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台海风云

大陆不宜阻挠达赖喇嘛访台

民进党真是企划天才!他们的一招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为莫拉克台风灾民祈福,同时击中了马英九和北京的软肋。

马英九经过数小时的国安会议,做出决定,同意给达赖喇嘛来台发出签证。同时,国民党一方面放话,说此行仅涉及宗教,大陆理应不会过度反应;另方面,国民党据报派出密使,赴大陆缓颊。国民党诸多大员,都已确定不会会见达赖喇嘛。国民党甚至笨拙地拿香跟拜,邀请在台的四大派僧人,提前举办了藏传佛教联合超度大法会。

大陆方面,对此情况,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大陆无法批马,尽管私底下可能骂上几句。大陆主要由国台办出马,一方面大分贝批民进党,指其包藏祸心;一方面,戒劝达赖喇嘛,访台势必对两岸关系造成不利影响。

实际上,大陆方面除了佩服、学习民进党这招借力使力的妙招外,不宜做出过分举动。既然民进党和达赖喇嘛都宣称此行是完全的宗教之旅,大陆大可谨慎观察。事实上,大陆想完全封杀达赖喇嘛的活动空间,此事碍难成功;但是,把达赖喇嘛定位为宗教领袖,对其进行政教分离的运作,却是符合国际观感和大陆自己的政策需要的。民进党立委田秋堇说,“达赖喇嘛的所有行程都完全公开,外界可以看看是否有政治性的活动。”

其实,民进党和达赖喇嘛之间,还是有隙可寻的。正如苹果日报的社论所说,“让达赖在中国领土上举行宗教祈福,何虞达赖、国民党与北京的关系恶化?”台独立场的自由时报刊发社论(该文开头并认同中华民国的西藏历史阐述),指国民党内部有人反对达赖喇嘛来台,涉嫌反对“一个中华民国”。同样的问题,可以反过来问,民进党邀请达赖喇嘛来台,是否意味着认同“一个中华民国”及其册封的转世活佛?

最后,北京应该吸取的教训是,如果你封杀对方,不跟对方打交道,你就无法影响对方。这一教训对民进党和对达赖喇嘛同样试用。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31, 2009 in 雪狮与龙, 台海风云

 

陈水扁被羁押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碰到位曾经的“台湾人”,他叹着气跟我说,台湾人真倒霉,好不容易选个总统,这么烂。

其实阿扁不是第一位台湾人总统了,阿辉伯才是。阿辉伯虽然也黑金,但是他是日式派系那种,钱都不A到自己口袋里。阿扁比较厉害,连根都烂了。他的政府前部长们,可以在土城排排坐,开会了。正如法官所说,这家人还真奇怪耶。所有的人都啥都不知道,都往吴淑珍身上推;然后阿珍在shopping之余,隔三岔五地就晕厥一下,风烛残年了。阿扁也是当过律师的人,以为天下都是傻子吗?没见过这么没担当的男人!

隐隐约约中,我想起了张惠妹的那首歌,“最爱我的人伤我最深。”

====================

附录:陳水扁國務費案及洗錢疑案大事紀 (转自自由时报

–五月二十日,陳水扁卸任總統後,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國務機要費案,並將陳水扁列為被告。陳水扁也是中華民國司法史上第一位卸任總統被檢方列為偵字案被告的案例。

–七月二十四日,特偵組首度以被告身分訊問陳水扁,由於檢察官低調進行,外界並不知悉。

–八月十二日,陳水扁第二度到特偵組應訊,由委任律師李勝琛、洪貴參、顧立雄等三人陪同。

–八月十五日,瑞士司法機關提供扁家海外密帳,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前第一家庭疑洗錢案,並於當晚第三度傳喚陳水扁說明。

–八月十六日,特偵組搜索陳水扁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寶徠花園廣場住處、陳水扁辦公室、吳淑珍胞兄吳景茂台南住處等地,並訪談前第一夫人吳淑珍。檢察官當天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致中、黃睿靚列為被告,並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三人限制出境。

–八月十八日,特偵組傳喚吳景茂、陳俊英夫婦,陳俊英應訊時昏迷送醫。檢察官當天傳喚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查隱匿公文案,並將葉盛茂列為被告及境管。

