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多事之冬

26 1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微博
#审判快讯#2014年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许志永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依法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这则微博到北京时间1/29 3pm, 被点赞239次,转发4346次,评论142(全部是正面评论)。

公道自在人心。

许志永曾于2012年12日12日在New York Times上发表悼念一位自焚藏人的文章:Tibet is Burning(中文版: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最后一段:

I am sorry we Han Chinese have been silent as Nangdrol and his fellow Tibetans are dying for freedom. We are victims ourselves, living in estrangement, infighting, hatred and destruction. We share this land. It’s our shared home, our shared responsibility, our shared dream — and it will be our shared deliverance.

对不起,在朗卓和他的藏人同胞们为自由而死的时刻,我们一直没有说话。我们汉族人一样是受害者,相互隔膜、内耗、仇恨和厮杀。这是我们共有的土地,这是我们共有的家园,我们共同的担当,共同的梦想——它也将成为我们共同的救赎。

在我的博客上搜索“许志永”,得到下面几篇文章:

许志永:让我们共同坚守良心的底线-为姚晶募捐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8956f0100d2f6.html

姚晶被临沂驻京办和青年凤凰宾馆的几个男人打伤,脾内部挫裂,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有生命危险,而临沂驻京办买通右安门医院的曾锋医生说没病让她回家。他们一家人偷偷来到同仁医院花完了钱之后,驻京办和平邑县领导明明来过医院,但是拒绝出钱治疗,30号那天从早到晚家人到驻京办苦苦哀求一整天,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付钱。在此状况下,良心和基本人道压倒一切。

愈演愈烈的藏僧自焚

下面两段是第二章《Religious Sites and Religion Practice》的结束语:

尽管在我们研究的区域,藏族人能够复兴大量的寺院和宗教场所,我们发现僧人和尼姑,尤其是活佛和宗教领袖,受到政府的巨大压力。由于政策前后不一,政府允许什么不允许什么自相矛盾,他们面临困境,制度让僧尼个人为其他人的行为负责。对寺院和宗教人员的政治控制不断收紧,这明显代表了对宗教信仰的阻碍,在寺院和尼庵制造了大量紧张气氛。随着2001年6月政府镇压色达五明佛学院——全藏区主要佛学中心之一——局势似乎在进一步恶化。

公盟藏区314报告之后

David: 公盟的314报告很有名,我的博客读者曾经也就此有些讨论。不过许志永写的这份对报告的反思也挺有意思的,这篇可能很少人看到。存档在这儿。

许志永文集——法律博客 http://xuzhiyong.fyfz.cn/art/486129.htm

—————-

关于藏区314事件调研报告的一些反思

发表时间:2009-6-13 23:06:00 阅读次数:1873 所属分类:公盟

Happy birthday, 中华人民共和国

PRC 60 AnniversaryPRC 60 Anniversary

也许有的人很Happy,反正不是我。面对着这位已然六十岁,却还不知道明日往何处去的国家,我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阮一峰最近在博客上写道,

总的来说,我觉得,整个局势已经没有可能挽回了,大错已经铸成,我们只能静待恶果了。这就好像火车脱轨,现在只有眼睁睁看着它坠下悬崖了。当然,悲剧是我们就在这列火车上,明知它要坠毁,却无法下车。

全能政府的困境

Totalitarian Government,大多数翻译成极权主义政府,全能政府是一个比较中性点的叫法。维基是这样定义极权主义的:

一般來說,極權主義包括以下四三點:

  1. 國家永遠第一(但通常只是政府作為凝聚向心力的口號,其實是以「黨的意志」為第一考量)
  2. 一黨專政(除了執政黨或軍政府之外,不允許其他政黨執政,但也有成立傀儡政黨作為合理化自身政權的)
  3. 施政方針與經濟方向以政府的意志為優先考量。
  4. 安全考量重於自由,於是人民相對於民主國家為不自由。

律师被拘押 VS 2006海峡法学论坛

这边厢,维权律师被污“偷窃罪嫌”:

多维特约记者张正义北京报道/北京着名维权人士许志永博士和张立辉律师以及李方平律师在前往山东省临沂市为被当局拘捕的盲人维权工作者陈光诚出庭辩护前,突然在8月17日晚上在临沂市辖下的沂南县被当地公安以『偷窃罪嫌』拘押,目前,三人已被带到沂南县公安局界湖派出所关押控制。

许志永博士一行是在日前离开北京前往山东临沂,为原定在十八日开庭的受审的盲人陈光诚辩护。陈光诚被指因为揭露了当地政府官员暴力『计生』,并与当地政府进行抗争,被当局控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数月前遭到拘捕。而实际上,自去年中以来,盲人陈光诚已经一直遭到了临沂官方以『黑社会』手法进行的骚扰和软禁。陈光诚是在去年中被临沂地方当局从北京绑架回山东的,事件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据北京律师李劲松律师表示,许志永博士一行是在八月十七日在沂南县办理陈光诚案出庭辩护手续,准备在十八日出庭为陈辩护。大约在晚上七点半左右,许志永被当地公安化装的『流氓』诬赖指控偷了其钱包,马上被埋伏在四周的公安当成窃贼抓获,并一起扣押了同行的张立辉和李方平律师。目前,许志永博士等三人已经被带往该县界湖派出所关押。许志永是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市海淀区民选人大代表,目前任教于北京邮电大学。

那边厢,一众法学专家敲锣打鼓开什么法学论坛,

 
发表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26, 2014 in 每日杂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