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智慧与方便——评戈尔斯坦(Dr. Melvyn Goldstein)《现代西藏史·卷三·风云密布》

29 7月

戈尔斯坦博士2013年末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期待已久的《现代西藏史(The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三卷出炉,名为风云密布(The Storm Clouds Descend);坏消息是,戈尔斯坦未能按计划在第三卷结束这份鸿篇巨著,此卷仅叙述1955~1957年的内容。他在前言中写道:

我起初计划本卷——卷三——叙述剩下的时期(即1955-1959),但是当我开始写作后,很明显中藏双方出现了太多新材料,我无法将他们压缩到一卷之中,因此我决定将这段时间分为两卷。卷三始于1955年6月达赖喇嘛经过四个月对中国的访问后回到西藏,止于1957年春,……

好在戈尔斯坦似乎对第四卷的内容已经有相当多的把握,个人预计第四卷风暴眼(In the Eye of the Storm)将会很快出版。

与第二卷相比,目前的电子图书已经相当发达。得知此卷出版后,我直接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用信用卡购书,第一时间在kindle上下载全书;全无人肉搬运之苦。

我本意想在读完全卷之后写一篇介绍文章,简述全书主要内容;读到最后一章才发现完全无此必要。 本卷的最后一章名为最后的想法(The Final Thoughts),作者对全卷内容做了恰如其分的摘要,既简洁明了,同时也不失细节,包括大量引文,完全可以作为一篇概述这一时期的历史论文单独发表。我已把这一章译为中文,以飨读者。

 

戈尔斯坦的现代西藏史卷一卷二仅仅围绕拉萨上层政治进行叙述,这一行文受到某些人的批评。我赞同这种做法,作为通史,也许只能有篇幅去描述政治史发展的主线。而在卷三中,戈尔斯坦展开多个线程,既讲述了康区的民主改革和叛乱,也讲述了流亡噶伦堡的护藏三人团的活动,还描述了拉萨人民议会的情况;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这些活动都对这一时期的历史主线构成了明显的影响。

在中国一方,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和四川藏区(西康)有那么大的行为差异。这一区别集中体现在党内毛泽东——邓小平——李井泉/张国华的政策主线上。在西藏内部,范明和其代表的西北局是左派的代表,他们支持提升班禅大师的地位,尽快在西藏推进民主改革。他们认为着力于摇摆不定的达赖喇嘛政府是不靠谱的,把命运交给他人;只有尽快完成民主改革才能巩固中国在西藏的地位。这一路线明显在党内受到抑制,毛泽东——邓小平——张国华决定在西藏继续采取争取达赖喇嘛和拉萨上层的怀柔政策,对范明的民主改革实验进行大下马和大收缩(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范明在1958年下台后一直未能得到平反)。但是,同属西南局的邓小平——李井泉联线却在康区执行左派激进政策,在条件未成熟的情况下推动康区的民主改革。在具体执行中,他们忽视了藏族干部天宝和统战部刘格平的意见,点燃了整个藏区形势恶化的火药桶。毛泽东也同意了这一路线。戈尔斯坦分析邓小平在这些决策中的核心作用,他似乎也无法理解,而试图从私人关系的角度解释:邓小平与部下李井泉私交甚笃(1972年,在邓小平被下放江西时,李井泉的子女到江西去看望他;另,李井泉的六子为张经武养子);却与统战系李维汉个人交恶(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金维映在其被审查时与之离婚,转而与审查者李维汉结婚)。戈尔斯坦不禁遗憾地写道:

假如邓小平选择强烈劝说毛泽东,李井泉现在完成改革是错误的,相反,他建议为了结束叛乱,稳定整个青藏高原的局势,最好将甘孜与西藏的藏人一样看待,他的观点也许可以占上风,西藏历史也许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在另外一方,达赖喇嘛同样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巨大的转变。受到甘孜地区事件和他身边人的影响,1955年从北京返回拉萨的达赖喇嘛,到1956年底跨入印度领土时,其乐观情绪已经荡然无存,而再次寄希望于获得印度的支持进入流亡。在此之前,据戈尔斯坦研究,他还不了解其亲信帕拉暗地里从事的反华活动(我个人对此存疑)。然而,达赖喇嘛在印度并未获得他哥哥嘉乐顿珠所以为的支持。尼赫鲁对达赖喇嘛的计划嗤之以鼻,并劝说达赖喇嘛返回拉萨与中国人合作。经过一番犹豫的达赖喇嘛最终回到拉萨,但是与尼赫鲁想像的不同,这是一个从组织上和思想上都做好准备与中国人抗争并决裂的达赖喇嘛。何时决裂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戈尔斯坦主要利用夏格巴日记描述此时期的护藏三人团(JKTS)的活动,这一点从史料上来说略显单薄。戈尔斯坦的描述反映,护藏三人团,特别是嘉乐顿珠,对国际政治的复杂缺乏了解,把自己的愿望和外界(包括印度和美国)的正式承诺混为一谈。而藏人精英的这一认识,从那个时代,到1959年,一直延伸至今,阻碍了他们寻找一个现实的解决方案。

