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存档 姚新勇:我所了解的“维吾尔在线(中文版)”及其他

27 1月

David: 因为这篇文章在墙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删,放个存档在这;原文链接在:姚新勇新浪博客

----

新疆7·5暴乱震惊中国,同时也使维吾尔在线及其站长,伊力哈木·土赫提名声远播:新疆官方关于7·5暴乱的通告将这两者与恐怖主义暴行明确地联系在了一起,而黄章晋的《再见,伊力哈木》,则给我们塑造了一个不无悲情的中国维吾尔族兼理性民主斗士的形象。究竟哪种印象更准确,很难轻易下断论,我想将我所了解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介绍,由大家自己去判断吧。

维吾尔在线始建于 2006年1月26日,4月份正式运营,早在2007年底就有帖子提醒人们警惕“维吾尔在线论坛!正在与东突恐怖组织里应外合” ( http://www.hanminzu.com/bbs/dispbbs.asp?boardid=8&id=195333)。有跟帖说:“论坛上大多数维族人都是内心里支持或者倾向东突的,只是在言行上表现不直接,表面上会说些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话,但是在那个论坛呆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细心观察,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真正的政治倾向和意图,只要不是很蠢的人都会看出来。”(http://www.hanminzu.com/bbs/dispbbs.asp?boardid=8&id=184529)《卑鄙的地方——维吾尔在线论坛,一个反华分裂论坛》一文的作者,更较为详细地介绍了自己是如何认清维吾尔在线的分裂主义的虚伪和卑鄙面孔的,并告诫说:发此帖“就是要让众网友认清某个论坛以及某个族群的真面目,以后有备无患,不能让这些小丑的阴谋得逞”。(http://bbs.ttx.cn/showtopic-44436.aspx)而7·5暴乱的发生,似乎终于验证了这类“先见之明”。

的确,如果熟悉维吾尔在线论坛,想从中找到支持上述判断的具体材料非常容易。我大约在2006年底注册在线论坛,就发现那里经常充斥着激烈、敏感、缺乏理性的所谓“维/汉”或“民/汉”间的争吵,有时还会上升为对骂。虽然后来论坛加强了删帖管理,但情况并没有根本好转。我曾向一位维吾尔族学者推荐在线,她却反问我,你认为那上面的吵架有意义吗?就此而言,维吾尔在线努力想使自己“成为各族朋友了解维吾尔族,与维吾尔族朋友敞开心扉交流和沟通的平台”之目的和意义(http://post.baidu.com/f?kz=158744753),不仅没有达到,反而使自己在相当程度上好像成了“煽动”民族仇恨的阵地。

另外,在线具有强烈的维吾尔民族主义的倾向,并热衷于批评政府。管理者们热衷于推荐、转帖这两类文章,对具有相同倾向的网民都非常欣赏。比如,在线论坛中活跃着一个“香港汉人”,他几乎是逢中必反,逢共必骂。在他眼里,几乎所有的内地汉人,都是不懂自由、民主的中共奴才,任何批评狭隘民族主义的观点、任何对政府有所肯定的言论,都会被他自由的大棒痛击。此人深受网站好评,被视为维吾尔族的真正朋友,可是理性的网友,则不容易得到真正的肯定。如我有三篇批评政府或反思汉文化中心主义的文章长期被挂在在线首页,而且一些批评政府不当族群管理措施的帖子(如对新疆“双语教育”的批评),也会被置顶,可是我批判“天赋‘族格’说的”文章则被冷遇。我一再追问,为什么一方面对我的批评不置一词,另一方面却仍然不将被我批评的文章从首页上撤销?如果你们觉得无法反驳我的观点,但又要坚持“天赋族格说”,那么按自由、公正的精神,至少应该也将我这篇文章同时挂在首页呀?然而很遗憾,对我的一再追问,除了一两个回避实质问题的答复外,没有任何真正的回应,相反,“天赋族格”一文,却两次又被重帖在了我的驳论文章旁,好象是在挑战。其实我这篇文章的遭遇应该算是幸运的了。有一网友转帖了一长文,介绍前南斯拉夫国家分裂所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它几乎被立即移撤。我追问管理员,为什么要删,难道我们不担心同样的灾难在新疆上演吗?管理员回答说,因此帖敏感,怕不理性的网友跟帖,引起负面效果。这当然是违心之语,因为同时就有好几则真正敏感、偏激的帖子,堂而皇之地挂在那里,甚至被热抄。

实话说,在线的这种自由、民主电筒照人不照已的作法,让人很失望,很失望。所以,在它于2009年3月初再次被不明关闭时,我没有再为它发出声援性的道义激愤,而是感到深深的喟叹。

