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Category Archives: 畅所欲言

新浪微博上的“@任志强”

任志强被禁言了。

他在新浪微博上的所有言论都看不见了,只能在自由微博上看到。最后一条是:

任志强:请问懂法律的朋友们:如果一家网站,故意以转发的方式,刊出明显带有编造虚假事实的谣言的文章时,是否应和编造谣言者承担同样的法律责任?是否可以在法院起诉造谣者时,将该网站和网站主办方同时列为被告?
2016年02月22日 20:49

据说他被禁言,是因为批评习近平的“党媒党性说”。

任志强:彻底的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泪]

2016年02月19日 22:17

习总的屁股摸不得。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表通告,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国务院关于授权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的通知》等法律法规,关闭任志强的微博帐号。于是众声喧哗,“关得好”,“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我读了下上面引述的决定与通知(这是否可以被归为法律法规暂且不论),与任志强言论有关的,大概是第二条:

二、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对有下列行为之一,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一)利用互联网造谣、诽谤或者发表、传播其他有害信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或者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
……

言论……有害信息。

我通读全文,也没有发现哪儿说可以处罚关闭账号。看来任志强和浦志强还差点儿,姓不同则道不合。对于达不到刑事责任的,《决定》第六条是这么规定的:

六、利用互联网实施违法行为,违反社会治安管理,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予以处罚;违反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尚不构成犯罪的,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

好一个法内之地。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二月 29, 2016 in 畅所欲言, 每日杂谈

 

智慧与方便——评戈尔斯坦(Dr. Melvyn Goldstein)《现代西藏史·卷三·风云密布》

戈尔斯坦博士2013年末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期待已久的《现代西藏史(The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三卷出炉,名为风云密布(The Storm Clouds Descend);坏消息是,戈尔斯坦未能按计划在第三卷结束这份鸿篇巨著,此卷仅叙述1955~1957年的内容。他在前言中写道:

我起初计划本卷——卷三——叙述剩下的时期(即1955-1959),但是当我开始写作后,很明显中藏双方出现了太多新材料,我无法将他们压缩到一卷之中,因此我决定将这段时间分为两卷。卷三始于1955年6月达赖喇嘛经过四个月对中国的访问后回到西藏,止于1957年春,……

好在戈尔斯坦似乎对第四卷的内容已经有相当多的把握,个人预计第四卷风暴眼(In the Eye of the Storm)将会很快出版。

与第二卷相比,目前的电子图书已经相当发达。得知此卷出版后,我直接在亚马逊美国网站上用信用卡购书,第一时间在kindle上下载全书;全无人肉搬运之苦。

我本意想在读完全卷之后写一篇介绍文章,简述全书主要内容;读到最后一章才发现完全无此必要。 本卷的最后一章名为最后的想法(The Final Thoughts),作者对全卷内容做了恰如其分的摘要,既简洁明了,同时也不失细节,包括大量引文,完全可以作为一篇概述这一时期的历史论文单独发表。我已把这一章译为中文,以飨读者。

 

戈尔斯坦的现代西藏史卷一卷二仅仅围绕拉萨上层政治进行叙述,这一行文受到某些人的批评。我赞同这种做法,作为通史,也许只能有篇幅去描述政治史发展的主线。而在卷三中,戈尔斯坦展开多个线程,既讲述了康区的民主改革和叛乱,也讲述了流亡噶伦堡的护藏三人团的活动,还描述了拉萨人民议会的情况;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这些活动都对这一时期的历史主线构成了明显的影响。

在中国一方,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西藏和四川藏区(西康)有那么大的行为差异。这一区别集中体现在党内毛泽东——邓小平——李井泉/张国华的政策主线上。在西藏内部,范明和其代表的西北局是左派的代表,他们支持提升班禅大师的地位,尽快在西藏推进民主改革。他们认为着力于摇摆不定的达赖喇嘛政府是不靠谱的,把命运交给他人;只有尽快完成民主改革才能巩固中国在西藏的地位。这一路线明显在党内受到抑制,毛泽东——邓小平——张国华决定在西藏继续采取争取达赖喇嘛和拉萨上层的怀柔政策,对范明的民主改革实验进行大下马和大收缩(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范明在1958年下台后一直未能得到平反)。但是,同属西南局的邓小平——李井泉联线却在康区执行左派激进政策,在条件未成熟的情况下推动康区的民主改革。在具体执行中,他们忽视了藏族干部天宝和统战部刘格平的意见,点燃了整个藏区形势恶化的火药桶。毛泽东也同意了这一路线。戈尔斯坦分析邓小平在这些决策中的核心作用,他似乎也无法理解,而试图从私人关系的角度解释:邓小平与部下李井泉私交甚笃(1972年,在邓小平被下放江西时,李井泉的子女到江西去看望他;另,李井泉的六子为张经武养子);却与统战系李维汉个人交恶(邓小平的第二个妻子金维映在其被审查时与之离婚,转而与审查者李维汉结婚)。戈尔斯坦不禁遗憾地写道:

假如邓小平选择强烈劝说毛泽东,李井泉现在完成改革是错误的,相反,他建议为了结束叛乱,稳定整个青藏高原的局势,最好将甘孜与西藏的藏人一样看待,他的观点也许可以占上风,西藏历史也许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在另外一方,达赖喇嘛同样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巨大的转变。受到甘孜地区事件和他身边人的影响,1955年从北京返回拉萨的达赖喇嘛,到1956年底跨入印度领土时,其乐观情绪已经荡然无存,而再次寄希望于获得印度的支持进入流亡。在此之前,据戈尔斯坦研究,他还不了解其亲信帕拉暗地里从事的反华活动(我个人对此存疑)。然而,达赖喇嘛在印度并未获得他哥哥嘉乐顿珠所以为的支持。尼赫鲁对达赖喇嘛的计划嗤之以鼻,并劝说达赖喇嘛返回拉萨与中国人合作。经过一番犹豫的达赖喇嘛最终回到拉萨,但是与尼赫鲁想像的不同,这是一个从组织上和思想上都做好准备与中国人抗争并决裂的达赖喇嘛。何时决裂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戈尔斯坦主要利用夏格巴日记描述此时期的护藏三人团(JKTS)的活动,这一点从史料上来说略显单薄。戈尔斯坦的描述反映,护藏三人团,特别是嘉乐顿珠,对国际政治的复杂缺乏了解,把自己的愿望和外界(包括印度和美国)的正式承诺混为一谈。而藏人精英的这一认识,从那个时代,到1959年,一直延伸至今,阻碍了他们寻找一个现实的解决方案。

这一卷中花了相当大的篇幅描述了阿乐群则的人民议会活动和恩珠仓等康巴人的活动。戈尔斯坦“发现”了一些历史细节,人民议会的最初主意实际上是来自于一些噶伦(索康、柳霞和夏格巴等)的讨论和授意。在理塘,在中国开始准备实施民主改革,并开会向一些藏族上层传达计划之后,聚集在理塘寺的藏族人开始叛乱,打响了第一枪。而阿乐群则的活动在拉萨受到限制之后,他逃到噶伦堡,却发现护藏三人团根本不重视他和他的活动,完全把他屏蔽在内层决策之外(无独有偶,戈尔斯坦另一本书的主人公扎西次仁曾经在噶伦堡遭遇类似的待遇,因此离开印度去美国求学)。

 

戈尔斯坦曾经在《现代西藏史·卷一》前言中称,“本书所持的观点是既不亲藏也不亲汉,即既不倾向于达赖喇嘛的流亡政府,亦不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边,”在本卷前言中,戈尔斯坦隐晦地批评夏格巴,并重申他自己的治史原则:

已故孜本夏格巴是现代西藏历史和政治伟人之一,他曾经跟我说,不要书写任何损害“西藏事业”的文字。……最后,我希望在一个新的细微和复杂的层面上阐明1950年代的历史,但是以一种平衡的方式,而不考虑这些信息将如何影响当前有关西藏与中国有关的政治地位的冲突,也无论部分信息是否与人们固有的理念或认知相矛盾。

在一个高度争议并严重影响当代政治走向的领域进行历史研究,达到一种平衡无疑是困难的。在中国出版的《现代西藏史·卷一》译文中出现了一些令戈尔斯坦不喜欢的修改。而某些流亡藏人则批评戈尔斯坦是亲中共的宣传家,认为他修改其观点,以换取进入中国进行研究的机会。在我看来,在这一无法得到充分资料的领域,戈尔斯坦的重要贡献在于以尽可能多的史料呈现历史的原貌。戈尔斯坦并非没有自己的观点,但是他站在观点背后,让史料来说话。所以,尽管有人不同意戈尔斯坦的观点,但是他的现代西藏史系列却成为这个领域中得到众多引用的巨著。

当达赖喇嘛1957年最终回到拉萨时,他如是解释他的决定:

与中国的关系会被切断,你离开了自己的国家。同时,你完全无法在这儿得到帮助。……如果我们在这儿得到具体的完全的支持,那值得与中国为敌。但是如果你们无法在这儿得到支持,那么你们与中国为敌而一无所获。所以,最好是回去,通过策略性的方法,或聪明的方法,通过其他一些方法来行事。

回顾过去几十年的历史,这一段话令人心酸。我们是否再次站在崩盘的边缘?中国、达赖喇嘛、美国、印度将如何处理当前的复杂局面,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会如何描绘目前的历史?