这一卷中花了相当大的篇幅描述了阿乐群则的人民议会活动和恩珠仓等康巴人的活动。戈尔斯坦“发现”了一些历史细节,人民议会的最初主意实际上是来自于一些噶伦(索康、柳霞和夏格巴等)的讨论和授意。在理塘,在中国开始准备实施民主改革,并开会向一些藏族上层传达计划之后,聚集在理塘寺的藏族人开始叛乱,打响了第一枪。而阿乐群则的活动在拉萨受到限制之后,他逃到噶伦堡,却发现护藏三人团根本不重视他和他的活动,完全把他屏蔽在内层决策之外(无独有偶,戈尔斯坦另一本书的主人公扎西次仁曾经在噶伦堡遭遇类似的待遇,因此离开印度去美国求学)。

 

戈尔斯坦曾经在《现代西藏史·卷一》前言中称,“本书所持的观点是既不亲藏也不亲汉,即既不倾向于达赖喇嘛的流亡政府,亦不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边,”在本卷前言中,戈尔斯坦隐晦地批评夏格巴,并重申他自己的治史原则:

已故孜本夏格巴是现代西藏历史和政治伟人之一,他曾经跟我说,不要书写任何损害“西藏事业”的文字。……最后,我希望在一个新的细微和复杂的层面上阐明1950年代的历史,但是以一种平衡的方式,而不考虑这些信息将如何影响当前有关西藏与中国有关的政治地位的冲突,也无论部分信息是否与人们固有的理念或认知相矛盾。

在一个高度争议并严重影响当代政治走向的领域进行历史研究,达到一种平衡无疑是困难的。在中国出版的《现代西藏史·卷一》译文中出现了一些令戈尔斯坦不喜欢的修改。而某些流亡藏人则批评戈尔斯坦是亲中共的宣传家,认为他修改其观点,以换取进入中国进行研究的机会。在我看来,在这一无法得到充分资料的领域,戈尔斯坦的重要贡献在于以尽可能多的史料呈现历史的原貌。戈尔斯坦并非没有自己的观点,但是他站在观点背后,让史料来说话。所以,尽管有人不同意戈尔斯坦的观点,但是他的现代西藏史系列却成为这个领域中得到众多引用的巨著。

当达赖喇嘛1957年最终回到拉萨时,他如是解释他的决定:

与中国的关系会被切断,你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同时,你完全无法在这儿得到帮助。……如果我们在这儿得到具体的完全的支持,那值得与中国为敌。但是如果你们无法在这儿得到支持,那么你们与中国为敌而一无所获。所以,最好是回去,通过策略性的方法,或聪明的方法,通过其他一些方法来行事。

回顾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这一段话令人心酸。我们是否再次站在崩盘的边缘?中国、达赖喇嘛、美国、印度将如何处理当前的复杂局面,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会如何描绘目前的历史?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29, 2014 in 畅所欲言, 雪狮与龙

 

2 responses to “智慧与方便——评戈尔斯坦(Dr. Melvyn Goldstein)《现代西藏史·卷三·风云密布》

  1. 上善若水

    八月 2, 2014 at 9:16 上午

    一直关注这西藏现代史系列图书,有第二卷的英文版,但本人的英文水平虽然能看懂,但实在无法把阅读英文当成一种乐趣,好像香港刚出了第二卷中文版,不过还没机会去买,不知道国内会不会接着出版了。希望博主如果可能的话,多翻译一些重要的章节。当前的西藏问题好像有点平静,但随着达赖喇嘛的圆寂不可抗拒的到来,很可能像博主说的,又来到了一个“崩盘的边缘”,当然我更多感觉是重新洗盘的边缘。至于是福是祸,只能是时间来验证了

     
  2. David Peng

    八月 2, 2014 at 10:58 上午

    谢谢@上善若水的支持。我个人既懒又忙,尽量。

    如您所言,香港大学出版社刚出了第二卷中文版,顺便帮他们做个广告:

    Snow Lion and Dragon

    据戈氏,这本书应该是不会有大陆版本了。其实第二卷比较平,没什么敏感内容。

    这书可以直邮大陆,邮费40+HDK,但是不知道能否进来。

    不知道为啥,Amazon没有大力在港澳台推行电子书。现在香港电子书产业基本没有,台湾的电子书有些自成平台,有些可以使用开放的Android系。不过目前Android系的硬件发展不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