–八月二十日,前總統李登輝秘書室主任蘇志誠到特偵組作證,說明李登輝時代國務費支領情形。特偵組同日將葉盛茂隱匿公文案移交台北地檢署偵辦。

–八月二十二日,特偵組檢察官前往寶徠花園廣場扁住處就訊吳淑珍。

–八月二十五日,陳致中、黃睿靚夫婦上午自美返台,特偵組下午傳喚兩人到案,並將兩人限制出境。

–八月二十七日,法務部利用北檢主任檢察官慶啟人到新加坡參加會議的機會,向新加坡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請求。

–九月三日,特偵組第四度傳喚陳水扁到案。

–九月二十日,特偵組收到新加坡司法互助資料,包括吳景茂在瑞士信貸新加坡分行等五個帳戶的資金流向。

–九月二十五日,特偵組二度搜索陳水扁住家、辦公室等二十七處,將前總統府出納陳鎮慧列為貪污被告,並向法院聲押獲准,為本案第一位被羈押的被告。

–十月二日,疑洗錢案,特偵組將吳淑珍友人蔡銘哲、蔡銘杰改列被告,並將蔡銘哲聲押獲准。

–十月三日,國務機要費案,特偵組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林德訓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獲准。

–十月七日,特偵組聲押吳景茂獲准。

–十月十五日,疑洗錢案,特偵組搜索昇恆昌公司等據點,並傳喚負責人江松溪等人到案,訊後飭回;南港展覽館案,檢方聲押前內政部長余政憲獲准,原在押被告力麒建設負責人郭銓慶轉污點證人,被檢方飭回。

–十月十七日,查企業匯款扁家人頭帳戶,特偵組搜索中信、開發、元大三大金控等地,並將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列為被告。

–十月二十一日,南港展覽館弊案,特偵組將吳淑珍、余政憲、郭銓慶三人列為行、收賄罪的被告。

–十月二十四日,查企業匯款案,特偵組以證人身分傳喚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說明。

–十月二十八日,特偵組查龍潭土地開發案,搜索前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李界木住處等地,並將李界木改列被告,聲押獲准。

–十月三十日,查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涉侵占機密外交款項案,特偵組搜索邱義仁住處等地,並將邱義仁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四日,特偵組偵辦國務機要費案,自監察院獲取新證據,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馬永成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六日,查SOGO案,特偵組搜索太平洋流通公司等處所。

–十一月十一日,特偵組第五度傳喚陳水扁到案,歷經近六小時訊問後,檢察官以陳水扁涉犯重罪,向法院聲請羈押陳水扁。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11, 2008 in 台海风云

 

陈水扁被羁押

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碰到位曾经的“台湾人”,他叹着气跟我说,台湾人真倒霉,好不容易选个总统,这么烂。

其实阿扁不是第一位台湾人总统了,阿辉伯才是。阿辉伯虽然也黑金,但是他是日式派系那种,钱都不A到自己口袋里。阿扁比较厉害,连根都烂了。他的政府前部长们,可以在土城排排坐,开会了。正如法官所说,这家人还真奇怪耶。所有的人都啥都不知道,都往吴淑珍身上推;然后阿珍在shopping之余,隔三岔五地就晕厥一下,风烛残年了。阿扁也是当过律师的人,以为天下都是傻子吗?没见过这么没担当的男人!

隐隐约约中,我想起了张惠妹的那首歌,“最爱我的人伤我最深。”

====================

附录:陳水扁國務費案及洗錢疑案大事紀 (转自自由时报

–五月二十日,陳水扁卸任總統後,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國務機要費案,並將陳水扁列為被告。陳水扁也是中華民國司法史上第一位卸任總統被檢方列為偵字案被告的案例。

–七月二十四日,特偵組首度以被告身分訊問陳水扁,由於檢察官低調進行,外界並不知悉。

–八月十二日,陳水扁第二度到特偵組應訊,由委任律師李勝琛、洪貴參、顧立雄等三人陪同。

–八月十五日,瑞士司法機關提供扁家海外密帳,特偵組立即分案偵辦前第一家庭疑洗錢案,並於當晚第三度傳喚陳水扁說明。

–八月十六日,特偵組搜索陳水扁位於台北市信義區的寶徠花園廣場住處、陳水扁辦公室、吳淑珍胞兄吳景茂台南住處等地,並訪談前第一夫人吳淑珍。檢察官當天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陳致中、黃睿靚列為被告,並將陳水扁、吳淑珍、吳景茂三人限制出境。

–八月十八日,特偵組傳喚吳景茂、陳俊英夫婦,陳俊英應訊時昏迷送醫。檢察官當天傳喚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查隱匿公文案,並將葉盛茂列為被告及境管。