 
2条评论

Posted by 于 七月 29, 2014 in 畅所欲言, 雪狮与龙

 

周滨之父、“立委”和窜访

在中国言论空间,最令人失望的类似《皇帝的新装》里面的情况:由于言论控制,媒体发明出一些犬儒的词汇,而主流社会对此习以为常。

我想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新闻学校里面,最基本的5W之一就是搞清楚WHO。但是最近围绕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即无法登上大雅之堂的“康师傅”之后,现在各媒体有了个方便的称呼:周滨之父。

百度新闻搜索“周永康”,出来最近的是两会上《南华早报》的记者提问周永康的情况,我得感谢他问的是“周永康”,而不是“周滨之父”;不然周永康这三个字出镜率就更低了。另外说一句,该发言人的回答“你懂的”,赢得了一片赞扬,从另外一个方面也反应这个国家的不正常言论生态。而百度搜索“周滨之父”就充实了很多,最近坊间正在热炒的是周滨之父与国师曹永正的交往。而这些犬儒能力超群的媒体,居然能够挖掘出一个“周元根”来,在文章《周滨之父周元根如烟往事:神秘的政商帝国》中,作者如是说:

严格来说,神秘富豪周滨,并不算西前头村的人才。因为他并不在这里出生。但他的父亲周元根,则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2012年从领导人位置卸任。

……

习源说,在上学的时候,周元根换了一个名字,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个。

这得有一个多么变态的媒体控制网络,才能产生这种奇葩的新闻?面对这种乱象,某位微博网友发问:

刘汉判死刑了,最近的媒体上经常会提到商人周滨之父!可周滨之父到底是谁呢?办公室的同事说是周华健,我的一个网友说是周杰伦,我朋友说是周星弛,我觉得周润发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我儿子一定说是周扒皮!后来我转念一想,还是觉得周立波的可能性比较大!纠结啊,到底是谁呢?你懂得!转

共识网最近转发了马英九总统在其就职6周年仪式上的演讲。转发者加了一段编者按,起始是这么说的,

2014年5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执政满六周年。这一天,马英九在台中发表题为《倾听青年心声实现世代正义》的就职6周年演讲。

用台湾地区领导人代替台湾总统或中华民国总统,此举已去经年,反映大陆这边的政治立场,虽然会让对岸不舒服,但是仍属编者个人的言论自由范围,我可以接受。但是接下来编者的行为就把新闻伦理扔到爪哇国去了:

以下是马英九《倾听青年心声 实现世代正义》演说全文。

中国医药大学蔡董事长、李校长、各位资政、“国策顾问”、台中市黄副市长、各位“立委”以及“部会”首长们、在场的老师同学和媒体记者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

对比一下中华民国总统府官网上的开头:

中國醫藥大學蔡董事長、李校長、各位資政、國策顧問、臺中市黃副市長、各位立委以及部會首長們、在場的老師同學和媒體記者朋友,大家早安,大家好!

既然转发他人文章,还声明“全文”,就没道理增加那些引号“”。类似的引号出现在全文各处,例如,“教育部”、“劳动部”、”行政院“、王“院长”、江“院长”。更可怕的是,这份转发文章还对文字做了如下修改:

美国华府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四月底发表世界各国的”痛苦指数“,台湾在全球90个受评比的国家与地区中排名第三低。反过来说,也就是最不痛苦国家与地区的第三名,比英、美、星、韩、港等国家与地区表现都要出色。

读者一下子不容易意识到,原文是:

美國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四月底發表世界各國的「痛苦指數」,中華民國在全球90個受評比的國家中排名第三低,反過來說,也就是最不痛苦國家的第三名,比英、美、星、韓、港等國家地區表現都要出色。

我听说大陆的宣传部门有一份关于涉台新闻的文字处理指导,个人没有见过,但是把中华民国改称台湾大概是其中之一。我不理解这些人有多么脑残,建议某些台独人士给他们发个“剿灭中华民国最佳伙伴奖”。我想起了2007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台湾入联公投事件,不扯远了。

另外一个令人发指、又忍俊不禁的名词是“窜访”,目前好像主要得主是达赖喇嘛。关于这个想写点什么,不过一查,发现已经有不少评论:

萧雨生:说窜访

李肃:对比新闻: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说起来,在我所在的城市,上周有不少政要来“窜访”。由于他们“窜来窜去”,原本拥挤不堪的高架道路变得空无一人;路上能看到很多警察,大概因为“窜”得不够,还没有达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程度。

你懂得。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25, 2014 in 畅所欲言

 

警方: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从事分裂活动

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截图
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截图

人民网北京1月25日电 据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据侦查,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与境外“东突”势力勾结,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通报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创办并利用“维吾尔在线”网站,组织、拉拢、操纵部分人员充当网站管理员、通讯员、信息员,造谣、歪曲、炒作案事件,借机制造事端,散布分裂思想,煽动民族仇恨,鼓吹“新疆独立”,从事分裂活动。

通报还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在课堂上公开宣传“维吾尔人要用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维吾尔人要像当年反抗日本侵略一样反抗政府”,将“4·23”、“6·26”等暴恐案件暴徒称为“英雄”,煽动学生仇恨国家、仇恨政府、“推翻政府”。

通报还称伊力哈木·土赫提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裹胁一些人员形成团伙,与境外“东突”骨干勾连,策划、组织并派遣人员出境参加分裂活动。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掌握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涉嫌分裂国家的确凿证据。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0125/c1001-24226456.html

-----

放两个链接,可以从不同方面了解伊力哈木和他的“维吾尔在线”。

天山姚新勇:我所了解的“维吾尔在线(中文版)”及其他 (本站存档

中国边缘: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

-----

由王力雄执笔起草、北风技术操作的《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一月 27, 2014 in 畅所欲言

 

杂多之殇

在囊谦的时候,朋友告诉我,这儿的水(杂曲/澜沧江/湄公河)被污染了,因为上游的杂多生活污水全排进来了。我告诉他,我住在上海,我们的取水口在长江入海口,每天喝着半个中国的洗脚水。

水资源是个全球性的问题,一般是上游的地区/国家把使用/浪费/污染了水资源,而下游的地区/国家跟上游的国家谈判,敦促他们保护环境。可能全世界也找不到中国这样的例子,身处三江源上游的藏族人要保护该处的环境,而身处下游的政府和企业跑过去破坏,还调集一堆军警,逼得别人因此自杀。

玉树政府给人民发来我们似曾相识的短信:

673251d0jw1e7t3w91fa4j20hs0qodh5

温暖玉树发来不怎么温暖的微博:

温暖玉树:我州是矿产资源富集区,也是我省实施“358”地质勘查工程重要地区。近年来,我州地质找矿取得了较大成果,发现了一系列大中型矿床,引起了国家的高度关注,并将玉树地区确定为国家重点地质勘查区之一。今年,杂多县境内需开展24项地质勘查项目。http://t.cn/zQg7vCI

有好事者指出:

2000年三江源就成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二十六条中明文规定(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活动;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可是, 如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里的矿产资源就要被挖了 ,生态环境就要被破坏了。

我不知道如何评论,引用上海还在位的崔代院长的话,猪一样的队友,又“给境内外敌对势力提供了可乘之机“。

藏人抗议中国当局采矿遭军警镇压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八月 20, 2013 in 畅所欲言

 

执政党的心态

最近执政党动作频频。除了在两报一刊上登载反对“宪政”之类的文章之外,王岐山掌管的纪委最近出台规定,首先要求纪委职员清退会员卡,而备受争议的“惩治高级党员干部子女不得在国外就业”被踢爆为虚假新闻。而近日又大张旗鼓地推出共产党的立法法。

此前在共识网上读到一篇来自社科院的张树华、祝伟伟的《苏联历史上的民心建设与溃散镜鉴》,我觉得很好地反映了执政党的心态:

在我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要维持民心,第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指导思想,摈弃马克思主义就是摈弃了无产阶级的理论核心,就是丧失了社会主义理论自信;第二,要坚持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的信仰和奋斗目标,丧失了信仰和目标,无产阶级政党就丧失了灵魂,成为失去头脑的“泥足巨人”;第三,时刻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人民群众是执政的根本,只有符合人民群众的广泛利益和基本需求才能维持社会的长治久安,才能取得社会主义建设的最终成功;第四,保持党的队伍的纯洁性。贪污腐化不仅影响党员队伍形象,进而影响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而且还会动摇腐蚀党员的理想信念,为西方资本主义思想的入侵提供可趁之机。

执政党目前是希望通过内部纪律来达到这些目的。我们走着瞧。

 
留下评论

Posted by 于 五月 29, 2013 in 畅所欲言

 

