15日,3页。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3, 2014 in 每日杂谈

 

2 responses to “现代西藏文学与社会变革 引言(六)

  1. aimer le TIBET

    一月 3, 2014 at 5:28 下午

    Ce livre est vraiment très intéressant à lire. pourriez -vous m’indiquer comment peut-on trouver ce lire. Merci d’avance!

     
    • author

      一月 4, 2014 at 10:21 下午

      第一次有人用法文在这留言。要不是google translate,完全搞不清状况。

      这本书英文版Modern Tibetan Literature and Social Change由杜克大学出版社出版,链接中有多个电子版本。

      中文我仅翻译了前言一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