–八月二十日,前總統李登輝秘書室主任蘇志誠到特偵組作證,說明李登輝時代國務費支領情形。特偵組同日將葉盛茂隱匿公文案移交台北地檢署偵辦。

–八月二十二日,特偵組檢察官前往寶徠花園廣場扁住處就訊吳淑珍。

–八月二十五日,陳致中、黃睿靚夫婦上午自美返台,特偵組下午傳喚兩人到案,並將兩人限制出境。

–八月二十七日,法務部利用北檢主任檢察官慶啟人到新加坡參加會議的機會,向新加坡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請求。

–九月三日,特偵組第四度傳喚陳水扁到案。

–九月二十日,特偵組收到新加坡司法互助資料,包括吳景茂在瑞士信貸新加坡分行等五個帳戶的資金流向。

–九月二十五日,特偵組二度搜索陳水扁住家、辦公室等二十七處,將前總統府出納陳鎮慧列為貪污被告,並向法院聲押獲准,為本案第一位被羈押的被告。

–十月二日,疑洗錢案,特偵組將吳淑珍友人蔡銘哲、蔡銘杰改列被告,並將蔡銘哲聲押獲准。

–十月三日,國務機要費案,特偵組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林德訓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獲准。

–十月七日,特偵組聲押吳景茂獲准。

–十月十五日,疑洗錢案,特偵組搜索昇恆昌公司等據點,並傳喚負責人江松溪等人到案,訊後飭回;南港展覽館案,檢方聲押前內政部長余政憲獲准,原在押被告力麒建設負責人郭銓慶轉污點證人,被檢方飭回。

–十月十七日,查企業匯款扁家人頭帳戶,特偵組搜索中信、開發、元大三大金控等地,並將前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列為被告。

–十月二十一日,南港展覽館弊案,特偵組將吳淑珍、余政憲、郭銓慶三人列為行、收賄罪的被告。

–十月二十四日,查企業匯款案,特偵組以證人身分傳喚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濂松說明。

–十月二十八日,特偵組查龍潭土地開發案,搜索前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李界木住處等地,並將李界木改列被告,聲押獲准。

–十月三十日,查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涉侵占機密外交款項案,特偵組搜索邱義仁住處等地,並將邱義仁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四日,特偵組偵辦國務機要費案,自監察院獲取新證據,將前總統辦公室主任馬永成改列貪污被告,並聲押禁見獲准。

–十一月六日,查SOGO案,特偵組搜索太平洋流通公司等處所。

–十一月十一日,特偵組第五度傳喚陳水扁到案,歷經近六小時訊問後,檢察官以陳水扁涉犯重罪,向法院聲請羈押陳水扁。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十一月 11, 2008 in 台海风云

 

一错再错的海协会和中台办

11月3日,现任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将按计划会访问台湾。在很多统一派心中,海协会的这一步,已经耽误了十年。大公报撰文说,“就两岸关系互动发展而言,这是一项大功德,既艰巨,又光辉,两岸无数人为此送上衷心的祝福!”

然而,先期一步的张铭清,在台湾掀起波澜。张铭清在台湾的私人行程从开始就伴随着绿营的抗议,这一抗议在台南达到高潮。张在拜访台南孔庙时,在群众激烈抗议中被冲撞倒地。此一事件迅速成为台湾的焦点事件。张铭清也不得不提前结束行程回大陆。

事实上,在张铭清的访问之前,台湾前驻美代表吴钊燮即指出,目前气氛陈云林不宜来台。但是,即使在张铭清事件之后,大陆仍然坚持陈云林访问(我猜测),在我看来实为不智。

北京对目前的马政府抱有太大的期望,而对台湾的主流民意视而不见。陈云林说,“极少数人肆意破坏两岸正常交流的行径是不得人心的。”然而,事实上,主流的台湾民众,对以统一为目的的两岸交流,抱着极大的忌惮之心。尤其在当今的经济危机情况下,马政府的表现并未得到民众认可。这种情况下的政治政策,应该是比较保守的以守卫即有成果为主,而不是积极地攻城掠地。

台湾社会是个开放的新闻社会,公众和媒体相互起舞,寻找焦点事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在大陆人看起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事件,在台湾会放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大陆生活在封闭媒体社会中的官僚,很难理解这种媒体现象。在张铭清访问之前,台湾媒体关注的主要是毒奶粉事件和陈水扁家族贪腐案件。前者,如果不存在新的新闻,会逐渐冷下来;而后者,则会在相当长的事件内占据新闻头条。