再来看6·26以来的情况。今年6月初维吾尔在线再次开放,由于此次开放的是国际站,兼因拒绝代理服务器登陆论坛,我被挡在在线论坛之外,没能及时掌握在线论坛的动态,更没能在家乡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发出虽微弱却理智的呼吁。不过就我当时和近日所掌握的一些情况来看,维吾尔在线的确与7·5暴乱的发生有一定的联系,至少可以说对此事件的发生起了催化作用。

6·26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我就从在线论坛热帖的标题上得知了此消息。之后的几天,6·26也一直是在线论坛关注的焦点。刚开始时在线对事件的发生,表示强烈震惊和愤怒;稍后《广东韶关群殴事件真相》一帖在网上传开后,在线论坛非汉族网友普遍表示不相信,在线站长伊力哈木还发文质问:“打工的女孩子怎么成了强奸犯?”( http://blog.sina.com.cn/uighurbiz)再后来官方6月28日关于韶关事件造谣者被抓获且2009年5月以来该地区从未发生强奸案的消息发布后,在线更是群情激愤、义愤填膺。论坛有帖说《一向不相信官方声明的维族人这次对官方发言深信不疑》。名为维吾尔男孩的网友则发表了《维吾尔人向广东人写的公开信》,强烈质问那些看到追打维吾尔员工血淋淋视频还兴高采烈的汉族同胞:“汉族人跟少数民族向来都是同胞,为什么对我们有那样的敌视呢?!”你们的这种行为难道不是像当年的日本鬼子吗?维吾尔族人民,向来都是勤劳善良的,一向都是反对国家分裂的,可你们却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伊力哈木更将6·26上升到极端汉族主义者对维吾尔族有计划“清洗”的高度,认为 “6·26发生的事件突出显示了维吾尔人民面临的选择,或者在宽容,民主和民族自治价值的基础上建立社会,或者生活在混乱和苦难之中”。(《6•26事件和多民族和谐共处的神话》,http://www.uighurbiz.net/bbs/redirect.php?tid=225076&goto=lastpost#lastpost)。另外致努尔·白克力主席的公开信、各种境外的负面消息等等等等,也纷纷出现于在线论坛。

孤立地看前面的介绍,似乎有充分的理由判定维吾尔在线就是一个分裂主义的反动网站,是“疆独”恐怖主义的国内内应,是7·5暴乱的煽动者之一。因此,它被关闭,伊力哈木(据传)被捕,也就是罪有应得了。然而,如果我们将其还原到当下中国的现状中进行全面把握,恐怕就不能如此简单断论了。

首先,维吾尔在线具有相当的窗口意义。上面的介绍,只是该网站的一部分,在线的内容远比这丰富。伊力哈木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建立一个关于维吾尔族的学术性的知识文库”(http://www.56-china.com.cn/china07-12/07-10q/zgmz07-10mz9.htm),让在线成为维吾尔族了解自己文化、家乡的窗口,成为汉族和其他民族了解维吾尔族和新疆的窗口。早在2007年,在线就已经开设了新闻、社会经济、民族法规、文学、教育、文化、维吾尔学、人物、中亚五国、旅游、艺术等栏目和板块;在线论坛中也有新疆发展、民族交流、中亚五国、教育、校园生活、时事讨论、围炉杂谈、学术讨论、历史、民族文学、维吾尔族书城、情缘等栏目和版块。我没有发现有哪一个与新疆或维吾尔族相关的国内网站,这样全面、丰富。别人怎样我不清楚,至少我这个新疆生、新疆长的新疆盲,就从这里获取了许多宝贵的信息,学到了许多丰富的知识;尽管我无法确定所有知识的真伪。

第二,在线的确为敏感族群问题的讨论提供了平台,仅管是并不成功的平台。众所周知中国大陆舆论管控相当严格,而族群问题又是最敏感、最谈不得的话题;稍有不慎就会冒犯政府,或得罪少数族群。但在线却不断尝试对许多重要而敏感的问题开展讨论。诸如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落实与否?维汉或其他族群间究竟存不存在隔阂、误解、甚至仇恨?“双语教育”是不是在破坏少数族群的文化?新疆最早的原住民究竟是哪个民族?“三区革命”的真相如何?新疆的资源是否存在被掠夺的情况?维吾尔族大中专学生就业是否受到了系统地排斥?国内是否存在将整个维吾尔族恐怖主义妖魔化的倾向?可不可以换个角度看待恐怖主义等等等等。