第廿二年

这是一个难以遗忘的日子。

马英九总统,一如既往,发表了六四感言——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包容並珍惜異議份子的社會價值》。全文如下:

今天是六月四日,在這樣一個日子裡,特別值得我們懷念曾經為了追求民主而勇敢付出代價的人們。
最近很欣慰看到我的母校─臺灣大學─出版了「殷海光全集」重編本。殷先生是一位臺灣民主的先行者。因為他堅持民主理念,強烈批判一九六○年代臺灣的威 權統治,結果遭到軟禁,不能自由講學,乃至在憂憤中以五十歲的英年早逝。但是他那些帶有自由主義色彩的評論,卻替臺灣社會播下了民主種籽。
我年輕的時候,接觸殷海光先生的文章,看到他一方面以利筆批判當道,另一方面不斷反省自己身為「自由知識份子」的責任,總是感慨不已。如果當時政府能夠傾聽他的意見,那麼臺灣社會的進步發展,不就能少走許多冤枉路嗎?
何其幸運的是,當年如殷海光、雷震以及許多臺灣民主鬥士對自由民主的主張,目前都已經實現了。二年來,我曾在不同場合親自向殷師母與雷震先生的家屬,表達政府深摰的歉意。
也因為過去曾經有過這一段遺憾,同為炎黃子孫的我們,很願意分享經驗,提醒大陸當局:應該包容並珍惜異議份子的社會價值。把他們關起來,不讓他們說話,真正受害的,不只是他們個人,而是無法因此修正可能錯誤的政策,以及無法聽取更多社會的心聲。
過去二十多年來,大陸經濟快速發展,去年已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近年大陸也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從維和任務到災難援救,從廣設孔子學院到擴大 海外投資,銳意成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但大陸民主與人權的現況卻與其亮麗的經濟表現,形成顯著的反差。「六四」事件遲遲未能平反,劉曉波、艾未未等人 又因言論遭到拘禁,這些都變成大陸融入國際社會、成為新興領導者的主要障礙。
三年來,兩岸關係穩定發展,目前超過百萬台商常居大陸,每年臺灣訪客也超過五百萬。基於兩岸深厚的血緣、歷史與文化淵源,與日益密切的人民往來,我們 有責任提醒大陸當局,政治改革必須配合經濟改革同步進行。臺灣從威權轉型到民主的經驗顯示:改革一定會有陣痛,但絕不是災難,而是新生,帶來的是穩定和進 步,以及人民對政府更多的信賴。
在紀念「六四」的今天,我們深切期望大陸當局能勇於推動政治改革,促進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發展。「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 是寬容對待異議份子,珍惜他們的社會價值與貢獻,希望大陸當局從早日釋放劉曉波、艾未未等人做起,這不僅可以大幅提升大陸的國際形象,更有助於拉近兩岸的 心理距離。

其实,怀念殷海光的话,从马英九的嘴里说出来,充满历史感。历史上的马英九,大概不是什么“自由知识分子”,而是一位“疑似”国民党特务,在美留学期间,疑似为国民党当局监视党外/台独人士在美活动;最少也是当权派的青年才俊。所以,从他的口中,说出,“如果當時政府能夠傾聽他的意見,那麼臺灣社會的進步發展,不就能少走許多冤枉路嗎?”的话,令人不知今世何世之感。

马英九谈到“三年來,兩岸關係穩定發展,目前超過百萬台商常居大陸,每年臺灣訪客也超過五百萬”。前两天到昆山去玩,访问一个由台湾人在大陆设立的网站,台客生活网,公告谢绝政治议题:

親愛的台客們,因為台客生活網主要還是受中國法律管轄,我們很歡迎大家來這篇暢談自己的想法與生活,但我們對於政治性(提到軍事及重要人名)或是反諷中國 的文章及言論,我們還是要低調些,對於整個站的氣氛還有台客生活網營運,相信都是比較正面,在此要跟大家告知,如有不便,敬請見諒

据“天安门母亲”透露,今年上半年,中国政府与某位家属讨论经济补偿问题。虽然,这不能令这些家属们满意,但是毕竟能够看到政府在态度上的松动。多维发表了一篇长文,讨论六四,对海外民运表示失望。看起来,中国政府比海外民运群体更能够与时俱进。

二十二年之后的这个夜晚,当年只有七岁的李娜正向中国第一位女子网球大满贯赛事冠军冲击,看来她很有可能获得成功。

 
一条评论

Posted by 于 六月 4, 2011 in 畅所欲言