然而,张铭清事件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了台湾老百姓的注意力。台湾人把视线从贪腐再次转到两岸关系。这再次给陈水扁极大的操作空间。相比较木木的大陆官僚甚至国民党的一些官员,陈水扁和绿营则深谙操弄民意和媒体之术。陈水扁极力争取参加今天的“反黑心,顾台湾”,起到了他意料之中的效果。陈水扁一人,吸引了大部分新闻媒体的镁光灯,也吸引了大量的深绿支持者。他再次成功地把家族贪腐和两岸关系以及民进党的命运绑架在一起。

可以预料,等待陈云林的决不仅仅是鲜花和红地毯。无论在他的访问中发生什么事件,这一事件都会把两岸关系这个棘手的问题放到台湾政坛上拷问一把,谁是胜利者呢?

 
10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十月 26, 2008 in 台海风云

 

陈水扁夫妇黯然退党

继许信良、施明德、林义雄之后,民进党再有一位前党主席陈水扁退党。陈水扁的退党有几个特色,不同于前面几位先贤:陈水扁不是一个人退党,而是夫妇一块退党,据说台北市民进党党部正建议开除陈水扁的儿子儿媳的党籍;前面几位先贤都是因为政见不合,出走民进党,而陈水扁自认做错了事,为了表达歉意而退党。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民进党的最大功臣给了民进党最重一击。民进党/陈水扁一直在攻击这个那个是中国共产党的同路人,从实际效果看,陈水扁才是最帮北京政府的贴心人。民进党的现任蔡英文主席身上有着浓重的扁味,对陈水扁夫妇退党表达“尊重接受”。民进党的陈水扁旋风,随着陈水扁之起而起,却不能随陈水扁之退而退。预料民进党内部的权斗会随着陈水扁退党进入新的高峰,蔡英文很难继续维持一个弱势党主席。

其实,回归到基本面,民进党的台独主张有着相当的合理性。这八年,甚至十数年的台独运动已经永久地改变了台湾的政治版图。如果民进党能够收拾颓势,从头再来,还是有着很好的政治机会,最少会成为台湾政治的一个实力派。

如我以前的贴子,我再次把陈水扁先生的退党声明全文保留在这儿。

========

二十一年前,在台北市永樂國小紀念「二二八事件四十周年」的演講會上,剛出獄的我,正式加入「民主進步黨」。回首過去大家一起為台灣、為民主、為公義所走過的艱苦歲月,此時此刻內心依然激動不已。

「民主進步黨」承擔了多少人共同的夢想與苦難,但今天我不得不沉痛的向所有先進黨員同志與支持者說一聲抱歉,我讓大家失望、蒙羞,更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對黨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雖然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犯了錯,做了我不應該做的事,對此我深感愧疚與自責。

我熱愛「民主進步黨」,更以身為「民主進步黨」的黨員為榮、為傲。為了表達對「民主進步黨」全體黨員同志及所有支持者最深切的歉意,我宣布自即刻起退出「民主進步黨」,太太吳淑珍女士也自即刻起退黨。

從政近三十年來,「民主進步黨」是支持我不斷向前邁進的最大力量來源,多少前輩的提攜與愛護,才讓我有機會為台灣社會盡一己棉薄之力。自擔任公職以來,我努力扮演好我的角色,全心全意為共同的理想來打拼。期間容有所疏失,甚至過錯,引發社會各界不同的議論或衝突,但我絕不是好財貪墨之輩。我犯了嚴重的錯誤,我不敢奢望國人同胞能夠原諒甚至諒解,但我絕對會為我的行為負責。雖然今後不再是「民主進步黨」的黨員,但我願接受中央黨部「廉政委員會」的調查,更將勇敢坦然的面對社會各界的批判與司法的偵辦。

最後,誠摯期盼所有的支持者,不要因為我個人的過失,因而全盤否定了「民主進步黨」長期以來為捍衛台灣的國家主權、為鞏固深化台灣的民主,以及矢志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初衷與堅持。希望大家能給「民主進步黨」更多的鼓勵與包容,讓她不但能很快的再站起來,更能積極扮演好強而有力在野黨的監督角色,重新贏得台灣人民的信賴,引領台灣邁向更光明燦爛的未來。

 
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17, 2008 in 历史存档, 台海风云, 每日杂谈

 

从中国人的性格看西藏问题

年初的,我预测本年度最大的不可预测性发生在台海。我那个时候没有想到西藏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密切观察西藏问题的亚洲周刊记者纪鸣硕,去年就记录即将登场的“西藏人民大起义”,只是我没有注意。

我想,如果达兰萨拉把共产党政府当作对手,是否应该好好研究研究,这个对手吃哪一套?不吃哪一套呢?