虽然说在线网民们对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往往很不深入,且常常缺乏耐心细致的调查研究,多凭本能说话,但是它毕竟为关心国家、新疆、维吾尔前途的人提供了一个交换意见的公共平台。当然在政府或某些人(包括我自己的不少亲朋好友)看来,族群关系本来就狠敏感,难得共识,与其彼此争个不休,伤和气,不如大家装糊涂别谈为好,而且像在线这样理性弱而本能强的讨论,不是更容易挑起民族纷争吗?这种看法,根本不值一驳,如果回避、封锁有效的话,那么今天中国族群问题早就应该没有了,而不是越来越严重。其实,如果要批评,也不应该只批评在线,还应该质问为什么在中国不能够以学理的方式公开讨论这些问题?为什么那些“有理性”、“高水平”的知识分子们,不自觉参与进来讨论?为什么他们大多数根本不关心甚至有意回避这些敏感问题?

第三,在线具有较强的族裔民族主义倾向和热衷于对政府的批评,并不说明它就是民族分裂主义、恐怖主义的盟友。可以从三方面来说明。一,在中国大陆,族群问题虽不能公开讨论,非国家性的族裔情绪,也不易轻易表现,但是在互联网上,民族主义言说不仅热闹而且不断膨胀。不仅“愤青们”代表的“国家民族主义”甚嚣尘上,而且族裔民族主义也早已在网上发酵,各种以特定族群名称为名号的网站纷纷建立。虽然它们在立意、情感、表达强度上有很大的差异,但共同拥有本质性的民族主义取向,其中情绪强烈的网站、帖子,早已达到了赤裸裸的种族主义的程度。而综合比较,维吾尔在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表达,还是比较收敛的,最多属于中间偏激烈性。如果要确定哪个是民族分裂网站的话,不说已被关闭的皇汉网、东北满族在线,就是现在的某些打着汉族名号的网站(论坛),都要远比维吾尔在线更有资格。不妨听听这样的汉民族主义的自白吧:“汉民族主义者,顾名思义,就是以汉族利益为第一位的人,也通常简称皇汉。可见兴汉者就是在当今社会形势下以驱除满清余毒、正本清源、恢复古典华夏传统思想的政治地位为己任的汉民族主义者。”(《中华汉立场的总结》http://www.uphan.com/dispbbs.asp?boardid=15&id=73681&page=&star=2)请问,作为国家主导族群的汉族中,有人都有如此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其他少数族裔有相反、相异的民族主义倾向又何怪之有?

这样说并不意味着看不到民族主义尤其是极端民族主义的危险,而只是想指出,维吾尔在线所表现出来的民族主义倾向,并不是什么独有的恶劣、恐怖的现象,它只不过是中国网上弥漫的多种民族主义思想之一。虽然它作为规模较大的少数族群的民族主义对国家稳定的威胁较为明显、直接,虽然其中的确含有程度不同甚至相当明显的离心乃至分离倾向,但这基本还属于中国国家认同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就整体来看,维吾尔在线这个“挑战者”不管具有多么强烈的分离倾向,他们还是想取现实主义的态度,试图通过合法的途径,为维吾尔族、为新疆争取更大的权利。因此,对于这种诉求、挑战,无论是国家还是汉民族,都需要认真倾听,争取在法律协商的框架中来应对,争取在难免争端性的互动中建立起更富弹性、活力、更富现代民主精神的多族群关系,从而不断地提高维吾尔及其他少数族裔的国家认同。若不这样,而是简单地将其宣布为分裂主义、恐怖主义,不仅于事无补,相反却会将更多的人推向恐怖主义阵营。

不错,我相信会有人说这是书生之见,维吾尔在线上的民族主义者,可不只是具有分离倾向,他们已经以自己的言行,直接推动了7·5暴乱的发生。不错,维吾尔在线的言论的确对7·5暴乱的发生起了催化作用。不仅如此,7有5日在线论坛的重要成员“斯卡布罗集市”还转发了鼓动人们下午5点去乌鲁木齐人民广场游行的消息,(http://www.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25266)可以说在线直接起了组织、号召的作用。但是即便如此,恐怕仍然不能将在线定性为分裂恐怖主义。因为一,号召上街游行,并不一定就是号召去实施暴力恐怖,即便假设斯卡布罗集市本人就是“疆独分子”,也不一定就能说,维吾尔在线煽动人们去暴乱、杀人放火。二,请大家换位思考一下,6·26事件发生后,网上有多少汉族网民一致声讨维吾尔族?有多少一边看着相关视频一边兴奋地叫好?如果你是一个维吾尔人会怎样想?维吾尔在线一再在网上发帖,要求政府出来说话,公布真相,但却没有得到及时、正面的对话式响应,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人产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的心理,难道就完全不可以理解吗?这种心态、行为,是与暴力分子7·5当天实施的恐怖暴行搅和在了一起,但其本身恐怕还不能肯定就是恐怖主义吧?

