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作为一种文化的西藏

22 1月

《共识网》上转发了一篇《三联生活周刊》上沈卫荣的一篇专访《西藏、藏传佛教的真实与传说》。我个人最近经常访问《共识网》,一些文章很有见地。在整个出版界,关于西藏的文章相对较少,特别是一个与官方解读不同的西藏。最后一个问题是有关西藏文化的:

三联生活周刊:西藏浓郁的文化特色得以保留,显然跟地域的相对封闭不无关系。但是西藏必然也要面对发展的问题,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沈卫荣:的确,传统文化如何延续和保存,这是一个难题。就好像在北京,今天的北京还保留有多少我们汉人的传统文化呢?现在西方有种说法,叫tradition for sale,说的是贱卖自己的传统。包括云南的其他一些地方,很多东西都是这样做的,实际上我们在慢慢失去这种文化传统,这就是全球化带来的一个结果。

毫无疑问,如何保留民族的传统文化也是现在中国的民族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的根本原因之一。民族主义怎么来的呢?它在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害怕失去自己的过去、失去自己的身份认同、失去自己的传统文化的恐惧。对我们汉人来说,对失去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的恐惧也许没那么大,但对于藏族同胞等少数民族来说,失去他们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就等于什么都没了。

我们应该花力气帮助少数民族维持和延续他们的民族文化。不过这些做起来也很困难,一方面东西方观念上有分歧–我们觉得在西藏搞经济建设,这是帮助他们;但在西方人看来,这就是破坏。显然,西方人的想法也很成问题,因为他们设想西藏人不需要物质的进步。我们不能认为西藏就排斥发展,藏人同样向往现代化的生活。但是,我们应该更多地理解包括藏族同胞在内的少数民族对传统失落的恐惧。我们再回过来看看,北京和中国内地在这几十年内所经历的汉族传统文化的失落,西藏现在正在经历,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这是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巨大的挑战之一,也是最考验当政者政治智慧的时刻。

(粗体David加)

能够体会到这一点的汉族人很少。以前我摘录过一篇《一位清华大学藏族学生》,对话的另一方李希光(一位汉化/全球化的满族人)就没有这种文化敏感性。

应该说,这个问题提出的本身,就有那么点问题。其中仿佛隐含的语义是,藏族人不知道自己怎么发展,不知道怎么维持和延续民族文化,需要一个更先进的汉族人/西方人来帮助他们发展,来帮助他们做决定。

沈卫荣对汉藏交往的一些描述是有问题的。

五世达赖以前,达赖喇嘛并没有任何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后来五世达赖到清朝朝贡,和中央建立了关系,又得到蒙古固始汗的支持,才慢慢兴起,开始有政治影响。

到明朝后期,中央政府对西藏影响比较小,三世达赖喇嘛曾经尝试通过蒙古王子俺答汗推介而寻求明朝中央政府的支持,但被当时的宰相张居正拒绝了。后来五世达赖喇嘛可以说是自己找上门的,他直接和清政府建立了联系。五世达赖喇嘛使得西藏有了一个有效的地方政府机构,而清中央政府对西藏有主导权。

前一段的描述似乎暗示中央对五世达赖喇嘛的支持是他兴起的原因或关键因素。其实西藏和蒙古的供施关系(这种供施关系中有多少政治关系是另外一个话题)才是五世达赖喇嘛成为西藏政教合一统治者的关键;而此时清政府对西藏没什么政治影响力。读者可以参见维基百科《明朝治藏历史》(这篇文章功力颇深)和《清朝治藏历史》。

顺便提一句,共识网去年11月份发了一篇唯色的《西藏“文革”疑案之一:1969年尼木、边坝事件》(原文2006年发在《北京之春》上),感觉很久未能在GFW以内看到唯色的文章了。

 
5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22, 2014 in 雪狮与龙, 读万卷书, 每日杂谈

 

5 responses to “作为一种文化的西藏

  1. Putixin

    一月 22, 2014 at 4:32 下午

    转推特:འོད་ཟེར།唯色Woeser ‏@degewa :藏学家Elliot Sperling评沈卫荣说“五世达赖以前,达赖喇嘛并没有任何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后来五世达赖到清朝朝贡…”五世达赖喇嘛没去北京前已有政治影响力。清朝要利用他的影响力而邀请了他。沈卫荣的解释不符合历史事实,这点他肯定知道。中共控制的教育对于图伯特的历史太邪恶