第一、共产党政府不吃硬的对抗的那一套。在台海,无论李登辉、陈水扁怎么出招,美国人怎么劝喻,共产党的政策就是从头僵硬到底,一点不转弯。

第二、共产党政府会让步,但是要在他们感觉好的时候,面对“朋友”的时候,信心满满的时候。例如,他们对台商开出的大单。

第三、共产党政府相当地记恩。新加坡的李光耀,在关键的6.4之后访问北京。北京一直记得这件事,并一直容忍新加坡政府对中国的各种批评。

第四、共产党政府也相当地记仇。张惠妹因为在2004年唱了中华民国国歌,被大陆彻底封杀。其歌唱事业就此遭受重挫。

从这些看,中国共产党还是具有很多中国人的特点,爱面子,交朋友,讲究信任。中国人讲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和中国人打交道的时候,要讲究先付出,建立信任关系,然后你就可以得到超额回报。如果仔细研究共产党政府1949年以后的历史,这个政府并不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而是在对外关系上付出了很多。关键问题是,你要怎么去接近这个政府。

在台海,8年来(如果算上李登辉的两国论就更长了),无论台湾政府用尽解数,“善意”也好,“恶意”也好,大陆方面就是充耳不闻,在国际外交舞台步步紧逼。仅仅这一个事实,不值得流亡藏人深思吗?

 
13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8, 2008 in 雪狮与龙, 台海风云, 每日杂谈

 

请勿过度解读马英九胜选

随着马英九胜选,以及近期台海双方包括美国做出的种种善意表态,令人觉得台海简直是一片光明。在多维新闻网上看到一篇接一篇长篇累牍的评论文章,来自各个方向的台湾专家,大家似乎异口同声地说,“马英九胜选,代表台湾准备好了,拥抱大陆!”

在历次台湾选举当中,国民党包括评论家会经常做出的评论是,“民进党/绿营撕裂族群,操弄选举。”绿营的基本策略,就是把政党的政策选择,变成爱台或卖台的选择,或者是趋向统一还是趋向独立的选择。相反,蓝营的策略,基本上是努力地把选举拉回到政见之争,政策讨论,同时极力强调自己也爱台。正如这次扁马会时,马英九说,“请放心交棒,我爱台湾不输你。”

但是,当马英九胜选之后,坊间却出现了认同绿营的逻辑:这次选举的确是趋向统一还是趋向独立的公投。蓝营取胜,说明台湾民众已经开始反对急独,维护不独不统,考虑趋向统一。这种逻辑是何等片面和滑稽?我不否认,蓝营的两岸政策,无疑是马英九胜选的原因之一;然而过度解读则是完全错误的。

第一,蓝绿两位候选人的两岸政策趋同,说明这些年在中美之间左突右闪的台湾大陆政策,最终找到了共识。简单地说,就是虚与委蛇,维持现状,争取利益,寻机而动。如果大陆今天宣布放弃武力,或者表现出无力武力护台的情形,请相信我,明天台湾就会宣布独立!在这一点上,蓝营和绿营没有任何区别。台湾并不否认统一选项,但是最好变成东西德、南北韩先!马英九的种种经济政策,绝对不是要走向统一,而是要为台湾赚更多的钱,保住自己的选票。台湾目前要思考的问题是,即要从大陆赚钱,又不能对大陆形成太大的经济依赖。

第二,马英九胜选的最重要的原因,我认为是马英九的清明形象,和民进党一批迅速腐化的政治暴发户的鲜明对比。李登辉深明此理,因此才在李马会上多次提到“要做到清廉政府”。民进党之所以起家,除了台湾人自己当家做主的自由立场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批党外人士的清明形象对国民党百年老店的黑金形象的冲击。民进党内一批政治暴发户,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形象一落千丈。风水轮流转,2008年大选,居然出现更多年轻人支持国民党,国民党比民进党更清明的形象,不得不令人深思。扁马会上,马不无讽刺地说“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我们会牢记在心”。

台湾政治的一页终于翻过去了。到目前为止,台湾各党上一代的政治人物已经尽数出演,待我们拭目以待,各党的未来一代领导人物。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四月 5, 2008 in 台海风云, 每日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