伊力哈木、维吾尔在线最后究竟应该怎样定性,有赖于最终全面情况的搜集,至于说我们是否可以等到一个透明、公正有说服力的调查结果,那就不由我了。最后我还想就维吾尔在线谈谈政府对网络民族主义话语管理的问题。

自2006年1月26日试建站起,据说维吾尔在线总共被关闭了9次(http://blog.sina.com.cn/s/indexlist_1229909103_2.html),仅我就记得08年5月后,它至少遭遇了三次较长时间的关闭,而且每次关闭或重新开放(除了这次被封)都没有任何正式的官方讯息。由此,我们很容易批评政府的专蛮。但是,考虑到政府对意识形态和舆论的一贯严加控制,考虑到族群问题的高度敏感,维吾尔在线能够以基本不变的风格断续存三年多,未尝不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也未尝不包含着政府管理政策(暗中)的自我调整和对那些族裔情绪较强的维吾尔人士的一定的善意与宽容;再夸张点,可否将这看作是政府与民间社会的某种未加宣明的“互动”尝试。当然很可惜,这一“互动”的结局并不成功。除了6·26和7·5这两个偶然因素外,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政府对网络(民族主义)言说的管理,缺乏有效的全局性的规划,总体上处于被动的应对状态,而且管理的基础,仍然是专断性的。

据我的印象,新千年前后,随着网络的迅速普及,各种激烈、半激烈、混合的族裔民族主义网站、论坛、言说,就开始不断增多、膨胀,其中不乏公然破坏族群团结的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叫嚣,以及分裂性的攻击国家合法性的言论(比如将1911年视为满清国难日)。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无论是国内和国外,大都认为中国缺乏言论自由,另一方面,网上的各种民族主义言说好像又具有没有边际的自由。(在这种“自由”下,西方社会流行的族裔、性别言论“政治正确”的共识,就显得荒唐、可笑,像是干涉言论自由。)面对这种情况,政府至今为止,也没有出台一个明确的互联网言论管理办法,明确划清合法言论、非法言论的基线,而且基本上所有的相关管理,都是密而不宣的,人们一般只能在某个网站或论坛突然无法登陆后才能猜测是否是政府下手了,而封了后再开,原因也是不明不白。这样的作法,就让政府显得不论对错,都是专断、蛮横的。

当然坊间盛传有所谓“五毛党”的说法,但是至少根据我的观察,如果真有所谓穿“马甲”的政府的代言雇佣网民的话,除了极个别的情况,五毛党的水平都是极端差的。不要说指望他们开展有理有节的说理讨论,正确引导舆论,就是连应急灭火的作用都起不到;很多情况下,甚至起的是火上浇油的作用都说不定。可能是到2007年,政府对这类网站关闭、整改的步伐大大加快了,对于想通过网络来了解国家族群关系状况的人来说,就感觉越来越不方便。但是一方面现在政府做事也不能为所欲为了,行事总要有所规避、收敛,另一方面网络为发表、传播所提供的前所未有的灵活普遍性,也使得政府也很难达到完全封锁的目的,除非彻底断网。这样一来,有时有些人似乎就与政府玩起了相互斗法的游戏,并且有一些人,似乎也有意识地利用这种情况,设法迅速扩大自己的知名度,甚至成为某个特定族群的“民族英雄”。其实政府完全应该依据法律,公开、公正地管理网络,依法起诉那些公然破坏族群团结的种族主义性质的言说者,以达警示作用。而对于那些虽激烈,但仍然是讨论问题的发言,不仅要允许,耐心倾听,而且应该与之进行积极的对话、讨论。与此同时,开放常规媒体对相关问题的讨论,以求通过理性的网外思考,影响网内言说。从而逐渐在中国形成正确、理性、宽容、自律的族群问题言说的舆论环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理性的声音难以发出,而任凭非理性的偏激到处漫延。

2007年7月31日第三稿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27, 2014 in 每日杂谈

 

One response to “存档 姚新勇:我所了解的“维吾尔在线(中文版)”及其他

  1. shuyan

    八月 4, 2014 at 11:18 下午

    文章写得很好,原文中说分辨哪些言论违法,哪些虽偏激却合法,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我支持政府能够做到言论自由,可是通往言论自由的路却不一定一路平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