     
    • author

      一月 22, 2014 at 4:50 下午

      语言文字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稍微变换点说法就能暗示不同的东西。

      沈卫荣说,“五世达赖以前,达赖喇嘛并没有任何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

      改成“五世达赖喇嘛没去北京前已有政治影响力。”这句话也没问题,和上面那句话其实毫不矛盾,但是似乎在说沈卫荣歪曲历史。

      五世达赖到北京是朝贡,也是被邀请,清朝想利用他的影响力。这些看起来相互矛盾的说法居然都有成立的方面。

      历史是个被随便打扮的小姑娘。

       
      • author

        一月 22, 2014 at 10:25 下午

        再说细点。

        沈卫荣的这句话从句子本身来说有点不大通。从语义的角度说,可以说“达赖喇嘛没有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也可以说“达赖喇嘛没有任何政治影响力”。把“任何”和“全藏”放在一处,总是感觉拗口。我上面说他没问题是,理解他说的意思是“五世达赖以前,达赖喇嘛并没有足以号令全藏政治影响力。”

        沈卫荣狡猾的是后面那句话,“后来五世达赖到清朝朝贡,和中央建立了关系,又得到蒙古固始汗的支持,才慢慢兴起,开始有政治影响。”这句话似乎在说五世达赖在去北京之前没有政治影响。如果唯色针对这句话,比较言之成理。

        沈卫荣的这句话,操弄基本的历史事件顺序。历史是这样发生的:

        1635年,阿尔斯兰事件
        1637年,固始汗到拉萨会见五世达赖喇嘛,结成供施关系
        1638年,五世达赖喇嘛师从洛桑确吉坚赞受比丘戒
        1642年,固始汗攻破桑珠孜(今日喀则),结束第司藏巴政权。固始汗迎请五世达赖喇嘛到桑珠孜,将前后藏奉献给达赖喇嘛,在西藏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这个政权中固始汗的政治角色为何,未有明史)
        达赖喇嘛派固始汗侄孙伊拉古克三活佛为代表,到盛京(今沈阳)觐见皇太极,逗留八个月之久。
        1644年,清军入关
        1645年,五世达赖喇嘛始建布达拉宫
        固始汗赠封号洛桑确吉坚赞“班禅博克多”。
        1652年,三月五世达赖喇嘛离开拉萨赴北京,年底到达,与顺治会见
        1653年,年初,五世达赖喇嘛离开北京
        1954年,固始汗在拉萨逝世

         
  2. Putixin

    一月 23, 2014 at 1:38 上午

    “五世达赖喇嘛没去北京前已有政治影响力。清朝要利用他的影响力而邀请了他。沈卫荣的解释不符合历史事实,这点他肯定知道。中共控制的教育对于图伯特的历史太邪恶”,这句话是藏学家Elliot Sperling的评点,唯色转到推特上的。

     
    • author

      一月 23, 2014 at 4:42 下午

      谢谢指明。

      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对于同一篇文章,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角度,有的人看到半空,有的人看到半满。

      就我而言,这篇文章从中国藏学专家的角度,给西藏/藏传佛教解密,去神秘化,面对的是中国对西藏感兴趣的普通人。我感觉这篇文章中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上面粗体的提法,这有助于汉族人了解藏族人对文化的敏感性,理解中国在民族问题上面临的挑战。从最后一句看,沈卫荣与当政者是有一定距离的。如果有更多的国人能够buy in这个说法,这对于缓和国内西藏问题的紧张局势是有帮助的。

      但是,沈卫荣有他的局限性,他在文章中的很多提法都是国内藏学界的主流说法,而上面提到的有问题的描述则是他的硬伤。其实他更老实的说应该也没有问题。

      Elliot Sperling早已被打上了标签。所以他看到这一点,批评邪恶的中共太不令人奇怪了;他就会这么说!从信息学的角度,某条信息的不确定性小,这条信息就没什么价值。

      相反,如果另一方看到沈文中的积极信号,并在此基础上展开讨论,说明我们最关心我们自己的文化问题,我们希望能够怎样合力维持和延续西藏文化,情况就会不一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